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灵根繁杂,前途难料

  明日就是一岁生辰,逸芸心中忐忑不安,这一年来,那名唤素素的女子再未露面,青空道长只偶尔来一次,只有明辰时时相伴左右,
  明辰虽然从不多话,但是对于明日的测灵却是极为看重,早在几日前就已准备妥当。第二日天刚刚泛白,明辰就已抱着逸芸朝测灵殿走去。
  四周的景物极速的倒退,身后的四位绿衣侍女紧跟不落,让人极速行进的应该就是她们绑予脚上的足铃吧。那铃铛不发声响,却自带一阵阵的微风,使众侍女像仙女一般,足尖点地,一步万里。在远处看真是一番美景。周遭树木茂密,天空湛蓝;成群结队的鸟儿,此起彼伏的欢唱。真是一番欢快的盛夏美景。
  又过一阵,就见一园子,立于水面之上。园内各处,奇珍异石,又有溪流从中穿插而过,从殿内飘出鼎焚芙蓉之香,院内静悄如无人之境。待逸芸等一行人踏入院内,从殿内走出一位橙色衣裙的侍女,带领身后众人迎了出来。
  明辰将逸芸交与陡然出现的青衣少年,随后屈膝行礼道:“见过明织师姐。慧沦师兄。”
  那少年只是点点头,橙衣女子却忙急走几步,伸手虚扶,“快快起来,咱们师姐师妹的,哪有那么多的讲究。”但眼中确有些许满意之色。又看向逸芸说道:“这就是小小姐逸芸吧,这小模样真真机灵秀气,道长都等着呢,咱们快进去吧。”说着,又暗声说道:“青空道长、青明道长、青玄道长都来了,想必今日无甚大碍。”明辰听后,暗自松了口气,跟着明织向内走去。
  待到众人进了大殿,就听慧沦恭敬的说道:“逸芸小姐到。”
  青明道长一袭白衣,身材孔武有力,古铜色的面容生硬而又古板,铿锵有力声音传来:“你考虑好了么,不妨再劝劝素素。”
  青空道长终是点点头,有些无力说道:“素素是个执拗的性子,不必再劝了。而且,我意已决,归到我名下也不无不可。”
  伸手抱过逸芸,又向慧沦道:“去取测灵。”
  不多时,慧沦手持半掌之长通体洁白说不出是什么材质的雕花向逸芸走来。青空道长告诉逸芸的将手伸向测灵,待逸芸抓住后,只见测灵之上的九朵精致小巧的雕花亮起了五朵,呈现金、绿、蓝、红、黄之色,剩下的4朵雕花在五色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暗淡无光。
  两位道长的目光中现出失望,青明道长又对青空道长说道:“五行杂灵根,哪怕现在就开始修行,也难成大器,不如送至世俗界,享一场富贵罢。”
  青空道长摇摇头,缓缓说道:“柳家就将将剩下我和素素两人,就算难成大器,有我看护,也不会被人欺了去。况且,这孩子,也救了素素……”
  一袭红衣的青玄道长,见此情景,波光流转的桃花眼中的难过之色一闪而过,但眨眼间就换了笑颜:“看着这么一小人,认作义女定然不错,”洋洋盈耳的声音冲淡了空气中的凝重。手中又出现一令牌,说道:“嫡系备选弟子的观书牌我早早就备好了,又对看守小童嘱咐过了,不限时日。”说完,又掏出一竹卷,交与明辰,说道:“这竹卷就是生辰礼。小逸芸,叫声义父。”
  青空面上露出几分感激的神色,让逸芸唤了义父。青明道长看到此处,暗自叹气,强打起笑容说道:“到了筑基期,让小丫头去我那挑件趁手的灵器吧。”
  青玄道长立刻嚷嚷道:“这可不行,小逸芸是我的义女,柳师兄的养女,你就这么空手而来,不成,不成。”
  青明道长眼中流露些许好笑,“我就是炼器小有所成,其余的好东西还不如柳师弟的多,你这分明就是借机让我出丑。”说着,抱过逸芸逗弄起来。
  青玄道长拽住青明道长的宽大的袖口,趁势将逸芸抢抱到怀中,“前几日你无意中得了一储物镯,别以为我们都不知道,那女式玉镯听说极为精致,你留着又没什么用,就当见面礼给了小逸芸又如何。”又低头朝逸芸笑着说道“小丫头,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青明道长不由得摇摇头,又伸手抢逸芸,边抢边说道,“还以为你这猴精打什么主意,这镯子我又炼制了些,还能防身。”说着,掏出一碧色玉镯,扔向了青玄道长。借着瞬间又抢到了逸芸。
  青玄道长用术数卷住储物镯,望着被抱走的逸芸说道:“经你这么一炼制,定有其它好处,小丫头真是拣了大便宜。”
  青明道长不在意的摇摇头:“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能随心念控制,抗衡金丹初期的攻击罢了。”又逗了逸芸一会,就又对青空道长说道:“先去领宅子,然后请掌门吧。”
  青空道长含笑点点头,向慧沦问道:“去领逸芸去洪管事那,看看她有没有福源得份宅子。”
  慧沦小心的看了三位道长的脸色后,说道:“虽说是宅院选主,但将近三千年都没有好的宅院出来了,万一这次又出来个不好的,还不如去张管事那,有师父的面儿情在,想来也不会太差。而且现在也没什么嫡系弟子人去洪管事那了。”
  “逸芸的资质难成大器,我柳家也日渐势微,讨一好宅子,她定不能保住。还是去洪管事那领一宅院妥帖,如果宅院实在太差,大不了就让逸芸在这住到老。”
  青玄道长抚掌而笑:“正是这个理。”又佯作妒忌的说道:“某个当了爹的老妖怪还抢别人家的孩子。还不先给了慧沦。”
  “你那水丘无双表妹可是急着要和你双宿双飞,你想要孩子还不好说?”青明道长挑眉说道,“水丘无双最近四处散布谣言,你若不想被情势所逼,就早些辟谣吧。”
  青玄道长眼珠一转,说道:“那水丘无双我可无福享受,我喜欢思思你又不是不知,我明天就去提亲。”
  青明道长摇头苦笑:“罢了,你这猴精何时吃得了亏。”又向慧沦说道:“去领宅院罢。”
  慧沦接过逸芸施了一礼,就抱着逸芸朝玲琅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