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地狱?!

“喂,小牛,这位姑娘怎么还没醒,真是的,都那么久过去了。”朦胧间,君玥听到耳边有一个稚嫩的男声想起,略带抱怨。
“我怎么知道?小马,你耐心一点吧,好歹也是干了这差事数万年的,这点能耐都没有?”虽说也是稚嫩的男童,但却略带沉稳。
小牛?小马?不详的预感浮了上来,不会吧?吃力的睁开略微酸痛的眼睛,看到的,是两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秀美少年,只是左边那位头上长着对牛角,而右边却长着类似于马耳朵的东西,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都是紫红的头发,白皙,不,可以说是苍白的脸,大大的红色眼睛看着自己,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彼岸花,彼岸----仅盛开于死亡之路。
两者对视了几秒,还是她先开了口:“这里,是地狱吗?”
两个小人似乎怔了怔,毕竟,很少有人能在知晓自己死后还那么淡然的,随之,便点了点头:“是,我们是来。。。”
他们没有说完,她已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自行走在前面:“那么,走吧.”
似是没有料到,两个小人愣怔了一会儿,方才跟了上去,长着马耳的那位拍了拍同事的肩,“喂喂,这个女的真的只是个普通人吗?怎么感觉在逛自己家后花园一样。”走在前面的小牛僵直了一会,然后缓缓回头,“其实,你有没有觉得,这位姑娘,很像。。。她。”小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白了白那双赤红色的眼睛,“那么多魂来魂往的,怎么可能分清谁是谁。”谁知小牛敲了敲他的脑门,压低声音道:“你是不是傻!记得上一次有人像这位姑娘的时候吗?”小马似乎记起了什么,睁大眼睛“你是说。。。”“是啊,就是那位大人,”小牛看着君玥逐渐远去的身影,“只是上一次,我们,是送她走。。。”
意识到两个小人没有跟上,君玥回过头,皱眉看着驻在原地的两位:“你们两个,就是这么对待来地狱做客的人的?”即使死了,她也不曾流泪,崩溃,只是心口有点微微的疼,是的,这就是她,曾经站在这世界巅峰的女子一一一君玥。
小牛小马算是回了神,应了一声,迈着小脚走向那最前方的少女,小马无奈:“小牛啊,先不说别的,怎么感觉我们好像转行了。”某牛笑笑:“呵呵,你才反应过来?”然后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反看小马,一脸黑线的站在原地,“小牛啊,你的节操掉一地了知道吗?”无奈,也是无节操的跟了上去。
君玥望着这两娃,叹了口气,继续走了下去,谁叫这年头这么多熊孩纸?
说实话,第一次来地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忘川河,很小的时候,听过一个传说:一些痴男怨女,死后还是执念很深,为了来生再见今生最爱,选择不喝孟婆汤,跳入那奔流的忘川河,等上千年才能转世。千年之中,你或许会看到桥上走过今生最爱的人,但是言语不能相通,你看得见他,他看不见你。千年之中,你看见他走过一遍又一遍奈何桥,喝过一碗又一碗孟婆汤,而自己却什么说不得,什么也做不得。
以前心里对这类东西很执着,还曾经跟何晟说:“如果你比我死得早或是我比你死得早,一定,一定要在忘川河里看着对方哦。”现在想想,自己真幼稚,眼里闪过黯色,自己倒是死得早了,但是却是被他杀死的啊。
上一章第1章 前世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