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蔷薇十字恋(四十六)

我扶着俊熙的手臂,走出了机场,“曦月!!!”一阵熟悉的叫声从远处传来。“傻丫头,怎么会憔悴了这么多。”心痛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着,**带着茧的手指轻轻的滑过我的脸庞。
“哥~哪有那么夸张啊~”听见那关切夸张的声音,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哪没有,以前你的脸都是肥嘟嘟的,捏起来像棉花糖似的,可现在都捏不到肉了。”疼惜的目光热烈的照射着我。
“喂~怎么说的我以前像个小胖妹似的”我嘟着嘴,不满的说道。
“好了~冰,曦月也累了,先回去在说吧。”另一个带着笑意但却十分温柔的声音响起。我微微一笑,这位应该就是我的未来嫂子了吧。
“对对对!乐,还是你想的周到。”哥哥急忙点点头,示意俊熙跟着他们。
“俊熙,我的未来嫂子漂亮吧?”我扯了扯俊熙的衣袖,小声的问道。
“嗯~气质美女的那型。”俊熙小声的在我耳旁说道。
“当然!我哥眼光可是很高的。”我赞叹道。
“对对!你们端木家的眼光都很高。”俊熙敷衍道。
“当然~哈哈~”
“喂!你们两个在后面说什么悄悄语啊。还不快点,不等你们咯~”老哥威胁的声音还是不变,真让人怀念。我们坐上了车,一路上我虽看不到,可老哥和俊熙介绍的声音不断响起,我都快被他们弄的心思思了,不过我还是能感觉到他们那心痛的眼光。
“你就在这里好好的住吧!住多久都没关系!”老哥扶着我下车,说道。
我微笑着点点头,“谢谢你~哥。”
“谢什么,我们可是兄妹哎!”老哥不客气的说道。我只是笑笑,我知道自己呆在这时间并不长,只要雅熙一天没有忘了我。
“对不起,来打扰你还这么麻烦你。”我坐在一旁,等待瑞乐帮我整理床。
“不会~家里来了人,热闹了许多我还更高兴呢!每天都对着冰和兰修都快闷死了,而且冰又整天欺负我,说我这里弹得不好,那里弹得乱七八糟,打击我学了整整11年小提琴弹得如何如何差,都快气死我了。”我微笑着听她的诉苦,丝毫不担心,因为我听得出瑞乐抗议中带着浓浓的爱意。“好了~都整理好了,说吧!明天带你好好听观音乐之都——维也纳的美丽风景。”
“听观?”我不解的问道。
“对~!好了,早点休息吧。”瑞乐轻轻的扶着我上床,替我改好被子,神秘的说道。我笑了笑,便闭上眼沉沉的睡去了。
另一边,望月雅熙一边喝着身旁的威士忌,一边双眼无神的看着手中的耳环,好像那是他生命的唯一支撑。“雅熙……”珉轻轻的推开门,一阵烈酒味扑鼻而来,一个颓废的男子仰起头一口一口的灌着手中的酒。“够了!曦月死了,谁不伤心啊!可你这样颓废下去,曦月会开心吗?所有人都那么担心你!!那你还不如在那个车祸中死了算了。”珉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瓶,朝他吼道。
“呵呵~可以的话,我也是那么希望……呵呵~”雅熙醉熏熏的看着珉,凄然的笑道。
“疯了,你真是疯了。”珉拿着酒瓶不停的向后退,摇着头说道。
“呵呵~”雅熙笑着把脸埋进膝盖中,眼泪却不断的顺着眼角落下。
珉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去给你拿点吃的。”便转身走出了房间,漆黑的房中再次剩下他,房间是那么的阴凉,雅熙缓缓的抬起头,握紧手中的耳环,抬头迷蒙的看着那轮明月,“曦,你在上面很寂寞吧。等我,我很快就来陪你。”手上出现一把闪耀着冰冷的光芒的水果刀,轻轻一划,妖艳的如同盛开的蔷薇花般灿烂的血顺着手腕一滴一滴的滴在地方,雅熙看着漆黑夜空,嘴角带着一丝满足释然的笑意,缓缓的闭上双眼……
朦胧中,一阵柔和,轻松的声音传来,我缓缓的睁开双眼,那是声音仍不断传来,我扶着旁边的桌子站起来,顺着那美妙的曲子走去,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近距离听更有一种浪漫舒适的感觉,渐渐的曲子似乎了尾声,“啊!曦月,你怎么在这?是不是我拉小提琴嘈醒你了?”瑞乐抱歉的声音传来。
