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灵根繁杂,课业沉重

  逸芸随明辰向柳青的院子走去。慧沦将逸芸迎进去后,与明辰一起在门口等候。
  柳青坐在宽大的书桌前,摆弄着手中的课业单与黑色石牌,面容带笑,显然心情不错。看到逸芸进来,愉悦的抱入怀中,有些兴奋地说道:“小丫头真厉害,连过两关,今日爹爹去炼丹房,那些老怪物再不敢多说一句,哈哈,看他们以后还敢说闲话。”边说着,边将五张课业单放到逸芸面前。
  这五张课业单分别写着:功法、术法、技法、养殖培育、闲修。
  逸芸看着密密麻麻的课业单,头皮发麻,又听柳青说道:“除了闲修和功法,都是要学的,闲修你可以当做消遣,功法你需要选择一门……”
  原来,嫡系弟子需要在六十岁之前筑基,不仅要将课业单上自己对应灵根的术法全部学会并熟练掌握,而且要将不属于自己灵根属性的术法全部熟知,必要时刻能运用自己的灵力转化自己所不具备的灵根术法;在与入室弟子同修为的比斗中,嫡系弟子必须要有六成胜利把握;功法只需要选择适合自己的一门即可。不过,功法单子上密密麻麻的功法挨个看一遍,恐怕也得一年半载;技法分为四类:炼丹、炼器、符咒、阵法。也需要选择一至两门加以学习;闲修就在“闲”上,没有规定,按照自己的喜好学习即可。
  待在六十岁完成课业也成功筑基后,石牌方可换成玉牌,才算成为真正的嫡系弟子。
  这些要求初看难度并不高,但细细分析却难度十足,就说术法,熟知还要会转换,五行相生相克,这可不是好达到的。在与同修为的比斗中,嫡系弟子必须要有六成胜利把握,不仅要求自身基础扎实,术法精准,亦要对其它术法理解深刻透彻,有着敏锐的观察力,针对不同的施术法之人有不同的应对之策,迅速找出其薄弱点。就简单这么一分析,看似不难的条件下全是难以言喻的高标准。再看看自身,五灵根,资质差到筑基都勉强,修真之路艰难漫长啊!
  柳青又道:“柳家历代传下一份记录,只有两关连过的嫡系弟子备选人才有权利知晓,你可以拒绝知道这份记录,但如果要选择接受这份记录,则必须以心魔起誓,除了柳家两关连过的嫡系弟子备选人,不可向旁人透露半分。”
  待逸芸以心魔起誓后,柳青指尖轻点逸芸眉心,只觉脑海流入一丝舒爽冰冷的液体,随后消散无踪。
  “这份记录,一般在练气中期即可开启。修真分为正邪两道,柳家走的是正道,也有祖训,但这祖训同样不可告知外人,你要知晓吗?”
  逸芸又乖乖的以心魔起誓,板着胖胖的包子脸,水汪汪的大眼睛还透露着稚气,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好笑可爱。柳青原本愉悦的心情再加上此情此景,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说:“先去宗祠,到了之后,我再慢慢告诉你。”
  柳家宗祠肃穆静谧,里面的布置处处显出奢华的低调,花梨木的门窗,紫檀木做成的灯台,名贵的沉香;在宗祠顶上,七颗龙眼大小的夜明珠按照北斗七星的顺序排列,如果留心观察,这七颗夜明珠悬浮于屋顶,随着北斗七星的变化而变动。
  灯台上放着数百盏灯台,流露出时代更迭的沧桑巨变,其中有几十盏灯由内而外发出慑人的光亮,而绝大部分灯黯然独立,生机已绝。在最末端,有一盏灯最为独特,灯身仿若一颗千年柳树,而那片片柳叶都由火焰组成,单单这一点,就与众不同。
  “这是我的灵灯,灵灯由筑基期后领取炼材炼制,进入金丹期,就可放入宗祠,作为本命灵灯。只要将输入一缕灵气,灵气就会以火焰形式出现。待到化虚期,外焰转为内焰,飞升上届。到那时,灵灯就是回家的一方路引。”柳青掐起了口诀,一方由灵丝编织的族谱缓缓显现。
  这该是柳家的族谱吧。
  “逸芸,修真之路分为正邪两道,自古从以来,邪修从未在大道上有大的成就。虽说邪修要实力偏于强大,但都是些损人不利己的做法,由于邪修手法狠辣,伤天害理,连俗世之人亦不放过。因此,正道人士人人应得而诛之。我柳家是正道一族,走的是‘随心’之道。‘随心’是包含万般变化,每一位‘随心’之道的修真者也有各自不同,当然,这不过是柳家大部分人所走之道,也有很多人另谋他道。但只要在正道途中,不过都是殊途同归的罢了,如果自己不喜‘随心’之道,也可将之弃之如敝屣。修道其实更是修心,跟随本心才是正途。”
  “但是,我柳家有一祖训,柳家每一个人都需要牢记:‘可好、勿贪’,你还小,须时时体会,凡是真正领悟此训着,步入元婴的可能将大大赶超旁人。”
  “之所以不可轻易向外人道之,是因为每个人性格不同,修行道路上所走之‘道’也各有不同。现在的修真资源不比上古时期,严重匮乏,各个门派中的小家族或内外门弟子资源份额都难以支撑其修行,而散修更甚之,因此,在外面杀人夺宝者不在少数,个个心狠手辣。如果知道此祖训会提高冲击元婴的成功率,定会动心,进而改变其道心,这是十分危险的。违背本心,会使心魔乘虚而入,丧失意识,后果不堪设想。而这仅是害处之一。因此,这条祖训,万万不可向旁人道之,以免坏人前程。而我柳家毕竟是大家族,人员稀少,资源充足,柳家人从小得知此道,行为做事或多或少会遵循,参透领悟俱是符合条件,逸芸,你可明白?”
  逸芸摇摇头:“不是全明白,就是知道要记住祖训,更不可告诉他人。”
  “还要时时揣摩祖训。”
  柳青边说边抱起逸芸向外走去。
  “爹爹,我不需要祭拜一下吗?”
  “唔……我族并没有此条规矩,今日时间紧张,等到以后,你想祭拜可自行前来。”
  好吧,我惯性思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