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山中遇险,渔翁得利(二)

  那白衣男子将摄影石拿出来,探查一番后,就用灵力击毁。
  “这小子,竟然用着五块下品灵识的摄影石,都出来吧,没事了。”
  隐匿的三人又现了身。钱师兄粗声粗气的说道:“白师弟,你就是太过优柔寡断,这小子早就该死了。”
  那白衣男子嘿嘿一笑,掩去目中的不以为然,“师兄教训的是。不过他暂时还有用,就先留他一命。用完之后,立即杀了他。”
  说着,将一药丸塞入少年口中,用绳子缚住,挂于逸芸身侧,又用另一颗黑色的珠子将其隐身。
  之后,四人各司其职,将银尾鲤鱼蛋敲开一条小缝做饵,又把痴缠放在银尾鲤鱼蛋旁,用青草掩盖。一切妥当后,四人就埋伏下来。
  逸芸此刻十分后悔。那黑衣女子发现自己,应当就是刚刚探查其修为之时,由于自己的灵识太过直接,才引来这场祸事。
  但换一个角度来说,此次也算幸运:出来过于随性,逸芸仅仅穿了一件普通的秋装,储物袋中也不过装了几颗辟谷丹,其余灵石都在储物镯之中。因此那拙略的谎言在年幼的外表下,才能勉强掩盖过关;而那封信,也是在识海中书写而成,写着寿命将尽,无力抚养,孩子资质也差,给口饭吃可做牛做马,望门派众仙君能照拂一二云云。这才勉强平安。
  虽说而储物镯却能够抗击金丹期的攻击,但蚂蚁多了咬死大象,万一引来林中妖兽,就得不偿失了。
  再者说,缚住自己的绳子不过是普通的绳子,还有茜茜这一大助力。出其不意的逃跑也很是容易。
  刚刚之所以被擒,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对敌经验不够丰富,一时间上了当。
  只是后来,这些人灌药等行为,却让逸芸非常恼火却又十分后悔。如果遇到实力高强的修真者,或者直接击杀的修真者,自己一定会交代在这的。
  不过,就看他们各自之间的藐视与虚伪,还有在眼眸深处看向自己的贪婪,就知道后面一定还会有一场恶战。还是静观其变,寻找合适的时机出逃才是正事。
  不多时,一直在树间跳跃的黑白色的小猫,就被气味引了过来。此猫十分谨慎小心,在蛋的周围小心的试探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布下幻阵,才放心的食用起来。
  众人只觉的眼前的幻猫一下子就不见了,只是这四人却不担心,待幻阵结束后,才看到那只幻猫已经将蛋吃得干净。虽然被痴缠绑住,但却一点都不着急,反而是用着高傲的眼神看向四人。蓝色的猫眼竟然流露出嘲讽的光芒。
  那黑衣女子看到此景,探查一番后,气愤难耐。
  “这只幻猫已经生了猫崽了,我们现在只能循着气味,去找猫崽了。”
  说完,拿出一只黑色小虫,众人将此处设了禁制,就放心的循着气味离去。
  幻猫属于猫科动物,在野外生活的种群野性十足,如果不是从出生就开始驯养,根本就难以驾驭。
  幻猫最珍贵的不止是其布幻阵的能力,还有它左爪每年所结的一小块晶石,此物不仅可提高布阵的成功率,还能增加幻阵的强度;不过,如果不是幻猫自愿送与,晶石就毫无用处;除此之外,幻猫只需步入三阶,就会是一只具有十分强大的攻击力量的妖兽。
  每年九月底十月初,是幻猫繁殖后代的日子。母幻猫耗费大量的体力,禁不住银尾鲤鱼蛋的诱惑,才会被人类抓获,捕捉到它的幼崽。其他时间,想要抓一只幻猫,绝不比在路边被一块上品灵石绊倒来得容易。
  此时众人已经离去,逸芸唤出茜茜,将绳索解开,吃了一颗解毒丹后,将被灵气包裹的药水吐出,用水系灵气漱口之后,将那晕过去的少年放下来。
  仔细探查后,发现少年体内毒素与灵力正在争斗,灵力明显处于劣势。逸芸喂进去一颗去毒清心丸,又将涤尘果塞入少年口中。少年体内的灵气开始反攻,药效也十分明显,逸芸也就不再多上心,转头观察那幻猫。
  这只幻猫睁着蓝色透亮的圆眼睛,看了逸芸一眼,就趴在地上,不再动弹。
  痴缠需要太阳真火来解,逸芸偏偏有一张太阳真火的纸符,犹豫再三后,还是取出来,可心中还是有些心疼,想了想,就和这只幻猫谈起了条件。
  “幻猫,我可以放了你,但需要你答应一个条件。”
  幻猫抖了抖耳朵,并不搭理逸芸。
  逸芸毫不气馁,“你只需要给我一颗晶石就成。”
  幻猫仍是连头都不抬。
  逸芸挠了挠头,哎,算了,人不与猫斗。
  利用纸符,将痴缠烧断,那幻猫只是深深的看了逸芸一眼,就跳上树木,飞快的离开。逸芸将地上完好的痴缠装好,心中默念:我没有太阳真火的纸符,我没有太阳真火的纸符……正在念叨着,那个少年就醒了过来。
  少年目露慌张,显然吓得不轻,看到逸芸,先是一惊,望向四周,开口说道:“这位师妹,是你救了我吗?”
  逸芸摇摇头,又点点头。指了指木偶。
  逸芸在嫡系讲堂不觉得人偶有什么珍贵,而那少年性格单纯,再加上茜茜做工十分精致,摸样也如同逸芸的双胞胎姐妹,因此却也未多想,就朝茜茜拜了一拜,“在下孙青,多谢师妹相救!”
  逸芸嘴角抽了抽,又指了指禁制,表示仍未离开狼窝。
  那少年取出一只纸鹤,念叨几句,放出纸鹤,就坐在地上开始修炼。逸芸喉咙疼痛,无法多言,否则定然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发一张纸鹤就算完毕,难道不逃吗?
  那少年似乎看出逸芸的疑惑,小声说道:“我已经通知师傅了,你大可放心。师傅很快就能过来救我们了。”
  放心什么,放心自己活不长么?放心那伙人不回来吗?
  逸芸压下内心的怒火,指挥茜茜用蛮力破坏禁制,然后就头也不回的朝那群人奔去的相反方向离开。那个少年,还是有你自生自灭吧。我是不奉陪了。
  能悄无声息的溜走,却不走,难道还等着凶手请客吃饭?
  逸芸摇摇头,对此极品表示无语。
  只是,刚刚跑了一会,却有些郁闷,强大的识海所孕育的强大灵识,告诉逸芸,那四个人就在前方。
  逸芸看看太阳,酉时降至。逸芸又起身跳上大树,在茂密的树叶间找了一藏身之处。
  原本是准备十二点之前码完的,但打字慢,谁知竟然这么晚了。看在半夜码字的辛苦上,嘿嘿,大家收藏收藏,投张推荐票票吧!
  作者在这鞠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