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开解心结,探望生父

  这是哪?四周茫茫一片雪白,空旷而寂寥。逸芸缓缓向前走去,四周景物逐渐清晰起来:喧闹嘈杂的街道,疲惫麻木的人群,污浊的空气,拥挤的交通,这是现代都市!
  没错,这是生活了二十余载的地方。难道我又回来了?
  “小亭,怎么站在门口?”场景变换,一四合小院替代了喧嚣的街道,院中一棵瘦弱的枣树开着绿色的小花。
  “爸?”
  “没事闹什么小脾气,回去赶紧跟你妈认个错,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话虽不中听,但句句都是为你好。”
  “恩!我知道。”
  记起来了,这应该是小学时代的离家出走吧。
  呵呵,逸芸现在回想都觉得很好笑,当时委屈的觉着知道自己离家出走都不找自己的母亲好讨厌,其实,当时离家也超不过两个小时吧。
  “外面太热了,赶快进去,以后就乖些,别再乱跑了。一会就给妈妈认错,知道吗?”
  “恩。”
  “小亭,妈妈给你做了排骨,快来尝尝。冰箱里有雪糕,吃了饭才能吃。以后再也别乱跑了,作业都没写完呢。”
  爸爸眨眨眼,示意逸芸赶紧认错。
  “妈妈!我错了……”看着母亲微笑的年轻的面容,逸芸心生恍惚,妈妈,好久不见。
  “知道错了就好,以后不准乱跑了,就一直留在这里,好好的念书学习,知道吗?”
  一直留在这里……这可不行呢。虽说离家的原因已经模糊不清,却绝对与“乱跑”挂不上勾。
  这就是幻境吧,让人心生贪恋。心中对于现代的眷恋更多的是对于父母的想念。幻境中父母的疼爱是自己当下最渴望的,不过只要重温一次就够了。
  “妈妈,”已经清醒的逸芸贪恋的看着父母变得年轻的容颜,“我过得很好,虽然,那里的母亲不喜欢我,但我知道,我应该满怀感恩的活着,积极向上的活着。”
  “爸爸,我很努力的修行,也一直记得你说的话,过目不忘的天才,定是有大量的知识积累,才能迅速的融会贯通,熟练掌握。”
  “我得走了,在待下去,恐怕会真的舍不得离开呢。修真生活其实也不错。那边的爹爹,一直在努力做一位好父亲,柳素姑母的态度,并不是我的错。明辰的离去,也不过是她的选择而已。”
  “即使,我的资质很差,在讲堂的宅院外还有一堆陷阱,不过,没关系,进入练气中期的我,已经有了还手之力了。爸爸妈妈,不用担心。”
  “原本世界中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们,只是,幻境中的人与事,无论如何的真实却都是虚幻。爸爸妈妈,再见!”
  周遭一切事物开始变得模糊,父母的笑颜也缓缓消失。
  熟悉的卧室最终出现在眼前,原本压抑的情绪在此刻如汹涌的江水般淹向逸芸,不住往下倾流的眼泪,逐渐大声的呜咽,在此时爆发了出来。
  一连几日守在门外,眉头紧皱的柳青听到屋内的动静,立刻推门而入:抵抗心魔失败,终身止步于练气期事小,若沉溺于幻境,再也醒不过来可就糟糕了!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无事。只是这心魔来的也太早了些,这孩子不过五岁!
  待忆起前几日慧沦报回逸芸在讲堂的处境,心中补出了答案,不由得暗自后悔:不过是个奶娃娃,被这样欺负,种下心魔也很自然。
  看到从不啼哭的逸芸此刻失声痛哭,柳青心中一紧,详细查看一番后,方松了一口气。等逸芸渐渐的止住哭声后,柳青问道:
  “逸芸,你的修行境界只是堪堪稳固,这样太过凶险。你最近可有什么不懂,或者想不通的事情?”
  逸芸心中已明了问题所在,斟酌一番言辞后,低头哑声说道:“爹爹,我在讲堂很,很不开心,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不喜欢我,都笑我,说我是讨厌鬼,是废灵根,连自己的娘亲都不喜欢。”
  “还说,柳素姑母是我的娘亲,她不喜欢我,不要我了。我是爹爹捡回来了的……爹爹不是我的亲爹爹……我原本是不信的,可所有的孩子都这么说……爹爹,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我,我的娘亲,到底是不是柳素姑母?为什么柳素姑母不喜欢我?”
