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柳青遇险,逸芸筑基(一)

  “别的孩子,我不知道,我在孩童的尸体下面找到了小黛,她满身都是鲜血,身体上并无致命的伤口,将她抱出来后,她就在那呆呆的坐着,一声都不吭,与她关在一起的孩子,几乎都死了,别的车内,也大致相同。有一个小孩子,不足五岁,却身首异处……”
  少年疏忽陷入回忆:“当时情况太过惨烈。他们起了内讧,双方激战,后来虽然察觉到了我们,却根本未将我们这些人放在眼中,再后来,有妖兽群被打斗声引来,也不知道这算是幸运还是不幸……妖兽群使他们受到重创,但关在车里的小孩子,却都遭了殃……我们乘此混乱,才能将小黛救出,否则,就算我们人多,却也是绝对救不出小黛……”
  “他们这么嚣张,难道谦铭派,不管么?”
  “这伙人喜欢抓四灵根或是五灵根的孩子,要么就是俗世的孩子,却也不多抓,失踪的孩童时间不定,只知道是在专在戌时之后对年幼或者修为低下的女孩子下手,偶尔也抓男孩子,只是相比之下,还是女孩子多……一年最多也不过丢掉七八个孩童,门派根本不放在心上。”
  “只抓这么多?”逸芸用嘲弄的语气说道,“像是一年中仔细寻找适合的孩子,然后找机会伺机下手,有一种,当地人作案的意思。”
  一瞬间,室内安静了下来。
  “没错,我们都这么认为,只是,这些年下来,除了孩子无法避免的丢失,其他的线索一点也没有!”少年双手捂头,满面痛苦。
  这时候,砰砰砰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涵亚,在不在?”
  “哎,来了!”名叫思瑶的少女忙不迭的走了出去,“李掌柜,可把您给盼来了,快进来!”
  “涵亚哥,李掌柜来了!”
  少年忙站起来,“这么晚了,真是麻烦李掌柜了!”
  “无妨!”老人吸了口烟斗,掏出一个破旧的盒子,“我带过来了。”
  少年将逸芸的园林袋交予老者,老者将灵植慢慢移到了园林袋。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老者将园林袋交给少年。
  “好了。”
  好快!逸芸结果园林袋,将灵识探入,原本空荡荡的园林袋中充满了郁郁葱葱的灵植。灵识一带而过,咦?不是买了一百株灵植么?怎么多出来了?
  “李掌柜,您多给了!”
  李掌柜吧嗒吧嗒的吸了两口旱烟,“多出来的都是不易养活的,你多给的钱比我多给的灵植要多得多。”
  “如此就多谢掌柜了!”
  “无妨,天色不早了,老头子走了!”
  “掌柜的,我送你!”思瑶连忙起身,将老者送出门外!
  少年已然恢复,面色如常的同逸芸聊了些奇闻异事,小牛在一旁时不时的填写趣闻,一时间,屋内其乐融融。
  “涵亚哥,时候不早了,还是请仙君早些歇息吧!”少女手拿披风,走进屋内。
  少年连连点头,朝逸芸施了一礼,说道:“时候不早了,仙君早点休息吧!明日一早,我领仙君去买聚灵之物!”
  “好!”
  第二日一早,逸芸将聚灵之物购买齐全,就早早的回到了门派。
  刚一进门,妙妙就急忙迎了上来,“你回来啦,买到什么好东西啦?”
  逸芸将园林袋拿出,又掏出一个储物袋,“就买了这些罢了!”
  妙妙落在园林袋上,又绕着储物袋转了好几个圈,颇有些不屑的说道:“垃圾,你还不如自己炼制呢,这些袋子除了能够装些东西外,一点用处也没有!”
  “我买来本就是作储物之用!”
  “这些根本就是下脚料嘛,你真是笨死了!”
  妙妙气的在园林袋上直跳脚,然后冲进了逸芸的储物镯中,逸芸也不多管,如今当务之急仍然是修炼,提升自身修为方为正道!昨日听到的消息仍然回荡在脑海中,呵呵!逸芸不由得苦笑,眼中揉不得沙子的毛病,还是没改!只是现如今,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还是等到有余力之时再作打算吧!
  古人起床十分早,如果按照如今的时间来算,在五点钟,所有的人都已经起床,五点一刻,所有的店铺都已经开门了,因此,现在也不过八点!逸芸在自家院中闲逛,走到果树下就多摘几个果子;走到花园中,就给花儿浇浇水,慢慢的,走到了练功房。
  宅院原本就带有练功房,只不过因为屋内灵气浓郁的灵气极为暴虐,因此才遭到逸芸舍弃,但现如今的练功房……逸芸推开房门,灵气浓郁,但却十分温和!逸芸拍了一张除尘符,又用净水符将室内仔细清扫过后,试着在练功房打坐修行!
  温和的灵气从灵气穴涌入,朝仿佛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的,光芒内敛的五彩之云奔去,逸芸本原本早已达了练气中期,经过此前的灵气融合,中期修为依然稳固,只等最后冲击后期,因此,当练功房浓郁的灵气涌入逸芸身体中时,原本洁白无瑕的内敛之云却快速壮大,到最后竟然隐隐有着变黑的趋势,逸芸吃了一惊,虽说在内视之下,体内犹如暴风雨来临,但身体却叫嚣着,渴望着更多的灵气!
  最为严重的是:逸芸竟然沉浸在这种渴望之下无法自拔!
  这是怎么回事?
  感觉到不妙的逸芸忙努力控制自身灵气,减缓灵气的流动速度。
  “逸芸,我帮你改好园林袋啦!”
  “喂!喂~”
  原本双目紧闭的人,缓缓的睁开了眼,“妙妙!我刚刚,竟然……停不下来了!”心脏扑通扑通的响个不停,相比之前灵气暴虐那么凶险的境况,这次竟更加紧张。
  灵气暴虐的原因在于灵气无法相容,那么这次呢?这次的原因是什么?
  “喂,喂,喂,逸芸,快看哪!我给你新改的园林袋!”
  “妙妙,我刚刚修炼的时候,差点停不下来,你可知,这是为什么?”
  “好运气啊!一般人很难有这种机遇啊!”
  “机遇?”
  “是啊,如果将这种感觉保持到结束,你可能会筑基!”
  “筑基?”
  “这是很难得的,只不过,有一半的人在中途会因经脉无法承受而死亡!”
  “……”
  “但这确实是机遇,因为之前暴虐的灵气,你的经脉相较于常人要宽阔的多,成功筑基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是旁人,到后来也是因为会产生灵气暴虐,才会惊险万分。因此,这对于你,的确是一次机遇!”
  “为何旁人,到此时才会灵气暴虐?”
  妙妙翻了个白眼,“你身藏异宝,自然与常人不同!”
  “异宝?”
  “我只能感知到你有异宝,但我可不知道!”
  异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