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不是学,是忍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马车四周便围满了人,即便是有假扮成家丁的侍卫拦着也阻挡不了他们看热闹的心情。
看来,他们不看完这场热闹是不会走了。
“在这里等我。”
沈明轩松开林初夏的手,让她站在这儿等他。现在的场面很乱,林初夏去了说不定会受伤。
“嗯。”
林初夏点点头,便听话的站在那儿,看着沈明轩朝那辆马车去了。
眼前的场面,怕是劝不住的。沈明乐和西域公主正吵得厉害,那西域公主是铁定了心要乘坐那辆马车,而沈明乐却不肯,如此吵下去也不是办法,只会引来更多的人。
两个衣着得体的女子在大街上吵架,这比那些已经嫁了人的妇人在街上吵架还要热闹。
“小月,你身上可有些碎银子?”
此次出宫,因彩月脸上还有伤,林初夏便带了同心殿里的小月出来,人如其名,长得挺水灵。
小月听了,从腰间取下钱袋来,然后打开,大略的看了看,这才答道:“夫人,碎银子是有,只是不多。”
“给我吧。”
说着,林初夏便摊开手来,小月将那袋钱交给她,只静静地站在一边听候差遣,也不敢问林初夏要这些碎银子做什么?
“发钱了!”
林初夏突然喊了声,接着便将手里的钱袋打开,将钱袋里的碎银子一点一点的往空中抛去。
街上的人一听,全都跑了过来,争先恐后的去捡地上的碎银子。
这会儿,马车四周的人也都散了开来,林初夏将钱袋里的碎银子全都扔在地上,便带着小月朝那辆马车走去。
“赶紧走吧。”
林初夏一走进那辆马车,便立即向车外的车夫吩咐道。
车夫没敢耽搁时间,趁着那些人还在远处捡地上的银子,一个翻身便上了马车,随即拉动缰绳,驾着马儿就离开了。
事态紧急,倒也来不及让西域公主回她自己的马车里,于是四个人就只能待在一辆马车里了。
这会儿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沈明乐正在气头上,双手环胸背对着西域公主而坐,西域公主也同样刻意背对着身子不去看沈明乐,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若不是因为某人,能引来这么多人围观吗?某人或许在西域那边已经被人指指点点惯了,可本公主何曾遭遇过这样的事?简直是丢脸。”
此刻,沈明乐正抱怨着,她公主的脸面如今也都给豁出去了,若不是因为西域公主,她会这样吗?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是西域公主挑起的。
“哼,难道就你是公主吗?”
西域公主扔给沈明乐一个不屑的眼神。
总之,两人都在怪着对方,谁都没有要出来主动认错的意思。
然而认错这件事,对她们两个而言,恐怕比天上掉星星下来还要难。
西域公主如今不缠着沈明轩倒是件好事,不过为了不刺激到西域公主,林初夏也没和沈明轩坐在一块儿,这一辆马车里坐了这么多人,难免觉得不自在。
路上,马车一路颠簸着,林初夏和沈明轩二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马车行驶到了郊外的时候,沈明乐却突然叫住了车外的车夫。
“停车。”
沈明乐喊了声,又没好气的瞪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西域公主,径自下了马车。
“这车里实在是闷得厉害,也不知道是谁身上那么臭。”
沈明乐这话,毫无疑问是说给西域公主听的,可见,西域公主也不是那么能忍的。
一听到沈明乐的这句话,便立即撩开马车帘子出来。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句?”
西域公主一出来,便指着沈明乐的鼻子警告,可沈明乐偏偏就不怕她。
“谁应了那就是说谁咯。”沈明乐有理道。
“你!”西域公主气得说不出话来,沈明乐更是趁此机会又说了句,“谁让你要和我们坐一辆马车的?到头来,还不是自讨苦吃?”
沈明乐这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西域公主又怎会听不出来?
林初夏在一旁看着,实在是担心西域公主会对沈明乐动武,整颗心都悬着。
“好了,都别吵了,这里是在郊外,你们若是再吵下去,难道不怕将土匪引来吗?”
林初夏的话对沈明乐管用,可对西域公主来说根本没什么作用,西域公主是什么人?为何要去听一个妃子说的话?
