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4章 态度转变

在林晨忽然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自己都不知道为啥会这么想的。
“那个……”林晨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才好了。
而冷月灵见到如此的一幕,虽然是有些失落,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开心的。毕竟,自己的相貌还是吸引了林晨的,让他在自己的面前竟然会是说话都不利索了。
既然自己是能够吸引林晨的,那么还怕什么?
想到这里,冷月灵倒是释怀了,只要不是自己的魅力无法吸引林晨,那就足够的了,至于其他的嘛,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你先去登天梯吧,我看样子是只能够停在这里了,你加油,登出来一个全新的记录吧。”冷月灵朝着林晨轻声一笑。
那冰山一样的容颜,带着这微微一笑,让人如沐春风,心旷神怡,林晨在那一瞬间又是被惊呆了。
……
在天梯上相逢冷月灵,这绝对是林晨之前没有想过的事情,而此刻的他对于眼前的场景,也是一阵的呆萌。如果现在不是在登天梯的话,那他估计会更加的呆萌吧。
林晨超越了冷月灵,成为了天梯上第一名的存在,他的位置,可以说是高高在上的。
把保留千年的记录破掉了不说,还把人家刚刚破了的记录又给刷新了,直接再一次的创下了一个全新的记录,这可不是说着玩的啊。
这样的成就,有谁能够达得到?
林晨在天梯上意气风发的时候,在别院里的西门虎却是连续摔了好几个杯子了。
刘辟期跑回去向他报告了天梯上面的情况,当西门虎听到冷月灵和林晨在天梯上面相视很久的时候,顿时就怒了起来。
特么的,这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冷月灵是看上了这么一个从东皇界这种界面来的垃圾?如果冷月灵看上的是缥缈宗那些成名已久的核心弟子,他的心里也是好受些的啊。
而现在呢?只是一个实力底下到还差了他一大截的垃圾而已!就算是他在天梯上跑得远,那又是如何?
垃圾界面来的垃圾,始终还是垃圾的,不会因为爬了多少阶梯子就会改变的!
“混蛋!真是该死!”西门虎暴跳如雷,被他视作是自己妻子的女人,结果现在却是看上了一个垃圾,真是该死!
“少爷,我们直接动手吧,不过只是一个东皇界来的垃圾,就算是他获得了天梯第一名,我想缥缈宗也断然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个垃圾界面来的小子和我们西门家族作对的!”刘辟期也是一脸愤恨的说道。
俗话说,主辱臣死,现在连主子的女人都要被抢走了,刘辟期如何不生气?
“不,我们不动手,让公羊纵动手!”西门虎冷声道。
即便他现在是无比的生气,但是他依然还是决定不动手,因为还有一个公羊纵呢。
“林晨必须要死,但是我们不能够在明面上。缥缈宗自然是不会为了一个东皇界来的垃圾和我们翻脸,但是我们也要给缥缈宗留下一点好印象的。”
西门虎冷笑一声,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睿智的人,连自己的女人出轨了,都还能够忍得住。但是可惜的是,他的睿智却是放错了地方的。
“少爷真是聪明!”刘辟期自然而然的来了一通马屁。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刘辟期作为西门虎的重要小弟,这个道理他自然是懂的。
而西门虎在听到刘辟期的话之后,嘴角微微的扬起。
……
在天梯广场上,自从林晨跃过了冷月灵,成为天梯榜上第一名的时候,整个缥缈宗的人都是沸腾了起来,就算是知道了消息的长老院,也都是不淡定了。当然,他们虽然是不淡定,但是并没有彻底的疯狂起来,毕竟他们的岁数可不是一些年轻人,那么的喜欢疯狂。
不过,在现场的三位太上长老却是兴奋的不行了。
没有人比亲眼见证了这一奇迹让众人兴奋,三位太上长老此刻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缥缈宗这次真的是赚大了啊。
如此的一位天才,足以让缥缈宗在未来将要进行的一次大比当中,扬眉吐气的了。
这个界面很大,就算是缥缈宗的实力很强,也只是控制了这个界面很小的一点地方而已。高级界面和低级界面的差别实在是太大了,就像缥缈宗这样的存在,拥有六个低级界面的超级宗门,在这样一个高级界面当中,竟然只是占据了一小块的地方。
当林晨了解到这些的时候,也是被这个叫做青神大陆的界面给震惊了,这是一个何等巨大的界面?
“有此天才,我缥缈宗又是要壮大几分了啊,神天教、罗刹门、海龙谷、百花峪和神药宗都得要靠边站了,哈哈!”这是第四太上长老在林晨超越冷月灵的时候,哈哈大笑着,几乎是吼叫了出来的话。
他说的这几个势力都是在这青神大陆当中,丝毫不弱于缥缈宗的存在。
“此等天才,一定是可以练成飘渺无影拳的!”这话自然是第八太上长老说出来的,在他的眼里,额,似乎就只生下来飘渺无影拳了吧。
第四太上长老和第七太上长老在听到第八太上长老的话之后,很明显的都是一阵吃惊,特么的,这家伙,还是一样的贼心不死啊。
不过这一次第四太上长老和第七太上长老都没有开口,或许,第八太上长老说的也并么有错。以林晨的天赋,或许还真的是能够把这除了文献上记载牛逼的一塌糊度的飘渺无影拳给练会的啊。
所以,这一刻,他们出奇的没有反对,甚至是第四太上长老的心里还升起了试一试的念头。
而他自己都是被这念头给吓到了,试一试?或许真的是可以的啊。
此刻的林晨自然是不会知道,对于他的态度,几位太上长老已经发生了数次的变化,而每一次的变化,都是在朝着对他有利的方向在发展。
到了第六天的时候,整座天梯上,就只剩下了林晨一个人。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