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联手,心花怒放

“等等!”南宫长卿打断她。
南笙不解道:“为何要等等?太子哥哥你一直在等帝姐姐不是吗?如今她回来了,你应该很高兴,第一时间要冲去见她呀!”
南宫长卿紧张得心脏咚咚跳动,可他也明白,她突然回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贸然打扰,这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了吧。
“南笙,你听我的,这些天先不要去打扰她好不好?”
南笙皱眉,一头雾水道:“太子哥哥,为什么呀?”
“总之你听我的没错。”
南宫长卿俊脸满是严肃,南笙只好乖乖点头,“那我偷偷去竹林看一看帝姐姐可不可以呀?”
“不行。”他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笑道:“先给她时间平静平静吧,毕竟我们都不知道,扶摇这两年经历了什么,她回来了,我是很高兴,但眼下还是不要打扰她的好。”
“那好吧。”南笙叹了口气,“那我先回练武场去了,太子哥哥,你若要去看帝姐姐时,得提前告诉我呀!”
“知道了。”南宫长卿信誓旦旦的保证完后,前脚送走南笙,后脚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换上了衣服,继而隐匿起气息,悄悄出了太子府。
其实,他比南笙更想迫切的见到她。
但他心底总有一股莫名的不安,死亡大陆那是绝境之地,有进无出。
扶摇怎么可能出得来?
不知道京城谣言从何而起,所以他必须要先去打探清楚,亲眼所见,确信扶摇回来后,才会带南笙来,毕竟,这小丫头这两年没少在他耳朵前念叨,倘若她没回来,只是一场梦,会更打击小丫头的心。
南宫长卿就是抱着这样一种是希望又紧张得手抖的心思,来到了竹林外。
竹林里有阵法,外人闯入不得,但他这两年时常会进入,早已清楚如何避开触发阵法的要点,悄然无息地潜入竹林中。
怀着复杂的心思,南宫长卿总算来到了那座古宅前。
正当他考虑要不要进入屋中时,一抹熟悉得要命的身影,恰好从屋里走了出来。
一袭冷酷黑衣,绝色熟悉的容颜映入眼帘后,南宫长卿只觉心脏要飞出胸腔,飞上天穹翱翔了!
“是扶摇!”他内心瞬间心花怒放,所有的不安,所有的揣测,所有的紧张,都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
南宫长卿紧紧抓着面前的竹子,拼命得按捺住激动的心情,想稍微平复后再上前打招呼。
没想到,阵法突然发生了异常,只见帝扶摇皱着眉往他这边走来。
一向高冷尊贵的南玄太子殿下,下一秒犹如惊慌失措的小兔子似的,居然怂的扭头就跑!
“谁故意触发了阵法?”帝扶摇并没有看见仓皇躲藏起来的南宫长卿,只是疑惑着往竹林外走去。
出了竹林,她便看见站在外头的帝盛夏,看了一眼后,帝扶摇自顾转身就要回去。
“四妹!!”帝盛夏急忙喊道:“你等等,我有话要说!”
帝扶摇本不想理会她的,不过这女人城府颇深,没有重要的事,她是不会上门的。
“进来说。”她抬手,示意帝盛夏从入口处进来。
帝盛夏赶紧跟上她,莫名觉得,两年后再见的四妹,比以前更加冰冷,气势也更加凌厉逼人。
“说。”帝扶摇利落开口。
帝盛夏望着周遭茂密的竹林,讪笑道:“四妹,咱们姐妹重聚,你连口茶都不给我喝吗?”
帝扶摇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若你是来喝茶的,那慢走不送,我的时间可宝贵得很,不想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
“你……”帝盛夏没想到她连基本的寒暄都懒得作为,尴尬道:“四妹,你别这样,虽然父亲把你赶出家门,但你还是我的妹妹啊,血缘上的关系是你无法改变的。”
帝扶摇轻抬眼皮,嘲讽地看了眼她,“有屁快放,再废话,我只能把你赶出去了。”
帝盛夏见她态度强硬,只好抛弃装模作样,直接开门见山道:“是父亲派我来的,他让我转告你,把炼制出来的神丹丹方交出来,否则……”
她故意顿了顿,想看帝扶摇的反应。
可帝扶摇却依旧风轻云淡,深邃得让人捉摸不清的美眸盯着她,盯得她后背都发凉了。
“咳咳,四妹,话我已经带到了,你给是不给吧?”
“那老王八蛋真叫你来要丹方?”帝扶摇嗤笑出声,毫不客气的揭穿她,“据我所知,帝耀天那老混蛋还没愚蠢到这种地步吧?他既然觉得我这两年是在闭关,那也应该知道,我是修为不低于他的高级元素师吧,神丹丹方如此重要的事,怎么可能派你一个,嗯……三阶元素师来找我要呢?这也太不自量力了吧?”
此话犹如火上浇油,让原本自卑的帝盛夏顿时就怒了,狰狞着脸咆哮道:“四妹!你什么意思?三阶元素师怎么了?!你看不起我?”
“呵呵,不是我看不起你,是你父亲看不起才是吧?他让你来刺探我虚实的,没想到,你却背着他,玩这一手,啧啧。”帝扶摇双手环抱,锋锐如刃的眼神射向她,“帝盛夏,别装什么好人了,直截了当的说吧,你想干什么?”
帝盛夏没想到自己三言两语就被对方看透了,脸色骤然暗沉下来,咬牙说道:“既然你看出来了,我也不隐瞒你了,四妹,我想和你联手!”
“联手?”帝扶摇微微笑道:“联手干嘛?”
“父亲他是盯上你手里的神丹丹方了,如果我猜测得没错,他很快会请示老祖出关,亲自抢你的丹方!”帝盛夏狞笑道:“老祖如今可是十阶元素师了,四妹,骤然你厉害,恐怕也抵不过老祖的威力吧?”
帝扶摇默不出声,继续听她说。
“我可以保证让你的神丹丹方不落入父亲手里,但你必须答应我,联手演一场戏,让父亲身败名裂,彻底爬不起来!”
“啧啧。没想到你这么恨他,不惜要用帝家的名誉来做赌注。”
“你说的没错,我是恨死了父亲!”帝盛夏眼底暗沉无比,咬牙说道:“我也是他的女儿,就因为我是个天赋普通的庶女,便不得他心,每日被轻贱,被家里人嘲讽,甚至被当做下人一样的使唤!”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