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山中遇险,渔翁得利(一)

  还有三个月就要进行术数测试,可逸芸的心中却一直忐忑不安,担心柳青等人的安慰,根本无法安心修炼。
  逸芸心中烦闷,半月几乎就未多言。
  妙妙见状,十分担心,说她知道一个安静的好地方,就在谦铭派的主峰后面,那里风景迷人,央求逸芸去那里散散心。
  路上仍然有许多人指指点点,但却都没有刻意为难。
  到达后山,逸芸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就支开了妙妙。独自一人坐在山巅,看着山间树林苍翠,山下云雾缭绕,心中也稍稍得以纾解。
  就在此刻,忽然听到身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这里仅算是进入山林稍里,按理不应该有过于凶猛的野兽,但逸芸仍然不敢大意。
  将全身防护打开,又将茜茜拿出,摆在刚刚所坐的位置,然后就一跃至树上,静观其变。
  待看清后,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一身着褐色衣服的中年男子朝这边走来。
  逸芸本性偏于谨慎小心,再加此时也无心攀谈,也就没有挪动,随手将茜茜变小,隐藏于一矮小的石洞内。按兵不动
  这中年男子满脸络腮胡须,粗壮高大,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铁剑。那铁剑上隐隐有着暗红色,令人暗生警惕。
  这中年男子在周边布置阵法,随后坐在石头上,好像在等什么人。
  不多时,又来了一位身着黑衣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此女子面容冰冷,眉目冷傲漠然。那名早到的男子,却立刻起身恭敬的施了一礼。逸芸小心探查,竟然是筑基期中期。
  又过了一会,一位扭着水蛇腰的妩媚女子,缓缓走来。身后跟着一位白衣男子,摇着把折扇,风度翩翩。
  “钱哥,你和师姐来得好早啊!”这妩媚女子举手抬足都有一股妖媚之色,一边甜腻腻的说着,一边就朝之前的褐色衣服的男子身上贴去。逸芸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后到的白衣男子目露贪婪,“妖娆师妹的越发动人了,钱师兄好福气。”
  那褐色衣服的男子一把拉下妖媚的红衣女子,“少罗嗦,你唤我们来,可是有什么消息?”
  那红衣女子从储物袋中拿出如西瓜般大小的蛋,表面凹凸不平,细碎的褐色小点布满蛋身。
  “喏,就是这个。”
  那名黑衣女子伸手拿过,细细探察一番,“你确定么,这可不是小打小闹,一个不慎,可是会送命的!”
  那水蛇腰的女子娇声说道:“师姐,我哪敢骗你们呢,这可是王师弟和我一起夺来的,不信我,难道连王师弟也信不过?”说着,就目中含嗔的向白衣男子抛了一个媚眼。
  那白衣男子摇了摇折扇,“的确,这的确是从玉婷手中夺的,她是师傅偏爱的徒弟,也亲口证实了这的确是幻猫最爱吃的银尾鲤鱼蛋。”
  那黑衣女子却伸手一抛,就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直直砸向逸芸。逸芸连忙撑起防护罩,堪堪避过那枚蛋,下一刻却被缚住。
  被发现了!
  “师姐不仅修为高深,幻术更加厉害了,我们几个都没有发现这个娃娃。”那白衣男子摇着折扇,看着逸芸的目光中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瞧着小脸俊的,将来定是一个美人,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师傅是谁啊?”
  逸芸立时心中有了计较,眨巴了眨巴眼,做出刚刚睡醒的样子,“你们是谁啊?是伯伯的朋友吗?”
  “是啊,你伯伯怎么让你在树上,一不小心掉下来怎么办?”
  “树林里面有老虎,所以伯伯让我在这树上等着。不让我多说话,怕把老虎招来。”
  “你伯伯领你来干什么啊?”
  “来找姐姐。”
  “你姐姐又叫什么名字啊?我是妖娆姐姐,就是这个门派的弟子,门中没几个不认识的,你告诉我,我帮你找,好不好啊?”
  “姐姐就是这个门派的,叫云妞。可是那些人说姐姐在历练时死了,伯伯让我在这等着,他去买吃的,一会就回来。还说如果有人来,就给他们看信。就在口袋里。”
  那红衣少女伸手取出信件,看了一番,哈哈一笑,又交给黑衣女子,那黑衣女子看后,哼了一声,给逸芸灌下药,丢个白衣男子,“赏你了。”
  白衣男子猥琐一笑,“多些师姐。说着就将逸芸绑在树上。”
  逸芸在药水灌入的那一刻就已经调动体内灵气,将体内的药水包围起来。但嗓子多少受了影响,如同火烧一般,疼痛难忍,眼泪立刻涌出眼眶。逸芸此刻试图喊叫,却发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那白衣男子摸着逸芸的脸,一种难言的兴奋神态在脸上浮现,嘴中却朝黑衣女子说道:“师姐就是太过谨慎,这么一个娃娃,将来不会说话,可是会少很多乐趣的。”一边说着,一边做着可惜状。
  那黑衣女子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你引来尾巴了。”
  众人立刻提起了精神,那白衣少年却是一笑,“师姐不必忧心,我应付得来,不过还是请各位藏一下的好。”
  立时,其余三人消失不见。那白衣少年拿出一个黑色的珠子朝绑在树上的逸芸扔去,卡在发间,逸芸用神识一扫,连同自己在内的四人,踪迹全无。
  这时,一个身穿练功服的少年走来,白衣男子立时恢复之前的风度,一举一动颇具章法。
  “师弟,好巧啊,你也是来采药的吗?”
  “啊~对,师兄也是么?”说着脸竟然红了。
  “哈哈,师弟,你一撒谎就脸红,你现在的脸上就如同擦了女子的胭脂。哈哈……哈哈……”
  那少年的脸更红了,“师兄,你,你忙吧,我,我走了。”
  “恩,师弟慢走。”
  那少年做了一个小动作,然后转身离去。这个小动作做的太过稚拙,连逸芸都发现了,更何况是那白衣男子,说时迟那时快,白衣男子将手中的折扇一个旋转,扇中射出万千如同牛毛般的细丝,那少年立时撑起防护罩,反应堪称迅速,“师兄,你为什么这么做?难道,难道玉亭师姐说的都是真的?”
  那白衣男子顿时眼露凶光,“师弟,你不能怪师兄,如果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坏我大事,刚刚又布下摄影石,我也不会痛下杀手。更何况,你玉婷师姐将事情告诉了你,你更是留不得了。”
  那少年痛苦的说道:“你以为你能杀掉我?你也太小瞧我了。”
  “换做平时,我的确杀不了你,可在此时,却不一定了。”说着,那如同牛毛般的细丝攻击更加猛烈。
  那少年仅仅是支撑了一会,豆大汗珠就顺着脸颊滚落,眼中露出惊慌的神色,声音痛苦中夹杂着失望的,“师兄,你会有报应的。”说完,就跌倒在地。
  立刻码第二更,如果等不及可以明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