  柳青望着这个一直低着头的孩子,心中一片酸涩,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也怪不得别的孩子议论。本想给逸芸一个嫡系备选身份,能进入讲堂选套好功法,这才弄得声势浩大。又考虑到柳家百年基业,势力不弱,旁人不会将此事过早抖出,等到逸芸长大,再告知也不迟;却没料到别的孩子会借此嘲笑逸芸,令逸芸被心魔入侵,险些坏了修为。
  柳青心知此事不可拖延,逸芸或早或迟亦会得知实情,但又怕逸芸得知真相经受不住打击,这不稳固的境界也跟着溃散。一时拿不定主意。
  “爹爹,我想过了,不管你是不是我的亲爹爹,爹爹就是爹爹。”
  柳青闻言,心中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蔓延全身。
  “逸芸,爹爹待你好吗?”
  “好。”
  “爹爹是不是你的亲爹爹,都永远会对你这么好的。你永远都是爹爹的好孩子。”
  “柳素姑母一直想好好照料逸芸,只是那时她寿命所剩无几,没够能力去照料逸芸,就让爹爹照料逸芸。可是后来,姑母结为金丹,因为之前没有照料逸芸,所以看见逸芸很难过,所以态度才会很奇怪,并不是不喜欢逸芸。”
  果然是哄骗五岁孩童的说法,逸芸心中了然,却又萌生感动“爹爹,我能见一见我的亲爹爹吗?就见一面。远远的看一眼就好。”
  柳青有些好笑,更多的却是心疼:这么小心的问话方式,本不应该从五岁之龄的孩子口中说出。笑着答道:
  “好,等过几日,爹爹就领逸芸去见一见。”
  几日后,柳青领着逸芸乘坐飞剑,花了半日,到达一个小村庄。此时刚到正午,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柳青抱着逸芸走到一户人家门口,看到两个孩童穿着厚实的新棉衣在院中嬉戏,其中稍大的一个孩童看了眼柳青,又瞅了瞅逸芸,就扯开嗓子喊道:“娘,有人来咱家了。”
  一位青年妇人从厨房走出,看着衣着不凡的柳青等人问道:“这位贵人,您找谁?”
  “我父女路过此地,想讨口水喝。”
  “这大冬天冷飕飕的,进来吃口热饭再走吧。”说着,就将柳青等人让了进了。“锦荣,快去唤你爹回来。”
  屋内整洁干净,物品摆放井井有条,处处洋溢着一股浓郁的喜庆气息。
  “孩子他娘,谁来了?”一位面容黝黑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这位常年的劳作使其看起来颇显老态的男子,只有鼻梁与逸芸相似,言谈举止颇有一股豪气。得知缘由后,热情的款待一番。酒足饭饱,柳青笑问道:“相逢即是缘,也不知这位大哥姓甚名谁?”
  “我叫凌盛。叫我大盛就成。大兄弟,你呢?”
  柳青微微一笑,“我叫柳青。”
  “你们富贵人家名字不是起的很拗口吗?兄弟你这名好念。”
  柳青微微一笑,“你的大儿子可是叫凌锦荣?这名字可起的妙。”
  “这是俺老丈人起的,他是一秀才,有学问,我可想不出这好名字。”
  “那小儿子又唤什么?”
  “叫凌锦誉,也是老丈人起的。嘿嘿。”
  “好名字!”
  “不知你家丫头叫什么?这小娃娃长得好看,喜人的很。可许了人家?”
  “柳逸芸,她娘舍不得她,准备多留几年。”
  “我要有这可漂亮的女娃娃,我也舍不得。”
  柳青看看天色,留下两块玉石,算是给两个孩子的见面礼,就起身告辞,凌盛推辞不过,就送柳青除了村子。
  走到人迹罕至之处,柳青唤出飞剑,施展隐身诀,就朝门派飞去。
  “他只是一介凡人,又生活在俗世,因此施了术数,什么都不记得了。”原来如此。逸芸又回头深深的看了小村庄,这样也好,以后,就当陌路人吧。
  题外话:系统通知获得分类强推榜,我会争取这周一日一更。推荐+收藏,向外砸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