“不是。你的曲子太好听了,把我吸引过来了。对了,这好像是舒曼的梦幻曲吧?”我轻轻的摇摇头。
“嗯!这是我这次比赛的表演曲目。”瑞乐兴奋的笑道。“对了~你也饿了吧,我去准备吃的,你先回房啊!”说完,一阵匆匆忙忙的脚步声。我笑着轻轻的摇摇头,扶着墙壁缓缓的向前走着。
“你说什么?!”一阵带着难以置信的声音响起,我微微皱眉,好像是俊熙的声音,我摸索着,向那个声音走去。
“嘘!你小声点,要是让曦月听见,她肯定会很担心的。”哥焦急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可是……可是这是真的吗?”
“嗯!老妈说她都快疯了,她都有想把真相说出来的冲动了。”哥叹了口气说道。
“可是曦月……她迟早都会知道的。”俊熙为难的说道。我皱起了眉头,到底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
“不管怎样,雅熙自杀的事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我一怔,浑身开始微微起来,跌坐在地上,自杀……“嗒……嗒……”冰冷的液体滴在我的手上。
“曦月,你怎么了?!”瑞乐焦急的声音震动了房内的二人,两人互望了一眼急忙冲出去,看见我坐在地上,眼泪顺着脸颊不停的落下。
“曦月……”俊熙蹲下来,担心的看着处于呆泄的她。
“他怎么会自杀……告诉我!!他有没有事……”我扯着俊熙的衣服,焦急的问道。
“小纱,他没事!可是小纱,你觉得这样瞒下去,好吗?望月熙爱你,他可以为了你去死,现在你为了他,不惜编了个谎言欺骗他。可你有没有想过他既然能为了你付出生命,同样的他不会丢下你一个人,跟着你一起去死。”俊熙心痛的朝我吼道。我松开了双手,呆呆的坐在地上。
“小纱……我们回去吧。”俊熙心痛的说道。我缓缓的闭上双眼,“我已经看不见了,就算回去了也只会增加他的罪恶感,也帮不了他什么。长痛不如短痛,只要时间一久,他就会忘了我的……忘了我的……”我安慰似的喃喃道。
“你干吗要死撑啊!!明明难过的想死,明明是那么的想见他,明明是那么的想知道他的伤势,为什么还要死撑!!你明明知道望月熙根本不在乎你看不看的见,为什么还要在意?!”俊熙摇晃着我的肩膀。
“对!!我是知道!!所有的一切,从我要求换眼膜时我就知道了!可是我在意啊!!我不想成为他的累赘,不想成为他的包袱!!我不想我把眼膜给他,就是为了让他一辈子都当我的导盲棍!!他明明知道我是那么的自私……明明知道我不停的抛弃他……为什么还要为了我做那么多事啊!”我哭着喊道。
“曦……”冰难过的看着她,突然口袋中的手机剧烈震动起来,冰深吸一口气,接了电话,“你说什么!!”听到老哥惊讶的叫声,我急忙抬起头。
“曦……回去吧。雅熙又自杀了,医生说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死的。”一阵沉默过后,老哥劝解的声音响起。我瞪大了看不见的双眼,双唇微微着。
“走吧,小纱……”俊熙也在一旁点头附和道。我一咬唇,点了点头。
当晚,我和俊熙坐上了端木家的专机飞回了巴黎,眼泪像止不住似的不停的流下,**的手指轻轻的滑过我的脸,抚走那泪水,“不要再哭了,对眼睛不好。”俊熙关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点点头,可泪水还是止不住。
“曦!你总算回来了!”一走出来,老妈的声音就激动的响起。
“妈~”我淡淡的叫道。
“孩子,真是苦了你们了~”一个温暖的气息抱着自己,是妈妈温柔的怀抱。
“走吧。”我轻轻的摇摇头,这本来就是我种的因,果理当让我来摘。经过了漫长的一段时间,“到了~”老妈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响起。
