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烛下夜谈,引气入体

  “明辰姑姑过来了!”
  “小小姐可回来了,看这小脸瘦的,让绿绮阿罗快去备些吃食,阿芙去帮绿锻搭把手;顺子阿牛再去把院子收拾收拾。”
  “小小姐这半年一个人过得可好?先生可严厉?课业多不多?累不累?衣服可还合身……”
  “我过的很好,”逸芸打断了明辰,“每人都有人偶,衣食住行完全不用操心。明辰不必忧心。”
  “小小姐真是长大了,”明辰拭去眼泪,望着这个早已盼着归家,现在终于回到眼前的小小孩子,凝视着那明亮的丹凤眼,高高的鼻梁,抚摸着那婴儿肥的小脸,翻看那小小的胖胖的手,怎么看怎么心疼。
  “小小姐,你可算回来了。赶路累不累,肚子饿不饿,想吃点什么,明辰给小小姐做了几身衣服,一会给小小姐送过来,试试合不合身。”
  望着那双慈爱的眼眸,逸芸感慨万千。记忆中早已模糊的母亲的面容逐渐出现在眼前。渐渐与眼前的面孔相融合。
  “明辰,我好想你!”逸芸紧紧抱住明辰,不由自主的哭出声。
  “乖,乖,明辰给小小姐拿点心,不哭了,乖。”明辰着急起来,又连声说道“小小姐从小就不爱哭,这回定是受了委屈。”说着,也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绿绮阿罗拿着吃食走了进来,看到此景,连番劝解。
  “小小姐是去进学,姑姑万不该如此伤心,惹的小小姐哭伤了身子,岂不罪过,小小姐也已是劳累一路,不妨先歇息,姑姑晚些来看,或者守在这都是使得的。”
  在众人的连番哄劝下,明辰逸芸止住眼泪。
  明辰伺候着逸芸吃了一碗八宝粥,又哄着逸芸沉沉睡去,却还是舍不得离开。
  逸芸再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明辰就在床前候着。
  “什么时辰了?”
  “刚过戌时,小小姐睡得可好?先起来吃晚饭吧,明辰给小小姐准备了奶白枣宝、双色软糖、金糕卷、小豆糕、莲子糕、豌豆黄、红油鸭子、明珠豆腐、首乌鸡丁……”
  “明辰,准备的太多了,吃不完的。”
  “本来就没让你吃完,每样尝些就好,看把你愁得,活像个小老太太。”明辰嗔怪道。
  吃饱喝足后,逸芸窝在明辰怀中,听着明辰唠叨,心中难以言说的安心、温暖。
  “小小姐试试衣服,看看合不合身。”明辰唤来绿绮,拿出数件衣服,多为逸芸喜好之色。其中一件淡黄色连衣长裙,襟边、领边和袖边均以银线绣以云纹,在衣服腰身处由淡及深绣有岁寒三友,在绣纹中暗藏晶金软丝绣以的聚灵阵图,配以红色灵狐披肩,处处彰显活力。
  “真好看,明辰我最喜欢这件。”
  “这是专门做的新年衣裳,先来试试合不合身,不合适我再改。”
  衣服如量身定做,无一处不妥帖。在红色灵狐披肩的映照下,肥嘟嘟的脸颊更加红润,双瞳剪水,朱唇皓齿。
  “不错,还算合身,再试试别的衣服。”
  挨个试了一番,逸芸心中却有些不安,明辰从未如此急切忙乱过。随即,又笑着摇摇头,半年未见,难免惊喜,失态很是正常,还真是瞎操心。
  当日夜晚,逸芸抱着明辰的胳膊,撒娇耍赖,硬是不让明辰离开,明辰笑话道:“从来都没这么粘人过,小丫头越活越回去啦。”却也顺着逸芸,在此间住下。
  窝在明辰怀中,逸芸问道:“明辰,我读《引气诀》,书中最后写道:天地灵气粗分五行,凭人之力难以辨别,可借聚灵之物辅助修行。这是何故?难道我们无法分辨天地灵气为何系吗?”
