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开课测试,侥幸过关

  讲堂开课前几日,柳青提前出关将逸芸带到讲堂。讲堂中早已聚集了众多的孩童,大部分都在五岁以上,显得逸芸格外的年幼。
  逸芸听着周围的讨论,明白要进行一场重要到关系未来学习生涯待遇的测试,心中忐忑不安,拉着柳青的手,小声撒娇埋怨道:“爹爹,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要测试,我引气都不会,怎么办?”
  柳青眼中含笑,安抚道:“无碍,一切随心即可。”
  逸芸只得攥紧双手,深深呼吸几次,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不多时,一青衣少年,领着众孩童去往测试地点。
  不多时,已有千余名孩童候在此处。半柱香后,又有近千名孩童随黑衣少年走进来,站着逸芸等人的后面。队伍的气氛顿时古怪起来。逸芸心中疑惑,不由的回头看了两眼,左边一黄衣少女拉了拉逸芸的袖子,小声说道:“快站好,先生来了。”逸芸转过头报以微笑,望向前方:只见一灰袍青年男子已站着队伍的前面,与领逸芸来的青衣少年正说着什么,只见那少年施了一礼,就向测试学生说道:“现在测试开始。半柱香为限,只要呆在白线里即可。”
  队伍遂缓缓上前,逸芸小声对那黄衣少女说道:“我叫柳逸芸,你呢?”那黄衣少女微微一笑,小心的看了看前方,朝逸芸微微摇头,示意不可说话。逸芸只好按捺住心中的好奇,随队伍走向前去。
  测试的孩童分为八人一组,同一时刻朝白线迈去,有些轻而易举的就走过了白线,没入雾中,半柱香之后就出现在一白衣少年身后;有些却像有墙壁阻挡,始终迈不过去,那些孩子面容凄楚,眼中含泪,试了几次后,就被刚刚随黑衣人而来的孩童迅速的替换下来;而有些则在进入线中,又向走了出来,待发现自己已退出白线,遂又奔跑入内,但十有八九仍然会再次退了出来,三次后,也有孩童将之换下。
  半柱香过后,青年男子则在记录合格人数,又开始测试下一批孩童。
  不多时,已轮到逸芸,小心的迈入白线,待进去后,出现了广阔的草原,有一股微风吹了过来,这应该就是传说的幻境。逸芸不敢大意,更加小心的朝前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微风逐渐变得猛烈起来,天空也因聚集厚重的云层而变的昏暗,不多时,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天地苍茫,只余一人,顿觉生命脆弱无力,虽知此为测试,心中却难免惊慌。只得鼓足了勇气,使足了力气,在不知尽头的草原狂奔起来,风雨越来越大,不知何时夹杂着栗子大小的冰雹打了下来,逸芸双手护头,被冰雹打着的地方疼的发颤,有些已流下了粘稠的血迹;在无意识的奔跑中,浑身冷得发抖,只觉脚下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才觉气力早已耗尽。眼泪混合着雨水,心中隐隐地萌生了怯意。就在此时,一道骨仙风的老者出现在眼前,他轻挥衣袖,风停雨歇,阳光洒在在身上,使得整个人看上去金光闪闪。逸芸不敢怠慢,忙站好施了一礼。那老者怒目而视,开口说道:“我是这无极空间的守护者,这里不允许外人入内,你赶快离开此地。”
  逸芸忙道:“晚辈无知,误闯无极空间,只因参加测试,需要经过此处,还望前辈通融一二,让我通过此地。”
  那老者听闻此言,更是大发脾气:“什么测试,你这小娃娃真是不知好歹,这里不许外人进入,难道你没长耳朵吗?还不快退出去。”