“如今我们是微服出巡,最好不要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林初夏见西域公主不屑理会自己,倒也没有生气,只好心提醒了句。
按照西域公主这么闹下去,恐怕很快就会暴露了他们的身份,这对沈明轩很不好。
不管西域公主听不听,总之林初夏已经提醒了,西域公主就该有所收敛才是。
这出了宫,可就不比在宫里。
“夏儿说得对,南云落,若是你再这般胡闹,朕会立即派人将你送回宫去。”
沈明轩不止一次威胁,可对西域公主而言也不过是暂时的,过一会儿就又会忘了。
“皇上……”
“此次出宫,朕是以一个商人的身份,夏儿则是以朕妻子的身份跟随,乐儿自然是朕的妹妹,出了宫,就不再是什么皇上和公主了。”
西域公主话还没有说完,沈明轩便出言打断,声音清冷得如同冰天雪地里的冰块一样,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既然不是公主,那我现在是什么?”西域公主有些不明白的问。
这林初夏和沈明乐都有了新的身份,那她呢?
“我们本来就没有算你进来,是你突然来的,所以不管怎么说,你都只能是大哥身边的一个妾室罢了。”沈明乐在一旁呛道,她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此次出宫,本身就没有将西域公主带进来,是她自己突然出现的,如今能有个妾室的身份已经是抬举她了,沈明乐倒是想让她以一个丫鬟的身份跟着。
“为何本公主是妾?”西域公主不服气的瞪着沈明乐,妾这个字她很是不喜欢,凭什么她就要当沈明轩的一个妾室?
“难道你不是妾吗?”沈明乐好笑的反问,也不知这西域公主是脑袋有问题,还是太被西域王惯着了,有些事明明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可她还是听不明白。
“哼。”
西域公主正气着,倒也不想和沈明乐继续吵下去。
这会儿,沈明轩又叫来了西域公主身边的阿姆,要阿姆带着她回马车上,阿姆不敢抗旨,便好声劝着西域公主回另外一辆马车了。
然而刚坐上马车,西域公主就握着拳头狠狠的砸在了身后的座椅上,并未觉得疼。
此刻,她的视线紧盯着窗外的几个人,心里不服气得很。
“公主,来日方长,公主又何须为了这件小事伤神?”阿姆在一旁劝着,主子心里受了气,她这个当阿姆的心里也不会好受。
“可这要等到什么时候?”西域公主放下帘子,满是不悦道。
“此次出宫,便是公主的好机会,交给阿姆便是。”
阿姆在西域公主身边的时间长了,西域公主是什么样的脾气她很是了解,只是现在不是在西域皇宫,有些事也就大不同了。没有西域王在身边,也就不能再像从前那般要什么就给什么,现在是在南都,总要习惯了南都的规矩。
“你有什么法子?”西域公主蹙眉看着阿姆,倒是不知她有什么法子。
“公主,咱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您这脾气。想要赢得皇上的心,就必须要先引起皇上的注意才是,可见皇上喜欢夏贵妃那样性子的人。”
“你的意思是,让本公主去学夏贵妃?”西域公主一愣,瞪大了眼睛看着阿姆。
这种事,她做不了。
“不是学,而是忍。”
“忍。”
西域公主听了,不由重复了句,依她的性子来,这个忍恐怕会无比的艰难。
西域公主上了马车以后,见马车里没什么动静,沈明轩一行人也就上了马车,重新起程了。
出奇的是,这一路上西域公主都没有出来闹,只是静静的坐在身后的那辆马车里。
“大哥,你觉不觉得那个西域公主身边跟着的嬷嬷有古怪?”
这辆马车里坐着的都不是外人,沈明乐也就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要说这西域公主这会儿未免也太安静了,倒不像是她自己。
所以,沈明乐便怀疑到了那个阿姆身上,别看那个阿姆表面上规规矩矩的,可背地里还不知在向西域公主出着什么坏主意。
“有什么古怪的?”沈明轩笑着道。
“难道你不觉得那个阿姆会向西域公主出些坏主意吗?”
“哦?能出什么坏主意?”沈明轩笑着反问,日久才能见人心,他现在关心的是天下的百姓,倒是没有将西域公主的事放在心上。
坏主意这一说,又岂是发生在后宫?朝堂上也有,只是暂时还没有露出原形罢了。
这天底下,若是有百姓受苦,那么背后就一定是有贪官污吏在作祟。
“放心吧。”
林初夏知道沈明乐是在为自己担心,沈明乐的这份心意,她领了。
不过,该来的总是要来,现在的担心也是多余的。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