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渡世公子

据明辉所说,渡世公子乃是礼佛之人,女帝陛下时常心有疑虑的时候便会来菩提殿小坐。不仅菩提殿内中央那棵硕大无比的菩提树是女帝陛下特地命人从南荒移植到这菩提殿的,殿门上的门匾还是女帝陛下亲手书写的。
景言二人从归溪院来到这菩提殿的路上之时,景言就老远看见了那棵巨大的菩提树冠。二人来带菩提殿,明辉上前朝着殿门两位宫卫告知景绿玉前来拜会。
“绿玉,万安如意。公子正在潜心拜佛,还请绿玉在此稍等片刻。”
说完,菩提殿的宫卫就仿佛石人一般不言不语。景言一见这架势,好嘛,上来就一个闭门羹,还说什么渡世公子菩萨心肠,简直扯淡。
景言躬身准备告辞,只见明辉朝着他使劲摆弄眼色。话到嘴边只好咽了回去,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口等着渡世公子的传见。
从早上面圣到现在都已经晌午了,走了大半个皇宫的景言期间也只在归溪院喝了两碗冷茶,此时几乎都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日头高照,景言也不敢躲到阴凉处避暑,和明辉二人傻愣愣的站在那。好在菩提殿里总算出来了个人,小跑到景言面前微微行礼。
“绿玉,万安如意。绿玉久等了,公子已经清修结束。绿玉,请随我来。”
景言点头回应,跟着出来的那名侍童走进了菩提殿。一进殿门就迎风吹来一叶菩提树叶糊在了景言脸上,明辉连忙伸手将景言脸上的树叶摘下。
“绿玉这边请,公子正在书房等着绿玉。”
待到侍童将景言二人引入书房后,便躬身退去。明辉朝着景言点了点头,便停下了脚步,由景言一人前去。
进入书房,只见书房的墙上挂满了奇异的佛画,经文。一名身着蓝云长衫的俊秀男子正在书案上挥笔作画,却是仿佛丝毫没有察觉景言的到来。
“臣景言,特地前来聆听渡世公子教诲。”
景言躬身行礼说道,可是那名渡世公子却是依然沉迷于画作之中,对景言充耳不闻。
没听到回应,景言也不敢擅自起身。只好依旧躬着身子偷偷的瞅着渡世公子,只觉得单论相貌而言这名渡世公子甚至和那名如同狐仙一般的盛世公子相差无几。如此说来也不知其余两位公子是不是也是状若天人,身如谪仙。
只见渡世公子连续挥墨,一张金刚怒目图呈现纸上。金刚脚下伏恶鬼,状若狰狞,只是本该是眼睛的那处却是一片白色。
“起身吧,过来看看本宫这幅图如何。”
听到渡世公子开口说话,景言这才喘了一口气。小声的应了一声便走到书案前,对着那副金刚怒目图细细评味起来。
“公子的画作自然是上佳,只是臣不明白这金刚罗汉为何没有眼睛呢?”
“既然绿玉觉得这金刚无目,那就请绿玉为其点睛吧。”
渡世公子伸手示意,景言顿时还以为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冷汗直冒。
“不敢,公子此举定有深意。只是臣见识短浅,一时之间看不明白而已。更不敢妄自擅动公子画作,以免污了公子的佳作。”
“无事,请吧。”
渡世公子却是轻轻摇头,身子微微退开两步让出地方。景言见状也只好迎着头皮上了,反正只是点睛而已,又不是叫他重新画一幅。
拿起毫笔微微润墨,在金刚的眼白处微微轻点,一张金刚怒目图也就彻底完成了。不得不说渡世公子的画技之高超,单单是景言所看就能感觉到画中金刚那股怒威。
“绿玉好笔法,果真更是活灵活现了。”
渡世公子拿起画纸看了看,平淡的神情可不让景言认为这是真的在夸他。景言刚准备躬身大呼公子谬赞了,谁知渡世公子接下来一句话就让景言觉得皇宫真特么套路多。
“绿玉看起来书法不错,近日本宫也正好需要一些祭文。不如就劳烦绿玉这三天内请帮本宫抄写五百张金刚经,绿玉新入宫想来心情略有浮躁,多抄写些经文也是对绿玉有所好处的。”
还能说什么?景言敢说一个不字,下一秒菩提殿掌剑就能以下犯上的罪名把他一剑刺死。
“谨遵公子谕,臣定在三日内将祭文抄写完。在此不敢多过打扰公子,臣先行告退。”
景言躬身行礼说道,渡世公子微微点头后景言这才慢慢后退出门。渡世公子就这么看着景言退出书房,将手中的画卷重新放回桌上。
“金刚可以无目,菩萨可以无眼。凤凰却不能如此,希望你能如本宫所愿的那般出色。”
景言走出书房,明辉也不过多问。方才那名侍童再次前来,将二人送往殿外。然而就在刚踏出殿门的时候,一阵风迎面吹来,一片菩提树叶又扒到了景言脸上。
“绿玉真是好福气,看来深得圣树眷恋呢。这菩提叶不妨绿玉就此收下,这可算的上是圣树的一番心意呢。”
那名侍童微微笑道,明辉也赶忙将景言脸上的叶子拿掉,与方才的那片叶子一同收好。
“呵呵,多谢小郎君吉言。还不知小郎君名讳,下次也好多谢小郎君。”景言拱手说道。
“不敢,绿玉唤在下宗俊即可。今日想来绿玉甚是辛苦了,望绿玉好生歇息。”
“告辞。”
走出殿门外,明辉见自家主子愁眉苦脸的忍不住多问了几句。知道渡世公子让自家主子抄写三天经书的时候,这才感慨渡世公子真是菩萨心肠。
“还菩萨心肠,五百遍呢!手估计都要写断了吧?我还不敢找人代笔,到时候别说菩萨心肠了,估计金刚手段都要见识了。”
景言没好气的说道,一想到五百遍,整个人都感觉快要死了。明辉也只是在旁边笑笑,说待会景言就知道渡世公子的好了。
正如明辉所说,景言二人回到归溪院,一名自称是祝紫玉派人请景言前往什么示身会的。大概就是几名紫玉教导新入宫的新人什么才是规矩,很经典的下马威。
一听那来人的话,景言也不知道怎么办。拒绝吧,好嘛一进宫就得罪了几名紫玉。去吧,鬼知道会被整成什么样子,到时候要是五百遍经文没抄完,有特么得罪另一尊大神。
好在关键时刻,自家侍童还是可以派上用场的。只见明辉恭敬的朝着那来人一礼,开口说道:
“几位紫玉的好意我家绿玉已经知晓,心中受宠若惊。只是方才去拜见渡世公子时,公子与绿玉长谈,便请我家绿玉这三日内帮渡世公子抄写祭文。如此想来可能要辜负几位紫玉的好意,他日定登门赔罪。”
不得不说明辉这番话着实够唬人的,紫玉虽然地位比绿玉高,但高的也有极限。不过要是跟公子比起来,绝对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来人听到这话也是呛得不轻,尴尬的点了点头说了声不碍事,便匆匆忙忙的走了。
“怎么样?绿玉?现在知道渡世公子的菩萨心肠了吧?”
“好好好,我知道了。能不能先给我弄点吃的?在饿下去,我估计我都要成菩萨了。“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