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讲堂比斗,得知测试(二)

  一位管事走了出来,看到小牛,笑骂道:“小兔崽子,嚷嚷什么,小心你二哥出来揍你。”
  小牛扮了一个鬼脸,就急匆匆的朝内跑去。
  那管事又喊道:“你哥在抽丝堂缠着你娘呢!”
  小牛立马又折回身,朝管事跑来,紧张兮兮的问:“我娘,我娘她来干什么啊,是不是我,不,是……是我二哥闯祸啦。”
  那管事哈哈一笑:“要闯祸也是你这小子,你二哥向来懂事,你娘是来给你二哥送玉灵果的,你现在跑去,估计还能抢上一口。”
  小牛一听,撒丫子跑开,边跑边高兴的喊:“娘,娘,你偏心,好东西都给二哥……”
  那管事朝逸芸走来,笑着说道:“你是谁家小子……”话未说完,看到逸芸的防护灵衣,立刻肃起脸,说道:“刘超见过仙君。”
  逸芸赶忙说道:“刘管事不必多礼,我是来领份例的。”
  那管事赶忙领着向内走去:“仙君随我来,刚刚小牛那小子不知轻重,烦扰仙君,多亏仙君大量不计较,下民在此谢过了。”抱了抱拳,又小心的朝逸芸看去。
  逸芸爽朗一笑:“我不认得路,是小牛领我来的,谈不上烦扰。”
  那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走大殿,朝逸芸说道:“仙君还请出示身份牌,不知仙君准备领多少?”
  “一年份例。”说着,将身份牌交给了刘管事。
  那管事查验无误后,说道:“仙君可领一年半的份例,不过,仙君目前年岁尚小,一年之后的成衣不一定合身,要是仙君时间尚有空闲,不妨随我去布匹室,领些布匹回去,需要时量衣剪裁,岂不妥当。”
  逸芸深以为然,到时将布匹交给被青明道炼制的裁衣做饭整理房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更是被义父恶趣味的弄成随自己摸样改变的“双胞胎”人偶茜茜,就可万事大吉了。便说:“那就多领些布匹吧!”
  领了几件男装成衣,又将布匹领完,就看到一青年气喘嘘嘘的跑来:“管事,快去看看二牛,他,他不成了。”
  刘管事一惊,忙向逸芸谢罪道:“仙君可还有需要下民做的,如果……”
  逸芸已开口询问:“可是小牛的哥哥?不妨带我过去看看”
  那少年一看逸芸的灵衣,高兴的说道:“是小牛的哥哥,仙君,快请随我来。”就急匆匆的朝灵衣坊深处跑去。
  走进抽丝堂,已经听到众人吵嚷:“快灌进去,先灌进去再说。”
  只见一十一二岁的少年面色惨白的躺在地上,有一妇人紧紧抱着,一个婆子正往其嘴里灌着什么。那领路少年大声的喊道:“张大娘,仙君来了,有仙君过来了。”
  人群顿时让开了一条小路,逸芸走上前去,看到似乎有些许气体正在从少年体内溢出。生命之气?逸芸问道:“这孩子可有灵根?”
  那妇人紧咬双唇,眼泪直流,“我家二牛并无灵根。”紧接着像抓住一棵救命稻草般的拽住逸芸的衣角,连声恳求:“仙君救救我家二牛吧,求求仙君,救救我家二牛吧……”
  小牛看到母亲如此,也哭着跪下:“仙君,救救我二哥吧,求你了。”
  逸芸忙探向少年,果然是毁灵散。毁灵散,顾名思义,毁坏灵根,是常见的一种针对有灵根凡人的一种恶毒药剂。只要有灵根的凡人喝下,就开始毁其灵根,并且破坏灵气穴,泄露生命之气;就算解了毒,毁坏的灵根灵气穴也不可复原,真真狠毒无比。要解此药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受害者成功引气入体;还有一种是连吃五颗涤尘果。照这少年来说,只有第二种法子可行。
  涤尘果,是去除体内杂质毒素的一种灵果,修真之人与凡人皆可食用。虽然不算昂贵,却也不便宜,嫡系弟子一年只有一十二颗。
  那母亲看到逸芸不再言语,眼泪落的更急,连连叩头,小牛也跟着母亲磕起了头。其余院中的仆从有些大胆的也跟着求起了情。
  逸芸茫然不知所措,竟有些不舍得将涤尘果拿出来。随后众人的恳求声猛然将逸芸惊醒,这是怎么了,与人命比起来,一切皆可忽略。更何况仅是几颗涤尘果。来到这里不及五年,竟然也逐渐被同化,将无灵根之人看做了蝼蚁吗?这天地间既然存有无灵根之人,天地万物也养育着无灵根之人,就说明了生命不分贵贱,任何人也不能轻贱他人生命!想通此理,逸芸心中竟然隐隐有些触动,仿佛有什么破土而出。
  逸芸不再犹豫,先喂给少年一颗辟谷丹,又让人泡了些灵茶,给少年灌下。那妇人紧紧地抱着少年,仿佛稍一松手就会消失不见。小牛一只手紧紧抓着哥哥的衣襟,另一只手紧紧的拽着母亲,身体瑟瑟发抖。没等多久,那少年就缓缓的睁开眼,醒了过来。
  逸芸掏出五颗半个拇指大小的涤尘果,说道:“连着吃下。”
  那少年却有些不知所措,那妇人连忙将果子往少年嘴里塞,那少年先是红了脸,接着就斯斯文文的吃了起来。效果明显:面色逐渐红润起来,身上灵气穴也不再泄露生命之气。
  逸芸松了口气,说道:“已经没事了,”想了想,又问道:“在这种状况之前,你吃过什么?”
