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大巫司天 (书号222489)

第535章 站在世界巅峰的人

“这便是你炼制的丹药?”
沈燕蓉将信将疑地看着手中两枚晶莹剔透的丹药,口中不由得嗤笑一声:“这不就是人工合成的灵石么?你在糊弄我?”
“你可真不识货,你仔细瞧瞧再说,怕是你连见都没见过这等好东西!”少挽歌毫不客气地返回去一个白眼。
沈燕蓉又仔细打量了几眼手中的丹药,少挽歌倒是没有说错,这丹药比之灵石,好似是多了些什么东西。
“好吧,我便试一颗!”沈燕蓉将挽尊单一口吞下,她倒是不怕少忘尘会害她,有求于人,自然不会害人。
丹药一入喉,运转片刻,浓郁灵气之中,沈燕蓉忽然抓住了些什么东西,这东西让她几乎兴奋地要欢呼出来,宛若福至心灵一般!
等三个呼吸过后,沈燕蓉睁开眼来,一双眼竟是放了光彩:“好丹药!的确是好丹药!比我之前得到的丹药都要好!这丹药当真是你炼制的?”
少忘尘微微一笑,他是对症下药,自然不是那其他杂七杂八的丹药能比,何况这挽尊丹本身就不是寻常药物,能提升人资质的丹药,怕是现在市面上根本没有。
“好好好!”沈燕蓉又一连说了三个好,脸上泛着红晕,好似得到了稀世珍宝一般。
“你还有多少这样的丹药?我都要了!”沈燕蓉欢喜之极,忙对少忘尘说,竟是连态度也好转了不少。
“这丹药是现炼,我手上并不足。”少忘尘说。
“那好,那你现在还能炼制多少丹药?”沈燕蓉不死心,又问。
“不多。”
“听着,只要你再给我炼制十枚这样的丹药,我就将无根海域所有你想知道的事情都告知你!”沈燕蓉不惜抛出了绝对的诱惑。
少忘尘无奈摇头:“抱歉,我并没有这样多的材料。”
“那你能炼制多少就炼制多少,我相信你知道你要得到的信息的价值,并且不要糊弄我!”沈燕蓉将剩下一颗挽尊丹捧着,简直是爱不释手,言罢这一句话,便直接离开了这里。
“真是个贪得无厌的女人!”少挽歌忍不住吐槽道。
少忘尘随手又炼制了五枚挽尊丹,说道:“她也是可怜人,随她任性,何况这对我也并不是难事。”
这的确不是难事,少忘尘只要想炼制,他几乎可以每时每刻都在炼制这丹药,因为这丹药只需要灵气,和融入巫术。他是巫师,这两样便都是取之不竭的东西,所以只要他肯,他可以炼制出一座山来。可他也知道财不外露,也要保证自己这丹药的价值和沈燕蓉信息的价值,五枚丹药,不多少,差不多刚好。
再将丹药给沈燕蓉,沈燕蓉一边诧异少忘尘炼制丹药的迅速,前前后后也没有花费半个时辰。事实上,少忘尘已经尽可能地拉长时间,否则他几乎只需要几个呼吸就可以炼制好。
“好了,你想要知道什么,问吧,我知无不言!”沈燕蓉的了挽尊丹之后心情大好,就连看少忘尘的神色也讨喜了许多。
“多谢姑娘了。请问冥月城之人之前是否有大规模地进入无根海域过?”少忘尘问。
“大规模进入无根海域?”沈燕蓉一愣:“这且是很早的事情了吧,差不多都有几十年了!”
“可姑娘仿佛是知道这件事的样子。”少忘尘看着沈燕蓉的神色问。
“哼,这倒还真是!”沈燕蓉哼笑一声,将腿挂在凳子上,仰着脑袋靠在椅子上,说道:“虽然那时候我并未出生,但我沈家的灭亡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所以作为沈家如今唯一的子嗣,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那时候我沈家在北隅也是名噪一时,若是我父亲愿意,早已经是三十六城之中的城主,排名前十不是问题。可父亲是受朝廷遣返的官员,虽是无奈之举,但父亲对中土的情谊可比在北隅深得多,以至于我从小听的都是中土的事情。
冥月城距离我沈家很近,几乎就隔了两座山,父亲与冥月城的如今的城主关系不错,所以我们两家时常有来往。直到那一年,我十一岁。冥御来寻我父亲,说无根海域内的东西镇压不住了,父亲大骇,便和冥御离开了沈家。若非如此,中土少家怎么能够轻易地将我沈家一夕之间全部斩杀,留我如此身世?”