  见逸芸犹豫不动,又恐吓道:“如果再不离去,那就休怪我无情,让你成为这里花草的肥料。”
  “晚辈必须通过此处,前辈……”
  那老道恼怒,一挥衣袖,陡峭的悬崖凭空出现,那悬崖竟层层断裂,直逼逸芸。逸芸心中大惊,不由自主的向后跑去。
  没跑几步,就发觉不对之处:如果真要置我于死地,刚刚就可以将我斩杀,而事实却是放过了我,仅仅只是让我离开此地,这么想来,这些幻境应是不会伤及性命。想到此,逸芸心一横,闭着眼睛,跳下悬崖。听到耳边呼呼作响的风声,感受身体被树木划过的痛楚,落于地面那不可言喻的疼痛,骨骼断裂的声响直逼耳内,顿时昏了过去。不知多久,醒来后口中干渴难忍,腹中饥饿难耐。身体似乎没有任何伤害,身后伫立一处大宅院,闻到里面的饭香和人员的喧闹,逸芸忍不住就跑过去呼救,只没几步,就忆起刚刚所发生的事情,强忍腹中饥渴,狠心回头重新跑了起来,钻心的疼痛顿时又再次传来,提醒了了刚刚所发生的事。“半炷香……坚持住,坚持!”舔舔干裂的嘴唇,勉力支撑着疼痛的身躯,咬牙向前挪去。心中止不住的吐槽:这哪里是半柱香,一天都过去了,但为了过关,坚持,一定要坚持住。
  不知过了多久,待到逸芸觉得浑身麻木,恍然间,之前见过的黄衣女子走过来友好的笑了笑,说道:“你好,我叫穆易芷。”再打量自己,只是衣衫沾染些许尘土罢了,身体完好无损。这是,过关了!
  一个时辰过去之后,测试完毕,之前密密麻麻的人群已不足百人。白衣少年清点人数后,朝灰袍男子说道:“师叔,是七十三人。”
  “去寝堂。”
  “弟子领命。”
  逸芸等人刚被领到大厅,大厅中就有一彩衣少女迎面走来,看到白衣少年,对白衣少年说道:“我这刚完,又添加了十三人。”白衣少年与之交谈了几句,复领着众人进入大厅。
  走到大厅中央,一个大且深的坑出现在众人面前,深坑中全是房屋模型,这些模型材质不同,但却仿佛一个整体一般。白衣少年将二十人分为一组,宣布众人入坑寻找属于各自的宅院模型。告诉众人需要用心沟通,使之飞入手中。
  第一组人员走到坑前,就有两个模型自己飞起来落入两位备选人手中,其它人则是开始奋力的寻找可以心意相通的房屋模型,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有七人将终于使模型分离,飞入手中,一刻钟后,一共也只有九人获得。
  轮到逸芸,强压住心头的忐忑,仔细地寻找沟通,半盏茶的时间,队伍中只有四人获得,四周乱哄哄的,孩童嚷嚷着和这些模型说话,逸芸在模型中看到了一庄园,有田地,有小院子,院中种满了树木,在众多模型中并不起眼,但却十分合心,顿时就喜欢上了,可说了半天话,伸手摸了又摸,努力的想沟通却不得其法,不由得用手掰了起来,可那模型纹丝不动,时间渐渐过去,逸芸的心由急切转为平静,竟然不由自主得想着如果住进去,在树木中挂一张秋千,养一只慵懒的猫,种些灵花灵草,春日树木抽条,夏夜树影婆娑,花草茂盛,蜜蜂忙碌,蝴蝶飞舞……这么想着,那个小园子自己竟然动了起来,逸芸内心激动,遂又开始考虑园子的规整布置,那小园子终于晃晃悠悠的飞了出来,落到了逸芸的手中。
  时间到后,这组也才七人获得。
  后面的两组,也不过十五人。
  逸芸这一队人,也刚刚三十一人获得。
  这一次,获得宅院的人很少,其余四十二人再入学后还有两次选择宅院的机会。如果得不到宅院,就算此关不过。课程安排,与获得宅院的人是不同的。而未得宅院,与刚刚未过第一关的人的课程也是不同的,而且待遇也不同,每年小比的要求也不同。
  古人的讲堂不好进,学生也不好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