首页 > 玄幻 > 圣魔星灵 (书号162300)

第1章 (逆境茁长·救人惹祸)

紫色的空间中朦胧而又诡异,白烟滚滚如同隔着层透明而又模糊的层膜物,在那巨大的花苞里忽隐忽现的,可以依稀看见似乎有个幼儿正静静躺在哪里,那平静的睡脸还带着丝丝红晕,好像正在娇羞的少女般真是可爱也讨人喜欢。
“这是哪?”忽然,那幼儿睁开如蓝宝石般清澈纯净的双眸,带着稚嫩而又懒散的音调缓缓自问道。
震惊,完全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那看似还在襁褓中的幼儿居然会开口说话,还这般的顺溜,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如果,此时有人再场肯定会目瞪口呆,甚至举手惊呼,但是,在这样如同牢笼的地方怎么可能会出现第二者,就算有也不过是另一个被驱逐出来的囚犯而已,那还有心思在乎这些?
只要是修者几乎都会知道,在玄灵界有这么个地方,哪里没有昼夜之分,时间几乎静止,永无止境的惩罚枷锁,将生生世世带在每个囚犯的身上没有尽头可言。
这就是他所要承受的莫名惩罚,一个幼儿究竟会犯怎样的错,才会被关在这么个地方受苦受难,如此对他的人究竟有多么狠心,不难想象要是长期这般下去,若日后得以释放那么对他心灵上的伤害该是有多么重,别说融入没有所生活过的现实世界,恐怕连跟人接触都会很困难,孤独或绝望以及辱没将会一直伴随他直到离去的那刻,可以说他无法适应,无论现在,还是未来都将不会再有任何立存于世的希望,谋杀绝尘,这就是施刑者内心真正的意思吗?
不管怎么说,幼儿被关在这里不知过了多久,在漫长无尽的岁月里,心该有多么坚强才能支撑下来,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还处于襁褓中,根本对外界还是浑浊迷蒙的状态,不然定会寂寞成疯。
突然,在那花苞的上空,裂开个细小的缝隙,一道金光猛冲而进,落于花苞旁,待光芒淡淡散去,才看清来的原来是个人,瞧那模样已到中旬,刚毅的脸庞严肃而又僵硬如同冰块般寒冷刺骨,黑宝石般明亮的双眸炯炯有神,让人想敬畏又觉得很具有安全感。
“此障异骨不凡,天像惊变,脚踏莲座,必有灾难降临,如需禁于永恒之中方免祸端!”
耳中不断响起那占卜师说的话,心中纠结万分,可既然他来到此地,便已然决定答案,那么他还在犹豫作甚?
是担忧,是害怕,是焦虑?
纵然有错,可还是个幼儿,怎能再虚无之间就此定夺其罪,况且,那还是他的心头肉,自己怎能这般狠心,是放,是囚,其实他应该早就知晓,只是一味地逃避,呵呵,若是长期下去他那还有资格做掌舵人?
这样想着,中年男人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抹甜蜜的笑容,随即,从怀里拿出颗明亮透彻的锥型水晶钻石,然后,猛然将其插入花苞的顶尖,顿时,耀眼的七彩琉璃般的光芒瞬间涌出,为家族奋斗多年,他也该享受天伦之乐不是吗?
“嘿嘿,哈哈哈,咿呀咿呀……”
稚嫩的童声从花苞中传出,是甜蜜,是轻松,是纯真,是忧伤,各种复杂的情绪包含其中,让他眉头不仅微微皱起,只恨自己没有早点将那幼儿给释放,这孩子肯定吃了很多的苦吧?
“爹爹”
片刻之后,花苞瞬间绽放,那如丛林般的花蕊中,藏着个身躯瘦小幼儿,那看似光泽细腻如玉般品质的皮肤,以及脸颊边的两个小酒窝,还有那温暖而又甜蜜的微笑,都将它的可爱与萌点发挥到了极致,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惹人喜欢的小家伙啊。
“怎么可能,不到一岁的娃娃居然会说话,还如此顺溜清晰,而且他叫我貌似是爹爹?”
不是父亲,不是族长,不是尊主,而是爹爹,多么亲切的称呼我,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触,也许有些东西不该舍弃,实力越大责任就越重,为了那些虚无的事物,他这辈子竟失去太多无法弥补的遗憾,这次可不会再那么傻,所要守护的就从现在开始吧。
将幼儿抱起中年男人很快就化为金光,朝着来时的路飞离而去。
5年后……
彩虹城
作为首都之城,有着令人无法想象跟体会的悠悠精彩历史故事,天子脚下,权富之聚集,这里不仅每天都会上演着明争暗斗,还有带着浓浓血腥的各种攀比,虽是最繁荣,最复杂的地方,甚至,有着致命的危险,但却依然让很多人都向往这里,因为这里的魔星交易所,更是令他们每个人所幢景着。
星宇府
是彩虹城的四大家族其一,它有着显赫的背景身份,跟神秘的历史传奇故事,据说有着守护残图宝卷的重要使命。
“四少主,族长让你去大殿一趟!”
