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郑家添丁

刘虞略一沉吟,想了想,并没有拒绝。他觉得给赵二当手下并非不可接受,只是……
“若是朝廷任命,自无不可。”
言下之意,就是你上表朝廷了,朝廷那边同意了,这个可以。但是你若像袁绍、公孙瓒那样搞私自任命的话,我是不会答应的。
赵二自然理解,他也不喜欢这种私自任命的行为。于是回到临淄后,便让简雍撰笔,表奏朝廷举荐刘虞去青州某郡任一县令。
朝廷那边很快接到了上表,众官员对着这份表奏看了半天,又讨论了半天,结果是完全搞不懂赵二是什么想法。他们先前听闻了使节被扣押篡改圣旨、以及公孙瓒囚禁刘虞甚至打算杀了刘虞的事,知道是赵二救了他。
一群人又商讨了一番,最终觉得这个赵二应该是善意的,便准备同意赵二的奏请,允许刘虞在青州治下当官。
只不过让刘虞屈居于一介县令这种事,他们还是难以接受的,毕竟刘虞之前可是堂堂州牧,又是汉室宗亲。在没犯什么重错的情况下变成县令,这算贬官,于理不合。于是他们决定对刘虞的官职进行一定的变动,准备让他至少担任个郡守什么的。
然而这次李傕站出来了,他有了上次的教训,不准备任由这群官员胡来。他亲自过问,制止了官员们的“不轨”举动,于是乎最后对刘虞的任命,依旧是赵二所奏请的县令。
而刘虞也不嫌官小,在得到朝廷同意后,便安心去上任了。
倒是刘备十分不解,问赵二道:“双飞,为何让襄贲侯仅仅屈居于一县令?”
赵二便解释道:“现下咱们与公孙瓒尚是同盟,不宜撕破脸皮。那刘虞被我救下,在治下当个微末小官的话,公孙瓒不会说什么。若是我重用他,那公孙瓒便会怀疑我有什么不轨心思了。”
赵二还有句话没说,就是等什么时候公孙瓒死了,自己再重用他,没必要现在就重用。
后来公孙瓒得知此事后,哈哈大笑,心说这赵二真会玩,居然让刘虞一个堂堂州牧,去屈居为一介微末县令,这简直就是再好不过的侮辱了,不错,不错!比直接杀了他解气!
公孙瓒自己也是当过涿县县令的,那时候朝廷秩序尚在,故而当县令时受限制也多。郡里随便派个督邮就能随意指使县令,可憋气了。
他可没有当初赵二那种条件,没有一个特意照拂他的上司。正如同督邮的话所讲:“朝廷上,可得找棵大树哇,大树底下好乘凉嘛!如今在下面为官容易,在上面为官……难呐!想做点什么事,都得拿钱……往,上,堆!”
而若像赵二那样有人关照,那就完全不同了。上面没人钳制他,县令就成了当地的土皇帝,为所欲为了。至于刘虞,纵然刘虞不是那种滥用权力之人,但至少赵二可以保证他不被欺负。
毕竟县令也是个官,不是小吏。如果赵二任命刘虞去当个小吏,被上官呼来喝去的,那才是真的侮辱。
处理完了刘虞的事情,赵二感觉有些累了,便让月儿帮自己揉揉肩膀。虽然这事也可以叫侍女们来做,但是她们的手法比起月儿来却是差了太多,月儿可算是“老师傅”级别的了,不是其他人能轻易追赶上的。
赵二一边享受着月儿的揉肩,一边问月儿:“最近其他诸侯那边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异动啊?”
月儿想了想,笑道:“异动不少,至于是否特别,那就只能由大人您来判定咯?”
赵二摸了摸她的手,笑道:“真调皮!好吧,那就……先说说陶谦那边最近有什么情况吧!”
月儿便汇报道:“徐州整体还是没有太大变化,糜家商会与管氏商会的贸易正常运行中。陶谦本人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
赵二想了想,问:“那他的身体情况如何?”
陶谦要是身体不行了,那自己可得早作准备!
“他的身体近年来一直是小病频发,大病没有,毕竟六十多岁的人了……”
这样啊,那可就不太好判断了!
“对了,有件事不知对大人您是否有用。”
“说吧!”
“一直以来负责照顾陶谦身体的那位医师,前段时间来了一趟青州。他除了买了一些珍稀药材外,就是与他在青州的一个医师朋友家住了几天,而这位医师朋友曾经在郑康成先生那里听过课。”
赵二略一思虑,摆手道:“这个似乎没什么。说到郑老头……过几天我再去看看他好了!”
