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打理心情,集市捡漏(三)

  “怎么回事?”身旁的少年苍白的面色上全是焦急,身体竟然在微微颤抖。
  “还不是小鱼,今天猎杀了一只妖兽,背了一大袋的妖兽肉,冒冒失失的闯进院子,衣服上血迹斑斑,刚好被小呆子看见了,小呆子立刻就被惊着了,这不,已经哭了一下午了,我们怎么也哄不好,你赶快回去看看吧!”
  少年听后全身放松,“这样怎么能行,小黛也……”
  “都什么时候了,先回去再说吧,小呆子已经哭了快有两个时辰了!有什么事缓缓再说吧!”小牛急得直跺脚。
  少年双手抱拳,面色通红且带歉意的朝逸芸说道:“仙君,如果不嫌弃,就请先到在下家中歇息片刻。余下的灵植我可以叫李掌柜送过来。”
  “无妨,我正好也有些疲倦,就先休息会吧。”
  几人步伐匆匆的朝少年住处赶去,一排排的低矮的房屋出现在眼前,在空地上有几名上了年纪的老人坐在一起,看到疾步而行的少年,纷纷低语起来:“可怜啊!他那妹妹……”“可不是,可怜啊……”“多亏找回来了……”
  七拐八绕,一间破旧的土坯房中传来嘶哑的哭喊声,“哥哥……呜呜……哥……呜……呜……哥哥……”
  少年三步并两步刚刚冲进院内,一位六七岁的女娃娃就已经听到声音扑了上来:“哥哥……呜呜……哥……呃……呜呜……哥哥……”
  少年急忙抱起,又对追赶出来少女说道:“思瑶,先招呼客人,”又对逸芸感激的说道:“请仙君先去客室休息片刻。”
  房间整洁干净,一对青花瓷瓶摆在室内,少女拿来一壶热茶,“仙君,请喝茶!”
  小牛挠挠头,“思瑶姐姐,不是说小呆子已经好了么,怎么这次闹得这么厉害?”
  少女颇有些疲惫,“受了那么大的惊吓,哪能一下就好了,前些日子不过是有些好转罢了。”
  “这群拐子真是可恶!等阿呆大哥变得厉害了,一定要狠狠的收拾他们!”
  少女不自然的笑了笑,就退了下去。
  “仙君,你也是来订位子的吗?”小牛捧起热茶,小心的喝了一口。
  “订位子?”
  “是啊,明年由我派主持捡漏集市,现在预定可以订个好位子。”
  “捡漏集市?”
  “仙君不知道?捡漏集市开始是由散仙举办的,散修常年走南闯北,攒不下多少灵石,但却常常获得不需要的符咒符箓丹药灵草,而如果将这些符咒符箓丹药灵草卖掉再买自身需要的丹药符咒符箓,却是极为不划算的。后来,散修们联合起来举办以物换物的集市,开始还好,大家合心合意,但过了没多久,专门打劫的强盗越来越多,散修苦不堪言,但就在这个时候,几大门派找上门来,愿意提供安全的集市。散修立刻就答应了!后来才知道,散修手中常常获得一些个经过伪装的奇珍异宝,散修不识得,但大门派的大能者可是认得的,如果在自己的门派举行,不仅可以落个好名声,还可以让自己的弟子多个捡漏的机会!经过年代的更替,逐渐就变成如今的捡漏集市了。”
  “原来如此。”逸芸喝了一口已经变冷的茶水,“咦?青茶铁观音?”
  小牛拿起茶壶又倒了一杯,“今天真是沾了仙君的光,阿呆不仅拿出灵茶招待我们。而且还让我们在他的练功房呆着,充满灵气的房间果然舒服啊!”
  “可是并没有聚灵阵,为何会如此?”
  “用聚灵之物啊!”
  “聚灵之物?”
  “是啊,屋内安放有聚灵之物,就可以将周围的灵气聚集起来,阿呆是火木土三灵根,所以屋内安放有火木土三种聚灵之物。”
  “那,这聚灵之物一般在何处可以买到?”
  “聚灵之物很常见啊,哪里都有,是修士最常见的物什。”
  “老刘头就是偏心,我给他拿点心,他都舍不得给我这么好的茶叶……”小牛靠在椅背上,又喝了一口茶,语气颇酸的说道。
  “这是我买的,小醋坛子!”
  “阿呆!”小牛高兴的叫了出来,“小呆子呢?”说着就朝少年的身后看去。
  “哄睡了!”
  “小鱼呢?”
  “看到亚哥就一楼烟的跑了。”刚刚的少女紧跟其后,走进门来。
  “仙君,我已经给李掌柜发了传讯,李掌柜一会就会把灵植带来。”
  “无妨!不过我需要聚灵之物,不知道你有没有合适的建议。”
  “明日我再与仙君选购如何?”
  “这是自然!”
  少年点点头,又朝小牛问道:“小牛,你哥哥来接你吗?”
  “不来,我今晚就在你这住一宿。”
  少年又转向逸芸,张了张口,最后好像下定了决心,站起身对逸芸施了一礼后说道:“仙君,这里有一伙人拐子,专在戌时之后对年幼或者修为低下的女孩子下手,今日太晚了,仙君此时回家太过危险,如果仙君不嫌弃,就在此睡一宿,等明日一早,将东西购置齐全再回,也不迟。”
  “人拐子?如果我没有猜错,与你妹妹……有些关系吧!”
  少年苦笑一声,“的确,我妹妹在两岁时就被拐了,多亏大家的帮助,才找了回来。”
  小牛忍不住插口说道:“这还是运气好,如果不是遇到他们内讧,又遇上了妖兽,小呆子根本就救不回来!那些人拐子有组织有纪律,每队十人,队中都会有一位筑基期的修士,并且常常两队一起犯事,平常修士根本无可奈何。而且上次如果不是我们人多,而那些人拐子又受到重伤,根本就救不回来。”
  逸芸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又听小牛说道:“有传言说是青思道长的一位宠妾的哥哥所做,是真是假却是无人所知,不过我看……”
  少年连忙打断了小牛,“别乱说话,这些不是我们能议论的!”
  “可是,这与你妹妹如今的状况,有何联系?别的孩子也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