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灵气融合,柳青涉险

  走到棔夜合树下,将灵气输入树根,细细体会树根的走势:每一条根茎,根茎上分布的细小根须,从土壤中缓缓吸取养分,顺着树皮缓缓输送到树木各处;渐渐变粗的树心,变得更加厚实的树皮,缓缓分支的树杈,由枝头而生的树叶;每一处都各司其职,却又密不可分。一次又一次,终于,逸芸心中稍有领悟,双手掐起手决,渐渐的,一棵树木由细小的树苗渐渐成长,每一条根须,每一处枝杈,每一片树叶,甚至那磨手的树皮,叶脉分明的树叶都看得一清二楚。
  一时间,体内的木系灵气变得活跃,变得温顺,从这刻幻化而出的树木中,逸芸渐渐体会到树木的成长:,由一棵小树长至大树,是如何努力的吸取营养,如何在周遭获得一席之地,这股蓬勃的生命力,深深的震撼了逸芸。
  接下来,树木夏天的生机,秋季的萧瑟,冬日的积蓄,直至春季的复苏。而这中缓慢而又坚定的复苏之力,更加深入人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种貌似无害而又无用的力量,竟能在春天焕发生机。
  逸芸将身心融入木灵力中,细细体会,慢慢琢磨,这股灵气步入丹田,一阵如同身体肢体一般的力量感油然而生。复又归于沉寂,在丹田中仿佛陷入沉睡。
  原来如此,真正理解灵气方能真正拥有灵气,真正拥有灵气才能真正控制灵气。
  再将土灵气顺入地下,一股古朴苍茫之气迎面而来,展现坚厚:千百万年来沉寂于脚下;诉说温情:提供所能提供的一切,无论是树木需要的营养,还是人类需要的城墙;显露暴怒:山崩地裂……
  移步至河畔,将水灵气夹杂其中,体会她的流动,感受她的变化。渐渐的,水灵气将逸芸带入了不同的世界,仿佛逸芸就是那流动的水,一会变为水汽,一会转为水珠,一会凝结成冰。
  再后来,没入地下,那蜿蜒的地缝,绿色的苔藓,逐渐变得奇怪的动物,再到后来,那炎热的烈火将逸芸席卷,那种炙热的力量,毁灭的力量,仿佛融于体内;将环绕的岩石爆裂的焚烧,那些石头竟然化成了水,那炙热的火水逐渐移动,不知过了多久,那火水逐渐冷却,化成金属,有些地方柔软的几乎让人忘却他伤人的特性,有些地方却坚硬而又锋利的让人不敢接近。
  逐渐的,逸芸又顺着土壤缓缓移动,经过一棵树木的根须,再缓缓的化成树汁,最后在太阳的暴晒下飞至空中,在落于河内。
  完成了!
  体内一片安静祥和,仿佛时间静止,灵气变得温和内敛,大团的火灵气遇到小股水灵气竟也毫无动静。体内的云团五彩之色内敛含蓄,一眼望去,云团洁白无瑕,飘渺自在。
  逸芸慢慢收回置入水中的水灵气,就看到身旁跌落的传音符。输入灵气,柳青的声音缓缓发出:“为父已将丹药课暂停,要在九月初三出山采药,如果顺利,一年即回,丫头一切小心。”
  算算时间,,柳青已走已走半月,不知为何,逸芸心中升起阵阵慌乱,将刚刚的惊喜全然压下。
  吃了颗辟谷丹,换了身衣裳。
  还是去美食居打探一番才好。
  刚刚踏进美食居,众食客就是一静,不过一瞬,却又热闹起来。
  逸芸点了饭食,又领了份例,顺便又要了一盘涤尘果,吃过几口,就付账离去,离去之前,小声的传话给小牛,让他柳青之事打探出来,随手拿出一块摄影石头,让他便宜行事。
  小牛机灵的端着未吃完的涤尘果,回厨房重新收拾后,就朝刚刚最多话,最爱炫耀的那桌走去。
  “众位仙君,这盘玉灵果是小的孝敬众位的,大家可别嫌弃!”
  那些学子早就与小牛混熟了,哈哈一笑,“说吧,又有什么要打听的?”
  “嘿嘿,刚刚的那个蒙面的女娃娃,是不是柳逸芸啊?听说她爹爹出了门派,那她的日子是不是又要倒霉了啊?众位仙君可知道那青空道长去哪了?”
  “这谁不知道,还不是为了那个废物,去无回谷采草药,准备炼丹。”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闻言就毫不在意的说了出来。
  “也不知道这废物积了几辈子的好运,竟然能连过三关,住在那么好的宅院中,如今不过也才刚刚练气四层顶峰。”另一个大约三十的中年人也鄙夷的说道。
  “五灵根的资质已经不错了,千百年来这种灵根有哪个能筑基的。这都算特例了。”一个摇着扇子装斯文的青年装模作样的说着。
  接下来,小牛都不需多言,美食居的食客就已经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起来。
  “哎,你说,青空道长给青思道长炼了这洗髓丹,那水丘雅真能好起来?”
  “那是当然,洗髓丹已有千年未现,要不是咱们是大门派,就连那丹方都不知道去何处寻。洗髓丹能够易经洗髓,水丘雅不过是沾染上浊气,还不丹到病除。”
  “那无回谷能有草药吗?”
  “这我哪知道,几味主药还缺着,现在除了无回谷没找过,其他地方早就寻遍了。”
  “那你说,青空道长能回来吗?”
  “那无回谷除了元婴以上的修士尚有一线生机,其余人都是去送死。”
  小牛听到此处,心中惶恐不安,将摄影石匆匆装好,就迎接新来的客人,再不敢多说一言。
  亥时,逸芸悄悄的行至小牛家中,发现王大山一家全员都在,就连大牛都被唤了回来。心知此时不妙。查看了摄影石的内容,心中更加忐忑难安:“无回谷到底是什么地方?爹爹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牛缓缓说道:“此事我也有耳闻,水丘雅前年埋名去门派历练,可她太过跋扈刁蛮,暗中得罪了不少人,在外出历练时遭人暗算,如果不是带着大量的丹药,恐怕早已成为一缕亡魂。在门派历练需要埋名,也不能依靠家族,水丘家只能自吞苦果,又不能违规派人去查,这才找到青空道长,让他炼制洗髓丹。”
  “这丹药很难炼制吗?”小牛着急的嚷嚷起来,“那水丘家真是百年难见,之前做了那么多坏事,现在还有脸求上门去。要我说,青空道长就不应该答应!”
  “他用之后不再难为逸芸师妹为条件,柳道长当时就答应了。”大牛抬头望向眼逸芸,“这些是古同真人告诉我的。而且,青玄道长,青明道长也都跟着去了,真人让你不必过于忧心。”
  “多谢真人挂怀,只是,那无回谷到底是什么地方?”
  “无回谷常年瘴气弥漫,高阶妖兽众多,由于危机重重,鲜少有人进入,因此草药密集,种类齐全。而且,元婴期的修士去十人可回三人,元婴期之下绝无生还的可能。三位道长法宝众多,师妹大可不必忧心。”
  逸芸心中已有计较,“替我多谢古同真人,逸芸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真人还嘱咐师妹要勤加修行,今年的术数比试,必须要参加。”
  逸芸脸色发白,一点机会都不留么,去无回谷的元婴修士那个法宝稀缺,却也只得道:“我晓得。多些真人挂念。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王大山忙叫大牛护送逸芸,逸芸推辞不过,便受了好意。
  刚刚看到推荐票增加了好多,谢谢各位,现在补足这章,谢谢支持,再一次鞠躬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