“少家……嗯?你也是少家的人?你是少戎狄什么人?”沈燕蓉说着记忆里的故事,忽然想起了什么,一双眼睛锐利地看向少忘尘。
“我是少戎狄第五个儿子。”少忘尘毫不避讳地坦诚自己的身份。
“原来是仇人的儿子啊!哈,不过你放心,我没什么想要报仇的,就算要报仇,也得是她第一,冥月城第二,少戎狄第三,你要排,得排到我满手血腥举世皆敌的时候。”沈燕蓉鼻子里哼了一声,就将眼神挪开,倒是没有多大影响。
这番话让少忘尘对眼前的沈燕蓉多了几分好感,至少他觉得,她是一个很率直的人。
有这小插曲,沈燕蓉继续说道:“我离开沈家之后,母亲就……死了,而我在报仇的路上还没走到多远,就被她抓来关押来了这里,亏得麟儿庇护,才让我还活着。她拿了我的身份,倒也没让我闲着,时不时来看我的时候就会带来我想要知道的消息,这其中就有我父亲与冥御的事情。”
“哎哟妈呀,终于说到重点去了!”少挽歌嘀咕着翻了个白眼。
沈燕蓉瞥了一眼少挽歌,倒也没当回事,继续说道:“她带来消息,说起了冥月城与无根海域的一些往事,我就按照我理解的告知你吧!”
“好,多谢姑娘!”
“在数十年前,冥月城的城主还不是冥御,那时候他们的确有数年的时间对无根海域有着无与伦比的执着,说是在找一件东西,可是除了城主的族人和有数的几个亲信,根本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直到死去的人越来越多,无根海域也被传地越来越可怕,他们才开始渐渐收了手。”
少忘尘与少挽歌互望一眼,沈燕蓉说的应该就是建木碎片无疑。
“从那之后,无根海域的危险几乎被放大了十倍不止,原本就不敢靠近的人们越发远离无根海域。在数年之后,冥御登位,暗地里来找我父亲,两人一同下无根海域再一次寻找那东西,不过好似那东西没有找到,但找到了另外一座海底府邸,该是数万年前留下的产物,内中有许多奇珍异宝,这自然是两人平分,我们沈家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更走向巅峰,冥御的地位也越加牢固。其后,我父亲和冥御之间又下了无根海域数次,可不知道为什么,越到后来,两人之间的联系反而少了,而且见面没有说几句话就会出现争吵。直到我十一岁那年,冥御再找上门来。她说,冥御是来找我父亲再下无根海,要将那座府邸彻底炼化。但是我父亲一去,回来便是重伤,而冥御那恶贼又污蔑我沈家,让朝廷派军队来镇压、查抄,导致如今只剩下我一个后人……”
少忘尘看得出,沈燕蓉虽然语气还算平静,但已经红了脸,面上也有些僵硬,显然是在克制自己,控制自己的情绪。
“姑娘节哀!”少忘尘安慰道。
“节哀?哈!”沈燕蓉轻笑一声,似有嘲讽。她深吸一口气,看向少忘尘:“当然,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而且这些都是她告知我的,所以我对无根海域的所知,就只有这海底有不止一件重宝,那府邸说不定已经被冥御得到,至于另外一件重宝,很可能还没有得到,否则冥御的性格,早就准备称霸北隅了。”
“嗯,如此就够了。”少忘尘又道:“再问姑娘,可知道这无根海域之内的危险到底有哪些?”
“有哪些?这可就多了,罡风、啸浪、海市蜃楼、海妖,这就已经不是寻常人来就能处理了的。更何况,无根无根,来到这里的人,会失去重量,直接被拉扯进入海水之中,被海水中的尘沙碾碎。也就这几年,麟儿为了拉些人来救我,才让你们这些妄想跨入无根海域的人能够脱离海面,否则这死的人,就更别说有多少了。”沈燕蓉撇撇嘴又说。
“原来如此,难怪这无根海域不算在北隅境内。”少忘尘也颇有感叹,这些危险,恐怕也只有当事人能够知道吧?回想起这一路过来,若非麟儿那道力量守护,就凭周围的罡风,都的确可以比拟二十品左右的修真者的全力施为了,而且无穷无尽,那当真就是险关。而能在如此环境中生存的海妖,怕也不是一般的妖怪,而且少忘尘听到海妖就会想起当初的子母河神,的确是让人心有余悸。
“还有问题吗?没有问题的话就滚吧,天亮了!”沈燕蓉翘着腿说。
少忘尘看向沈燕蓉,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姑娘说,外面的那一位沈燕蓉,是什么人?我看姑娘对她虽有恨,却很是推崇。”
“她?”沈燕蓉眼神一变,闪了闪,颇有些不高兴地起了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裳,一边转身一边说道:“她是什么人,你很快就会知道,但我劝你,你还是少靠近她的好。她是站在世界巅峰的人,而你只是站在矮丘上,脚下遍地尸骸!呔,快滚,太阳出来了,本姑娘晒黑了!”
上一章第534章 挽尊丹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