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赶到庄子

见对着自己,莫清筠也是一脸的张狂,钱氏大怒,手指着莫清筠道:“疯了,疯了,我看你真的是疯了!我们相府究竟做了什么孽,竟是养出你这样一个孽障!”
莫清筠撇撇嘴巴,呵,做出这种痛心疾首的样子不觉得恶心么,若是自己真的因为扛不住太后扣下的那顶大帽子而疯了,这钱氏夜里不会偷偷笑醒才怪!
那边莫语儿被踹出去撞在了墙上,现在除了脸上的一巴掌疼之外,就是肚子疼了,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立时就想爬起来,可奈何身上实在是太疼了,该死的莫清筠,居然下这么狠的手!
身边的丫头赶紧过去把莫语儿扶了起来,因为此时的莫清筠看着有些癫狂,那丫头也没敢带着莫语儿往前凑,扶着莫语儿退到了钱氏的身后。
钱氏看到莫语儿的脸色惨白,心疼不已,看向莫清筠的眼神除了厌恶,还有一丝阴狠!
“外面都说因为你的不祥才会累及相爷累及离王爷,本我是不想相信的,但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对自己的妹妹下这样的狠手!你让我还怎么护你!”钱氏心里一边咒骂着莫清筠,脸上却做出几分无奈和痛心的样子。
说完,便看向莫华清,纵使她对这个继子也是恨毒了的,表面功夫却也马虎不得,毕竟他现在也是带着官职的,想要动他还是要费些思量的。
“华清,清筠这个样子,怕是在府里待不下去了,纵使咱们一家子没什么说的,那外面都是一双双眼睛看着呢,而且离王府里是个什么情况也未可知,万一,我是说万一有个什么,太后恐怕也饶不了她。”
“那依着您的意思?”莫华清眼底暗芒深了几分,微微扬眉看着钱氏。
“我的意思是如今清筠与王爷的婚事是不成了,那她这么被留在府里也好,咱们还是应该尽快把清筠嫁出去,当然了,现在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京都里的大部分人家咱们就不说了,只能往低一些的人家找了,纵使清筠背着不祥的名声,但咱们好歹也是一国相府,只要陪嫁的多些,还是有人家愿意要清筠的。”钱氏一口气都不带喘的把话说了出来,似乎这些话她早就演练了无数次一般。
“而且,万一清筠能够否极泰来,在夫家生活的顺遂,不也是挺好的吗?”
莫清筠知道原主在钱氏的手底下生活的不好,也能想到出了事钱氏会立刻借着由头磋磨自己,却不想这个女人这般恶毒,往下一点儿的人家,恐怕是要给她安排个傻子瘸子瞎子之类的,家境不算差,却也绝对讨不到老婆的那种人家!莫清筠气急,想要咒骂钱氏狠毒,却不知道怎地,眼光竟是转到了莫华清的身上,怕原主的潜意识又在控制了莫清筠。
听着钱氏的安排,莫华清唇角微微勾起,转头似笑非笑的看了莫清筠一眼,薄唇微启,吐出的话语犹如冰锥一般,带着刺骨的寒冷,将她刺穿。
“嫁人?不怕再克死克伤一家子吗?到时候相府的脸怕在京都就再也抬不起来了!”
“把她送到庄子上去吧,父亲曾经拨给过我几个庄子,我会派人把她送过去的,就不牢您费心了。到底她是我的胞妹,这一辈子便是嫁不出去,放在庄子上养着她也就是了!”莫华清说着,眼睛在莫清筠的身上掠过,仍是满脸的冷隽与厌恶。
没想到莫华清会说出这样的话,钱氏愣了愣,随即狠狠瞪了莫清筠一眼,便带着莫语儿转手走了。
莫清筠没想到莫华清会说养着她的话,顿时有些愣了,要说钱氏的安排是往死里逼莫清筠,那莫华清的安排就是天堂一般了,虽然他态度依然恶劣,但终归是给了她一方天地。
莫华清没有理会莫清筠的心思,只在小翠的身上看了看,见她袖子里鼓鼓囊囊的塞了东西,说道:“她的东西都赶快收拾好,一会儿我会派人送你们到庄子上去。”
小翠不傻,知道这是在紧要关头,大爷护着小姐了,连忙忍住眼泪给莫华清叩了头:“谢谢大爷给小姐留了一条活路,小翠一定会好好守护小姐的。”
“莫把我当成什么好意,到了庄子上,能不能活,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冷哼一声,莫华清甩袖离开了。
等到莫华清走出去,小翠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眼看见小姐下巴上的紫印,抽了口气,翻出药膏给莫清筠抹上。
“小姐,大爷这只是心里的劲儿别不过来,其实他还是在乎您这个妹妹的。”小翠看着那个印迹违心安慰着莫清筠,虽然她也知道大爷不是狠心的人,要是个陌生人恐怕态度会更好上几倍,可如今小姐这个样子,也只好拿着那些几欲没有的亲情来安慰她了。
莫华清能为她安排这些,已经让莫清筠受宠若惊了,自然不会再去计较什么,这总好过她跟小翠和金妈妈逃离出府要好很多了。
“小翠,现在不说那些有的没的,收拾细软才是最主要的。”既然出府已经成为定局,那没有银子傍身还不是出去找死么,莫清筠本就对这个府里的人都陌生的很,离开也没什么感伤的情绪,所以收拾起自己的心情也是很快。
小翠这才想起刚刚大爷好像是注意到了自己的袖子,连忙把里面的东西掏了出来:“大爷不会是看到小翠藏东西猜到咱们要逃走了吧?”
不得不说,小翠还真是蒙对了,莫华清回到自己的房中,将一直保护自己的暗卫招出来。
“爷。”冷情跪在地上,等待指令。
“安排几个人把小筠送到东流村的庄子上去。顺便安排几个人暗中保护她。”莫华清不由庆幸自己一早到了她的院子,否则她一个弱女子逃到外面,便是万死的境地了。
冷情应声退下去安排一切,莫华清微微皱眉,骨节分明的右手捏上自己的眉心,父亲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心底隐隐有个猜测,却终究不敢多想,因为他担心自己猜对了。
上一章第9章 大打出手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