之后赵二又问了问其他诸侯的消息,基本没什么太过异常的,唯独关羽...自从他出海去看望陆康后,倒是好久没有消息了,不知道是否出了什么事。
几天后,赵二又一次来到了郑玄家。在他家里,赵二意外地遇到一名少妇,怀里抱着一个婴儿。身后还跟着几个伺候的侍女老妈子。
负责引领赵二的童子向赵二介绍道:“州牧,这位是我家主人的妾室,她怀中的就是刚出生不久的小少爷。”
赵二一愣:“呃……小少爷?是……”
童子答道:“是家主的儿子。”
赵二不确定地问道:“郑老……先生的儿子?”
“是。”
卧槽?!
那个六十多岁的郑老头……生儿子了!
童子想了想,补充道:“如果没记错的话,就是上上次您来拜访我家主人时出生的。您还记得吗?当时大少爷(郑益恩)说有急事要见主人,您就离开了。那件急事就是小少爷出生了!”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哎呀,这个老不羞!这么一把年纪了还这么风流,看他那个妾年龄也不算大,老家伙老牛吃嫩草,还玩了个老来得子!不行,我得好好笑话笑话他!
一进郑玄书房,赵二当即大声笑道:“郑老头,可以啊!这么一把年纪还能整出个儿子来!”
郑玄听了也笑道:“这还是多亏了赵小子你的福呢!”
赵二一开始当他在拍马屁:“哪里是我的福啦,我又没做什么,还是你自己辛勤‘耕耘’才有此收获啊!”
但又一想,这郑老头没有拍别人马屁的习惯啊?
我的福?是指我平定青州匪患?那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
郑玄看他不解,便解释道:“确实有你的功劳!”
说着把门关上,低声道:“还记得当初老夫传授你房中术的事吗?”
赵二点了点头,试问道:“是因为你传我房中术,所以你也想试试效果如何,这才有了结果?”
郑玄笑着摇了摇头,道:“也不尽然,那时老夫在传了你房中术后,就特意翻阅了下太平要术后两卷中的相关内容,结果发现了一个古药方。此方服后可以增加受孕的可能,老夫觉得此方你可能会需要,便打算交给你。当时那段日子你一直没来,老夫一时兴起下,决定先亲自验证一下。一开始没什么效果,直到今年,终于产生了效果,得了一个儿子。你说,这是不是有赵小子你一份功劳啊?”
赵二笑道:“是是,是有我一份功劳!”
忽然想到一事,问道:“对了,我手下人听说你这里......哦,我不是特意监视你,那群人就这德行,什么消息都会向我汇报下......他们说你这里流传出去不少药方,这些都是太平要术里的?”
郑玄点了点头,道:“这太平要术中确实记录了不少失传的古方,老夫觉得既然这些药方能救人无数,那么与其留在老夫的书房里,不如传播到世间,以造福世人。希望赵小子不要怪老夫擅专!”
赵二摆了摆手,道:“这有什么!郑老头你这事做得很对啊!这地卷、人卷里的内容,你尽可以传播出去。如果觉得传播不够广,我专门派人去抄写它几十万份,发放到世间!”
郑玄难得地对赵二行了一礼:“如此真是功莫大焉,请受老夫一拜!”
赵二赶忙避开,谦虚道:“举手之劳而已,老家伙你不必如此!”
又赶紧转移话题道:“只要天卷不传播出去就可以了……对了,天卷你翻译得怎么样了?”
郑玄皱了皱眉,而后拉着赵二来到书房的一个角落。
如果是别的人家,书房一般面积不会太大,里面也就是摆些常用书籍,再弄些案几、床铺之类的。毕竟书房的作用对他们来说就是闲来读书以及会见重要客人之用,在整个宅院中属于次要地位的。而郑玄这种当世大儒就不同了,他是个书痴,毕生奉献给了学问,他的宅院里可以没有卧房,但不可没有书房。故而书房大得吓人,与其说是书房,不如说是个小型图书馆。
郑玄从角落里拿出了太平要术的译文,赵二看了看厚度,不确定地问道:“这么多……老家伙你是不是已经翻译完了?”
郑玄摇摇头:“那倒没有,不过也差不多了。”
赵二惊了:“这么快!”
要知道地卷、人卷的内容,郑玄可是翻译了好几年。而天卷……这才多久?一个月?
郑玄便解释道:“赵小子你也觉得速度太快了是吧?而这正是问题所在。”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