  “我自小就是这毛病,是从娘胎里带的。”
  逸芸也不多言。
  周围众人连声恭贺,一时间气氛一扫之前的凝重,显得欢快起来。
  这时,刚刚的四旬男子赶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十五六岁左右的青年男子和八九岁左右的少女。那青年男子与少女急急地围起来二牛,连声询问,而那四旬汉子在听了众人的讲述后,朝逸芸一拜,红着眼圈,沙哑的说道:“多谢仙君。”
  逸芸忙不敢,又说道:“大叔,我还需要领取丹药符咒,可否劳烦大叔带个路。”
  那汉子先是忙说不敢,随后又朝那青年男子说道:“大牛,和爹爹一起给仙君带路。小秀,你去求个假,和三丫先领二牛和小牛回家。”说完,就恭敬的请逸芸先行。
  待登上飞鹤飞行了片刻,就听那汉子恭敬的说道:“仙君,可是我家二牛有何不妥?”
  逸芸暗自点头,心道:就凭刚刚满院子的人为其一子求情,就说明这四旬男子平日不仅处事妥善,亦是个良善忠厚之人。这么看来,这汉子更是聪明之人。
  “你家二牛已经无事,不过,他并非什么病症,而是中了毁灵散。”
  那名唤大牛的少年吃了一惊,待小声的解释给那汉子后,那汉子双眉紧锁,忧心的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仙君,不知可否……一会……去……去给其它孩子再看看。”
  待逸芸点头答应后,那汉子却仿佛瞬间卸下了千斤重担般松了口气,松懈了下来。待一切份例均领完后,逸芸跟着这汉子来到了一间小小的四合院。庭院并不大,但却整洁干净,大牛娘看到逸芸一行人,忙喊了二牛三丫小牛,就急匆匆的迎了出来。大牛爹请逸芸到了正房,唤来大牛和二牛,又将大牛娘指使出去,说道:“劳烦仙君再看看。”
  逸芸也不废话,细细探查后,掏出测灵,让二牛握住,一时间,绿色蓝色黄色从雕花中显现,逸芸点了点头,说道:“身具灵根,为木、水、土三系。身体已无碍。”
  大牛爹听后,吸了两口旱烟,便说到:“仙君,可否请您再暗中为家中其它几个孩子看看。”
  待得逸芸允许后,大牛爹将剩下几个孩子唤来,挨个测了一遍,家中另外三个个孩子健康无事不说,竟然全部存有灵根;除了已知的大牛为四灵根,已经是练气二重,三丫四灵根,小牛竟是火木双灵根。
  大牛爹得知此果,吸了两口旱烟,说道:“多谢仙君,以后有用得着我们一家的,您就递个话,我王大山一家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说完,又命四个孩子发了誓言。逸芸见状虽然连连阻拦,却终未拗过王大山。
  让孩子们散去后,王大山拿出一块玉符,说道:“这个玉符,是古同真人交予下民的,让下民送给下民认同的学子。仙君知道谦铭河吧,仙君只需即刻揣着这玉符去谦铭河西南方的树林凉亭中,古同真人就会出现。”
  逸芸心中有些忐忑,不知该不该接这块玉符。王大山看到此景,施了一礼,又道:“仙君不仅仅是救了小儿,更是去了我们一家子的心病,下民唯有将此物交予仙君方能表达谢意,仙君不必推辞,也无需忧心,放心拿去便是。”
  听完王大山所言,逸芸心中诧异。自己只是送出几颗涤尘果,受如此大礼实在不该,但却抵不过王大山的坚持,就收下玉符。前往谦铭河。
  这古同真人是嫡系讲堂的看护人,平日喜欢指点学子。如果是其它嫡系备选弟子知晓,自然知道不过是得到指点的机会,定会毫不犹豫的收下。但是,说来也不怪逸芸,咳咳,逸芸这个仅有练气常识的……从不听课的“懒”人……不知晓却也是情有可原。
  凉亭中空无一人,逸芸坐了大半个时辰,也未见有人来,松了口气的同时却也隐隐有些失落,就起身准备回家。
  这时,远方有两人正朝这边过来,这二人打的不分你我,雷符、电符、火符、水符、冰符……各种杀伤力极强的符咒层出不穷,只见那青衣少女被熊熊烈火席卷后,竟然毫发无损的从火中飞出,利用水符,发出汪洋大河淹向对面的红衣少女……不过眨眼间,二人竟已到达眼前。一股危险的气息迎面扑来,逸芸忙要逃走,却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