“嗯~你们在这等我。”我点点头,扶着墙壁,慢慢的走进房中。
“滚!!都给我出去!!”一进去,一个带着绝望和醉意的声音在房中回响着。我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可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流下了。
“我叫你出去!!没听到是不是!!!”雅熙歇斯底里的叫道。
“为什么那么傻……”我终于忍不住了,轻轻的问道。房间立刻安静下来,一阵“坪坪砰砰”的酒瓶倒地的声音过后,一个充满酒味的怀抱贴近我的脸,双臂紧紧的抱住我,仿佛一松手我就会消失。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很好玩是吗?!”雅熙哽咽着吼道。
“我骗你是因为我不喜欢你了,我不想你纠缠我,所以没办法我才想到这个办法的,不过没想到你会那么激烈。”我轻轻的推开他,冷冷的说道。
“少骗我了……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是什么?”他似乎递给我什么,可我却看不到,伸出手正想摸索着,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惊讶的声音响起,“你……你看不见了……”雅熙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憔悴了许多的人,一双原本闪烁着光芒的眼睛失去了光彩,无神的看着自己,手上,膝盖上带着新上加旧的伤疤,看得出她受了多少苦,刚才没开灯所以没看到。
我微微低下头,下颚突然被人用力的抬起,痛极了。“怎么会这样!!告诉我啊!!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雅熙心痛的叫道,他绝不原谅那个人。
“那又有什么关系了……不要在做傻事了,我先走了。”说罢,正准备转身。
“等一下!那个人是不是我?”雅熙痛苦的声音在自己身后传来,我瞪大了双眼。雅熙看着那个顿在门边的人,想到自己受了这么严重的车祸,竟然没什么大伤。而且这段时间大家都对自己躲躲闪闪的,特别是阿姨看到自己的双眼时,眼泪更是流不停。最重要的是自己醒来后,她竟然走了,而且还……瞎了……
“果然是我!!对不对!!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宁愿自己看不见了,也不想你有事,为什么你还要那么做!!走,去找医生把眼膜换回来!”雅熙握住我的肩膀,充满伤心,心痛和怒气的吼道。
“放手!望月雅熙,你是不是非要把我逼疯了才甘心啊!!呜呜……我就是知道!!我凭什么那么自私,从你身上拿走那么多东西,还要你为我配上那双眼睛,我不要!!我做不到!!我不要那双从小温柔看着我的眼睛消失!!呜呜~”我哭着喊道,雅熙的手一下子松开了,我知道他一定很难过,我失去了支撑的力量,一**坐到地上。“如果我可以预兆现在,那我绝对不要跟你定下那个该死的守护条约!为什么不好好活下去……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要浪费我给你的光明!为什么从来就只有你可以付出,而我必须扬起笑脸接受!!”
“我从不知道自己对你的保护,让你有那么大的压力……”雅熙轻轻的抚走我脸上的泪,内疚的说道。
“如果真的觉得内疚,就好好活下去,忘了我……”我握住他的手,坚定的说道。
“前者我接受,后者绝对不可能!”一个同样坚定的声音响起。
“望月雅熙!!”我生气的叫道。
“曦月!不管你怎么拒绝,我绝对不会放手!”雅熙反握住我的手,说道。我正想开口反驳,“唔……”一张带着酒味的唇贴上了我,辗转深入,吻的是那么的深情但却那么的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