仆人不断的边敲着房门,边侧耳聆听里面的动静,然而,有段时间过后依然不见有人出来,这才焦急的再次重复道。
“我满上就去。”
从里面传来有些稚嫩的少年声,让仆人稍稍安心,至少他可以暂时去交差了不是吗?
“是”
仆人应答过后便很快的转身,有些迫不及待的朝着大殿走去,他想族长应该都有些等急了吧。
虽然,他才新来不久,但再照顾族长的同时,也渐渐的知道,在那几个子女中唯有四少是最令族长喜欢的,每每说起他的时候,族长的嘴边总能挂着微笑,很温柔又很甜蜜。
不过,有传闻说四少主是十年前被族长从外带回来的,可能是私生子啥的,难道是因为觉得内心愧疚所以想要弥补这些年的遗憾,这倒是能说的通,也是最合理的理由。
“禀族长,四少主说满上就到!”
看见仆人风尘仆仆的赶来,这夸张的架势不用猜也知道是被那个少年给为难了,这孩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不让他这么操心。
“嗯”
那被换做族长的中年人闻言点头应允着回道,哎,又不知要等多久,早知道带本书来的话还能打发时间呢。
“爹爹”
稚嫩的声音悠悠从前方传来,走进大门少年面带微笑,扑着跳着跑到中年人的怀里撒着娇,多么温馨的一幕啊,这是多少人能够盼到的场景,实在让人触景生情,感慨万分。
“今年的测试可准备好了?”
摸着怀里小家伙的额头,满脸都是宠溺之色,他的语气温和,让人不由的都想靠近,但那冰冷的眼神却又觉得令人畏惧,估计也只有眼前的这个少年,才敢对中年人有如此动作吧。
“嗯,每天都有准备,很兴奋,很紧张,还有点怕。”
少年回答着中年男人的话,话语淡漠,听不出什么情绪来,不过,从他的描述至少可以得知,心里对着那天的到来觉得很乱吧。
“这可不像我们星宇家的孩子啊,你记住无论何时何地,怎样的场面都绝不胆怯,失方寸,冲动更易坏事,懂?”中年人接着说道。
这些可都是他宝贵的经验,曾经也跟别人说过,但跟自己的子女这般细心教导,却还是破天荒头次,希望那些人别怪他才好。
“谨遵爹爹教诲”
跟爹爹聊了段时间,少年走出大殿来到公会管,测试将近他必须把需要准备的,都提前准备好才行,不然若辜负爹爹那就没脸面对啦。
星宇府所建设的公会管分为练手、初级、中级、高级、特殊级、神秘级五个阶段,它所在的作用则是,锻炼修者们各方面的身心跟综合实力,每完成某些阶段的任务,便能得到相应的酬劳,这样也可以激发他们的乐趣,不让修炼感到那么紧张以及枯燥。
“四少主好”
见来的是四少爷几个管事们立刻从凶恶的老虎,变成温顺的猫咪,那乖巧的模样让在场之人都感到震惊。
“HQ—烈冰枪—封”
突然少年的身后传来暴怒声,随着咒语吟唱的结束,只见一名不过才约莫10来岁的少年便惨叫着从他面前飞过,最后重重的摔在地上,他的全身都被封印在冰棺中,可谓是生命堪忧不知是死是活。
才这么点大的少年是不懂星术跟魔灵的,而且他还穿着破衣烂衫,没有任何的防御措施,就被3级特殊冰之魔灵给封印在内,估计活下去的希望很渺茫。
“四少主,原来您也在这啊,刚刚解决掉这只碍眼的臭虫不知有没有打扰您,嗯?”
片刻之后,那高傲姿态的始俑者便是出现在了大门口处,他轻挑着眉,话语平淡就好像这是不****的事似得,完全一副观看者的心态,让人不由的有些火大。
“不愧是冥尊家的三少,手段还真让人惊讶啊,呵呵,想来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跟你动手吧,喔,不,是被你打伤呢。”
少年淡漠的说道,他那话中有话的言语,让始俑者半晌才回过神来,这家伙明明讥讽自己以大欺小,跟普通人一般见识,有本事找个有能耐的看看还有没有光彩可粘,还真让人懊恼,既然让我下不了台面,那你也别想要好过。
这样想着,那始俑者伸出右手,顿时,一道蓝色如同星形般的印记便是出现在右手掌心前,强大的魔灵不断聚集着,眼看就要不知何时被爆发涌出,让不少的人都纷纷都躲了起来。
“听四少主您的话,我应该找个有能耐的人,那么既然身为族长之子的您,想必也有什么过人之处吧,星宇·琴念不如我们来比划比划怎样?”
上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