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迷局

而书浩不知道原来在他此生中会和弘德很有缘份,就他得大解脱都是靠着弘德师父,后面会讲到,因为书浩此生现实是终没能证得果位,后来有他上天台山哭着寻找弘德的事情发生,正如一首歌唱的是:“曾到世外寻你,这天终可碰到你,未能看穿的天机,悲中乍喜,再生再死某天某地缘灭又缘起,泪儿收起不想惊动你。”后来书浩上得天台山找寻失落的仙缘那场面是很感人的,直到泪儿流干也只怨苍天变了心。
话不多说,还是这个月九月的一天夜晚,这时已到了秋季,秋风正徐徐地吹着大地,此时一个二十七八的少妇正信步从一条大路走进了一个小巷子里,她正是蒲公英,此景正好让书浩给看到,于是书浩想出了要跟踪她看看她到底住在哪里,以后好约她,咳!书浩真是被此女子给迷住了,她年龄都大书浩那么多,可书浩好像偏偏对她很有好感,但结果愿违,他是跟丢了蒲公英,自这晚后书浩就再没能见到过她了。
原来,蒲公英自那晚回到住处后就第二天一大早带老公刘凯离开了A县再没回来,她俩夫妻到了上海后又到了广州和香港去了。但此时留在A县的书浩就像失落了灵魂一样,他整个人呆呆的,他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在哪个地方而让自己找不到的,书浩觉得自己整个人像在走蒙鼓运一样。
书浩不甘心,他此刻想道:“李涛已经去学大道去了,希望他练成慧眼通帮自己看看蒲公英那晚到底走去了哪里。”而书浩也不退后,他也在杂志上看到了在南昌湾里区有个教授意拳气功的师父名叫王安平,人人都叫他王老师,听说王老师有信息物显像的神通,所以书浩想去他那里学点本事,最起码神通有了自己是个有本事的人了。
一念之差也成千古恨,当时书浩和李涛能一块去得弘德那里学大道该有多好呀,正功创始人弘德才是有真才实学的人,他当年下山度人时自称自己是药师佛下凡,要知药师佛是个大觉者,他住持着自己的净琉璃世界,可以往他世界里面度人,而王老师只不过是个站浑圆桩的凡夫,他练了三十几年的意拳气功才练出几样的神通,证了个不高不低的果位。
可弘德师父的正功只要悟性高的人来练,就四五年时间能证得解脱得大自在,相比之下,书浩真是舍弃大法船不坐而登上了一叶小舟,这也许是他这命苦的原因吧。
就这样书浩抱着满怀的信心来到湾里找到了王老师,当下他老爸杨显替书浩交了五百块钱的拜师费后,书浩跪地就磕了三个头算是行了师徒之礼,王老师看看书浩后说道:“你有鼻窦炎,练三个月的意拳就会不治而愈。”这果然说中了书浩,书浩连忙点头心想道:“这师父果然厉害,一眼就能看中自己有什么病,跟他学练本事肯定没错。”但书浩如意算盘打错了,原来那李涛自在浙江新昌市拜入弘德开的正功学校后,他是接受弘师父的大灌顶激发出了几种神通,但李涛一心求大解脱,他听师父的话要慧而不用,有句话说万般神通皆小术,唯有空空是大道。李涛此时只着重修心性,他的心性在不断地提高着,在一九九八年得到大证悟后随着师父走了,这是后话。书浩因没拜到名师而错过了早解脱人生的机会,后来经历了颇多的凡尘境遇,吃了好多苦果,这也是他在经历中做了不少坏事的因才往后产生的果,这也不能怪谁,谁都躲不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循环侓。
话说书浩在王老师那里一练意拳气功就是三个月,也是书浩孽障缠身的原因,他见三个月了都练不出所谓的本事就泄气了,于是就半途而废回到了老家A县,但他这颗猴子心又怎甘寂寞呢!不久后书浩又吵着要去邻县的一个武术学校习武术,后来就到了邻县那武校那里报了名,书浩也就是在这里又有一境遇,因为这是天赐缘份,此县武校的外地教练正是正功师父弘德的元婴赤子化出,此时到了一九九五年的春季,因为弘德这一年结婚了,他下丹田的元婴给跑出来了,这金灿灿的元婴也是个人身,只不过是得了大自在有神通广大的本事的,弘德的元婴正在此县的武校应聘当了教练名叫肖健,书浩也因此和他结下了天缘,但书浩练了没几天又跑回了家里,父母看看书浩像是中了邪一样,母亲张慧就要杨显带上书浩的伯父要把书浩送去A市的精神病院,于是书浩被关进A市的精神病院,一个月后被父亲杨显接回了家里。
出来后,书浩很想念邻县武校的肖健教练,就偷偷地坐车跑到邻县武校看了看,但此时武校已人去楼空,整个武校的人早不见了,教练肖健也不见了,书浩当下很是失落不禁流下伤心的泪来。在茫茫的邻县大街上书浩问得武校搬去了哪里,回答是武校已搬到了火车站旁的一座山上,书浩茫茫然决定不去找随缘吧,就回到了A县。
梦里几多辗转回,似曾相见又梦里,天赐的信在此因,只怪命里要经历,我修真来天作弄,不曾缘起又缘灭。而书浩此时在老家A县想起老同学李涛来,他不知道李涛此时到底怎么样,于是他写了封信给李涛,信上大致是说他自己很后悔拜错了师父,另外问李涛在那里修炼的怎么样。然而这封信寄出去以后却没见到李涛的回信,原来是李涛没收到信,李涛此刻修炼的境界是他掐指一算就能知道谁在和自己沟通信息,他此刻正在天台山上闭关修行,但李涛知道书浩很想念着自己,凭着他自己的证悟把知道的事情以托梦的行式告知给书浩。
在一个深夜里,书浩在自家的床上正深深地入睡着,忽然他梦中看到了李涛,此时见李涛仙风道骨般早已改变了模样,变的如同一个童子般模样,是越发的年轻精干。这时李涛在梦里对书浩讲道:“肖健就是弘德的元婴,那一年弘德结婚了元婴跑出来了,这是天赐的!你当时没好好把握机会,当然得道的机会还有就看你到时能不能把握住!至于你跟我再见面的缘份是还有的,在不久的以后吧。好了,我就说这些吧!”话完李涛就消失不见了,书浩大叫道:“李涛,李涛,你别走,我还有话要说。”这么一急书浩就从梦中醒了过来,哦,书浩摸了一下头部,原来这是南柯一梦。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