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讲堂比斗,得知测试(三)

  水流瞬间充满口鼻,逸芸眨眼间被汹涌的水流卷向树林深处,术法所化的水流暗含水系功法——瞬杀。防护灵衣也堪堪抵去大半伤害。
  那打斗的两人已是红了眼,不管不顾,青衣女子看了逸芸一眼,竟然由着她被水冲走。而那红衣少女只顾着反击,却未察觉。
  逸芸不过挣扎片刻,就已全身无力,神志不清。昏昏沉沉间,感到腹部重击,吐出了水。双眼虽无力张开,但心中却松了口气:能活下去了,真好!
  再次醒来,身处竹屋,悠悠竹香飘入鼻中。这是哪?猛然忆起之前的大水,逸芸心有余悸。热闹看不得啊!连十几岁孩子的杀伤力都如此巨大,那修为高者,排山倒海亦不在话下。
  逸芸朝屋外走去:清风吹过,竹叶抖动,飞鸟轻跃,这是哪里?
  “朝前走”,莫名的男声传来。逸芸乖乖的听令,超前,向左,向左,朝右……一刻钟,一间石屋出现在眼前。逸芸小心的迈上台阶,轻叩房门。
  “进来。”
  屋中简陋至极,只有一把石椅,桌前站着一位中年男子,虽面容温和,但却透露出了上位者的威严。穿着谦铭派的弟子的练功服,手握狼毫,写着《秋风赋》。
  逸芸恭敬的行礼:“承蒙前辈相救,学子柳逸芸感激不尽。”
  那中年男子却似毫不在意,摆摆手,说道:“将你的玉符给我看看。”
  逸芸了然忙将玉符奉上,那男子放下毛笔,接过玉符查看后说道,“你有两个选择:一、听闻嫡系弟子测试通过规则;二、听闻金丹大成的诀窍。”
  该选择哪一个不是很明显吗?嫡系备选弟子测试规则可是众人皆知的。
  而有灵根着,基本都可引气入体,但步入练气后期却只有七层;筑基又只有五成;金丹却只余三层;元婴不过一层。而自己灵根繁杂,迈入筑基期却都困难。金丹期,是现在逸芸不可想象的。
  不过,如果筑基不成,得知金丹秘诀却也无用。而将测试规则作为选择,怎么都有种诡异的味道。况且,当务之急就是顺利结业。
  逸芸想通后,便说:“还望古同前辈讲解测试规则。”
  那古同真人似有些意外,深深的看了逸芸一眼,说道:“明天起去听课吧。”逸芸恭敬的应下后,便听古同真人缓缓讲到:
  “嫡系备选弟子每年一次的术数测试重点是多种术法的融会贯通。重要的是术数的学习,术数千变万化,却都由基础术法演变而成:火系——炙热;木系——复苏;水系——淹没;土系——迷沙;金系——刚硬;变异灵根冰系——冻结,风系——吹散;雷系——霹雳;还有电系——传导。不过,一般电系与雷系想掺杂,自古甚少单独分开。只要将此理解透彻,余下的术数不过衍生而已。”
  “六十岁必须筑基。四十岁之前,可以尝试自身冲击筑基。如果进入练气十重再冲击筑基,比吃筑基丹筑基效果要好。是药三分毒,丹药应做辅助之用,过分依赖丹药却是有害无利。”
  “师门嫡系备选弟子由五千年之上历史的家族中挑选,而嫡系备选弟子较之其余师门弟子,待遇要好上许多。我派有四大家族,柳家、段家、澹台、水丘。皆为传承三万年的大家族。其余门派亦是如此。嫡系备选弟子待遇之所以优渥,只因成为嫡系弟子要比其余弟子在步入金丹期后更易突破,在长生之路上走的更远。不过,也有嫡系备选弟子因这优厚的条件,不仅修炼马虎,而且肆意妄为,仗势欺人,最终使得门派实力声望大减。所以,嫡系弟子挑选较之其余弟子更加严格。结业更为困难——一般会有六层被淘汰。”
  “如果三十五岁未到达练气顶峰,则取消入门派历练的资格,去除嫡系备选身份。嫡系备选弟子进入门派,必须埋名,凭借自身力量拜入师门,根据自身资质确定去处。只要在门派比斗中进入前十即可过关。不可以利用嫡系弟子之名欺压同门,一经发现,取消嫡系备选资格。但是,如果达不到嫡系结业要求,也无法成为嫡系弟子,只能做一个普通的修真之人。如果归属门派,份例按照所处位置供给;如果回归家族,份例由家族供给,取消谦铭派弟子身份。”
  “不过……嫡系弟子生活奢华,因此大多选择富贵繁华生活,归属于家族之中。回到家族领地。但如果成功成为嫡系弟子,在门派自有一席之地,份例也更为丰厚。另开辟山头都不为过。”
  “嫡系讲堂,最宝贵的是无影阁的藏书。那无影阁只接待有缘人,一旦进入,定要抓住机会。”
  “多些古同前辈教诲,学子柳逸芸谨记。”
  “宅院外的陷阱,你欲如何?”
  “以弟子目前的能力,只能自保,待到反击之力时,自会留有分寸。”
  “口气不小,术数练习是嫡系讲堂的重要测试科目,练气中期就需参加考核,或多或少准备些吧。”
  “多些前辈提点。”
  “回去吧!”
  逸芸身后突然出现一道漩涡,逸芸只觉周围景物模糊,待渐渐清晰,已经在自家宅院门口,一时间术数功法符咒连连启动,逸芸赶忙进入宅院,但还是被门口的陷阱机关所伤。
  “这古同真人,不仅送我回来还要加份大礼!”逸芸小声嘀咕,又叫茜茜赶忙做食物,虽吃过辟谷丹,已不再饥饿,但逸芸还是想过过嘴瘾。
  思及刚刚所得,逸芸翘起了嘴角。爹爹都未说这些规则,看来自己此次所得,一点都不亏。怪不得无论何种灵根都可参加嫡系备选试炼,原来是因为被淘汰的人太多了。
  知道这些信息,更是加重危机感外,修炼更为勤奋。
  美美享受了晚饭,又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天刚亮,逸芸就定下了之后的时间表:
  每日卯时起身,练半个时辰拳法,吃早餐,植树造林;
  辰时修炼,巳时结束;
  午时吃午餐休息;
  未时读书练字;
  申时修炼,酉时结束;
  戌时吃晚餐,庭院漫步;
  亥时休息。
  就这么规整准时的修炼了三个月,顺利突破了练气二重,逸芸欣喜难耐,依照目前修炼情况,进入练气中期指日可待。
  不过,宅院外的陷阱却只多不少,如果年初无法进入练气中期,今年连家也不能回了。逸芸心中难过,这个世界以实力为尊,虽然出身柳家,奈何实力过低,现在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了。
  逸芸叹了口气,这几日修炼速度着实不慢,但心中总是觉得有什么将要破土而出,却总是抓不住。这种感觉,好像就是从前几个月领份例时出现的,再细细的回想,好像是救那孩子的时候,没错,就是那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