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蔷薇十字恋(二十六)

望月熙看着躺在床上的范瑞纱,心不觉的阵阵的痛,苍白的小脸上唇抿的紧紧的,仿佛在做着什么噩梦,望月熙轻轻的**着她的脸,低下头,贴着她的脸,喃喃道:“小纱,那只是梦,醒来就没事了。”睡梦中的自己仿佛感觉到温暖,抿紧的唇慢慢放松,头不自觉的靠向那温暖。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晚上了,温热的气息轻轻的刺激着我的耳廓,我轻轻的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睡中的脸,一双大手轻轻的覆盖着我的小手,仿佛想温暖我已经破碎冰封的心。我转过头,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一个被人遗弃的洋娃娃,虽有一个华丽的外表,可是却没有了最真实的灵魂。
“小纱,你醒了。”望月熙揉着眼睛,惊喜的看着躺在床上直直的看着天花板的我。
“嗯,醒了……”我淡淡的回答道,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天花板。
“小纱……”望月熙心痛的看着我。
“小熙,权利和金钱真的那么重要吗?”我双眼无神,轻轻的问道。
“为什么这样问?”望月熙轻轻的**着我的脸,眼中带着疑问和担心问道。
“不是吗?这条项链不正代表着这两样吗?不然就不会那么多人想得到它了。”
小熙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脸上布满了惊讶,轻轻的问道:“你……记起什么了?”
“我一直在好奇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想得到这条项链,包括我相信了那么多年的人,而且记忆也一直断断续续的,你也不肯告诉我,我想我……应该跟这两样东西脱不了关系吧。”我终于收回看天花板的眼神,看向一脸惊讶的小熙。
“对……只要你记起,你就会得到这两样东西。”小熙对上我的眼睛,说道。
“如果是这样,那我一辈子也不要记起这段记忆。”我回避开小熙的眼睛,说道。
“可是你有想过你的家人吗?”
“是他们……遗弃我的,不是吗?”我反问道。小熙似乎被我的问题怔住了,病房内陷入了该死的沉静。我转头看向窗外,星星一闪一闪的,却看不见月亮光芒……
“小纱,你……恨你的家人吗?”过了一会儿,小熙带着探究的语气问道。
“不知道……因为根本没感情,所以想恨也恨不起来吧……”
“那,你恨范俊熙吗?”
听到那个名字时,心又再次痛起来,我看向小熙,问道:“你知道那种被最心爱的人背叛的感觉吗?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那你知道那种被最心爱的人遗忘的感觉吗?”小熙带凄然的笑意反问道。我也扯开僵硬的嘴角,笑了笑,充满着悲伤绝望的笑。
第二天,我顶着一双大大的熊猫眼出院了,萱草和洛琦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我朝他们笑了笑,看来她们已经知道了。洛琦走过来轻轻的抱住我,安慰道:“已经没事了……你还有我们,不是吗?”我的头靠在洛琦的肩膀上,轻轻的点点头,忍住了眼中的泪水,我绝对不要为了那个混蛋流眼泪,绝对!
我们坐上了望月珉开来的车子,正想问为什么看不到小熙,望月珉反而开口道:“哥他有点急事,叫我要安全把你送回家。”我点点头,转头看着不停在自己眼中快速飞过的景色,他们都很安静,我知道他们在担心我,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他们,或许这样是最好的。
到了家,萱草一把拿过我的行李,笑着说:“手伤还没好,让我来吧。”我正想拒绝,望月珉一手抢过萱草手中的袋子,向里面走去,萱草瞪了他的背影一眼,脸上却带着少女的羞涩,我微微一笑,这两个家伙什么时候走到一起的。
“小纱……你看……”突然走在前面望月珉停下来,指了指我的门口说道。
我歪着头看向我的家门,俊熙双手插袋的站在那里,听到我们的声音便抬起头,脸上带着疲惫,双眼布满了血丝,头发也乱糟糟的。我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便掏出钥匙开门,对着萱草他们说道:“进来!”
“小纱!!”俊熙一把拉住我的手腕,使我停住了进屋的脚。
萱草和望月珉正想向前帮忙,洛琦挡住他们,对着他们轻轻摇摇头,轻轻的说道:“让他们自己解决吧!”萱草和望月珉互望一眼,便跟着洛琦走进房内,留下他们。
“放手!!”我冷冷的说道。
“小纱,你听我解释好不好?”俊熙恳求的说道,手却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腕。
“我叫你放手!!”我使劲的甩开他的手,转过身看向他,“范俊熙,我们已经结束了。”
“不是的,小纱,我……”俊熙焦急的说道。
我轻轻的摇摇头,从左手脱下那枚曾经让我幸福的尾戒,递给他,他摇头向后倒退几步,见他不接,我慢慢的放开手,戒指连同我对他的爱恋一起重重的掉在地上,碎了,我看着地上破碎的戒指,凄然的笑道:“我的心就像这枚戒指一样碎了,被你狠狠的脚踏碎了。即便恢复了原样也不在像以前那么完美了,它永远都会存在这瑕疵,就像我们一样,已经不能回到过去了。”说完,我便直接转走进房内,关上了房门,同时也切断了我们之间的爱。房内萱草他们眼睛红红的看着自己,眼中充满了担心。我笑了笑,回到自己房内,关上门后,我倚着房门滑落下来,抑制不住的眼泪也迅速落下,我把脸埋在膝盖中,双手抱紧自己,痛哭起来。
门外的俊熙捡起戒指,和那些破碎的碎片,一滴泪顺着脸颊滴落在那些碎片上……站在转角的望月熙冷冷的看着灯光下那个孤独的身影,俊熙感觉到一道冰冷的眼神看着自己,擦了擦脸边的泪,抬头看向那个转角,两个少年充满敌意的互望着。俊熙把戒指连同碎片放进口袋中,看了他一眼,便转身准备离开。“你,配不起她,所以离她远点吧。”身后一个冷冰冰的话传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俊熙转过身,带着怒气问道。
“我是什么意思,你清楚的很!既然你已经伤她伤的那么重,那就请你永远的离开她。”雅熙同样带着怒气说道,仿佛在压抑着自己想揍他的冲动。
“哼!望月雅熙,你是最没有资格叫我离开她的人。”俊熙朝他丢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去。望月熙抿着嘴,冷冷的看着他离开的方向。
“我绝对不会放手!”一句貌似誓言的话不大不小的正好传进俊熙的耳中,俊熙只是冷笑一声,似乎是嘲讽,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