  “简单来说,灵气为天地所生,近木为木,近水为水,近火为火,近金为金,近土为土;因而,灵气为何系,充沛程度如何,皆以以所处环境而定。就如在树木繁多之地木灵气较充沛;江河湖海附近水灵气较富裕。虽然修真之人无法辨别天地灵气为何系,但修真之人身具灵根,灵根会吸收对应灵气;假如火灵根在水边修行,周遭灵气多为水灵气,火灵气稀少,修炼起来自然缓慢,但如果佩戴聚火石,引得火灵气聚集己身,修炼起来定然事半功倍。”明辰顿了顿,又说道:“但修真界也有另一种说法:灵气为天地所生,修士既可将灵气转换使用,说明灵气并无确切属性。但这一说法,却无确切证据。”
  如此说来,他人的确无法辨别灵气为何系了。想完,又玩闹了一番。心中却觉失落。其实逸芸心中早已将明辰看做母亲,却奈何地位悬殊,在这静谧的夜晚,逸芸情不自禁的抱紧了明辰,心中实在想唤声娘亲,就小心的问道:“明辰,我,我能不能叫你声娘亲?”
  “万万不可。”明辰大骇,“小小姐地位尊崇,以后万不可乱说此话。”
  逸芸内心微嘲:地位尊崇,在讲堂如果不是自己几乎不出门,恐怕早已……算了,不提也罢。
  明辰抱着逸芸,心中难过:没娘的孩子像根草,青空道长如此着急闭关,与小小姐的处境不无关系;柳素仙子已闭关三年,即便出来,小小姐也不能称其为娘亲。更何况,柳素仙子根本就不想认逸芸,哎!最苦的还是这个孩子……
  接下来几日,明辰忙中偷闲伴着逸芸,过了热闹的春节。
  讲堂不日开课,逸芸唤来阿芙:“你既然会舞剑,那可知适合我学习的剑术有哪些?”
  “奴婢不过是略知一二,不敢妄言。”
  “我不过是一时兴起,当不得真。你且找几本书给我看看吧。”
  虽然修真之人进入筑基期就可不惧寒暑,百病不侵,体质更是强于众人,但生命在于运动,总是修炼而不运动,逸芸觉着并不可取。
  这件事阿芙不敢擅作主张,报了明辰,明辰选了几本合适的启蒙书,带给了逸芸。
  “小小姐,这剑术论剑堂有更好的,不过,个人有各自习练的功法,因而不一定需要习练高端的剑术,我选了几本基本的拳术与剑术,小小姐闲暇时可以赏玩,但不可过于沉溺,修炼功法提高修行才是最为重要。”
  逸芸答应后,从家中带了些用品,又挑选了基本书,就按时回到讲堂。
  “闭目,在黑暗中感受灵气,将之引入身体。”心中默念,一刻钟,半柱香,一个时辰……逸芸挫败的睁开眼,无论如何也不行。懒懒的躺倒在床上,苦笑连连,自己恐怕是修真界的笑话,别的修真者三个月都引气入体了吗,可自己呢?三个月还是仅能感受到灵气。伸展僵硬的身体,放目远眺,四月,柳条抽芽,春季花开,香气阵阵;茜茜将绒花摆在桌前,棔夜合树的花香逸芸尤为喜欢,在香气的围绕下,心情逐渐舒缓。
  “茜茜,我要吃玉灵果。”一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偶,拿着一盘玉灵果走了进来,逸芸随手拿起一个如同桃子一般的果子,咬入口中,鲜美的果肉伴随甘甜的果汁缓缓滑入食道。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自己修炼资源充足,衣食无忧,还如此灰心丧气,真是太不应该了。”
  想到此,逸芸摇头,复起打坐,不再消极。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终于,那桀骜不驯的灵气缓慢而又慵懒的进入体内,虽未至丹田又消散一空,但那种感觉,仿佛将有益的物质吸收进身体内,浑身舒适的近乎颤栗,真是美好的感受!
  逸芸缓缓睁开双目,眼眸中皆是狂喜,终于成功了。
  接下来的日子,逸芸几次试图将灵气分类。却并无任何效果。
  果然,练气初期仅为聚集灵气;练气中期才可控制灵气。既然这样,就加紧速度,早日进入练气中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