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热门推荐
  • 毒倾天下:废材狂妃要逆天毒倾天下:废材狂妃要逆天潋紫沫|古言她名雪染,势必要血染整个天下!她,世界第一金牌特工,一朝穿越成了又疯又丑的将军府废材三小姐。从此,练得逆天灵术,成为绝世神医,驾驭上古神兽,从此世人再不敢欺辱她,而她千树万树桃花开遍,搅动风云,倾覆王朝,葱白玉手所指之处皆是她的天下!他,迦叶王朝第一妖孽的王爷,浅魅一笑,摄人心魂,他身负罪孽,为她踏碎盛世,倾灭江山。他说:“此生不悔”。
  • 萌妃当家:邪王,请接招萌妃当家:邪王,请接招晓芝麻|古言他是儒雅温润的王侯,遗世独立,他也是天下人心中的战神,战无不胜,他,更是她的未来夫君。萧沐月说:谁知道那狗屁皇叔是什么鬼,没准就是一字眉,麻子脸,外加香肠嘴龅牙,想想都恶寒。可她却必须嫁,带足‘防狼武器’,嫁了。谁知,没派上用场——一日,侍卫来报,“王爷,不好了,王妃把您养的龙鲤都烤了。”“够吃?”侍卫一阵风中凌乱。又一日,“王爷,不好了,王妃非要霸占第一拍卖行,赖着不走!”“盘下,随她折腾。”侍卫:“……”再一日,某王和侍卫无意路过花魁大赛。某侍卫看着台上的妖媚女子,弱弱道:“王爷,属下怎么觉得,这女子好像……”王妃。某王皮笑肉不笑:“是么?本王屈才了!”末了,某女被拎回了府,三天下不了榻~
  • 大牌宠妻是辣妹大牌宠妻是辣妹西极冰|现言一夜沉沦,拥有特殊身份的小太妹踏入万劫不复的豪门陷阱。她绝望离开时,他却捧着玫瑰出现在她面前,等待着她像从前一样成为他的女人。却没想到,她怀里的天才宝宝做了个鬼脸,笑嘻嘻的说:“爹地,不好意思啦!”顺便指了指正排着队报名追求他妈咪的帅叔叔们!
  • 感情杀手感情杀手月色人生|历史《感情杀手》:人是自私的还是无私的?人是坚强的还是脆弱的?人是幸福的还是痛苦的?其实感情就是一把双刃剑-------。第一部《悬爱》:爱是折磨是痛苦还是笑着为她死去-----。第二部《夺恨》:恨是疯狂是不可理喻还是剜心的疼-----。第三部《孽情》:情是缠绵是揣测还是生与死的抉择------。第四部《缘愁》:愁是关爱是无奈,还是下一代刻骨铭心的痛------。余下四部为发展版:人类文明是在原始社会的合作团结中长大。难道我们现在就不能在竞争中进一步的融合?难道我们就不能在最短的时间踢开宇宙星际的大门?其实这是一把解开阴暗心灵的钥匙。这就看你如何领悟了。
  • 明宫妖冶,美人图明宫妖冶,美人图miss_苏|古言【佛说前缘:若无相欠,怎会相见?】.一夜血火,那个少年宦官残忍灭他满门!熊熊火光里,她看清了他妖冶又冷酷的眼。她发誓:血债血偿!娘用命换来她的逃生,她却还是没能逃脱他的魔爪,被他连环用计,引入镬中。忍辱偷生,她只得女扮男装,可她仍被他夺去所有…….渐渐发现,他的身份背负巨大谜团:权倾天下,却步步如履薄冰;皇帝和贵妃对他宠信有加,却又时刻小心盯防。.而他对她,也渐渐现出不同。他对她心狠手辣,却决不准别人伤她分毫;他说不给她机会报仇,却一步一步将她引入辉煌宫廷,扶她步步高升;他口口声声说恨她,却一次次强迫她扮成他的“娘子”……她被迫跟随他的脚步,追随他的背影,逐渐强大。.战蒙古,平女真,荡倭寇,通朝鲜……她跟随他立下辉煌功勋。她只待《美人图》成就之日,便是她报仇之时!.虎子:“金戈铁马,我定护你一世周全。”直碧:“执掌朝堂,有我在,没人敢伤你分毫。”皇孙慕容:“与我草原纵马,本是你今生梦想。”她却清亮一笑:“你们个个是我《美人图》中人,命运前程都是我一手画就。几时轮到,你们替我安排!”新帝握拳:“等朕长大,立卿为后!”她一笑而过:“除非万岁立誓:一夫一妻。”.江山定,她去也。沧浪浊世,小舟相随。她回眸一笑:“我就知,你会来。”
  • 数码暴龙之组合世界数码暴龙之组合世界月落之季|二次元红与蓝交织的道路上……自古红蓝充满着友情,青春,热血…………篮球,我想打教练与数码生命的羁绊……人兽自尊心强的女主,嘻嘻笑笑的男主……S与M的关系比的就是谁的主角光环更瞎狗眼!!本作与正作唯一的关系,大概就是自古红蓝,打教练,人兽,女上男下的关系!PS:换来换去,简介还是选了个无节操的,真不愧是我!
  • 一眼万年之宠妻无下限一眼万年之宠妻无下限琢之玉|古言见过女主魂穿的,也见过男主魂穿的,你见过男女主一起魂穿没?!穿越之后再续前缘,独宠!
  • 校园篮球风暴校园篮球风暴荆墨|体育芝加哥体育报头条:上帝在芝加哥脱下了23号球衣,他来到了古老而又神秘的东方,穿上了7号球衣,继续他的篮球之旅......你看到那个少年吗?他飞在空中,身姿曼妙轻灵,饱含非尘世的优雅!哗!这一定是上帝穿着7号球衣在打球!
  • 倾世聘,二嫁千岁爷倾世聘,二嫁千岁爷紫琼儿|古言她是穿过嫁衣、心有烙印的怪女子。一道懿旨,她被迫嫁给全天下女人都不会嫁的男人。*他是权倾朝野、恶贯满盈的宦官九千岁。一朝得赐皇姓,姬妾娶了一房又一房,但都不长命。听说,第一个姬妾因常在他面前进言,他嫌烦,便命人割去舌头。听说,第二个姬妾因叫不出他爱听的那种声音,他一生气,便命人将其削发为尼。听说,第三个姬妾仅因为花了他一两银子,就被他活活打死。听说,听说……大喜之日,没有宾客,没有拜堂,一顶花轿将她送入新房。洞房花烛,盖头未揭,她的夫君就将一托盘工具丢到她眼前,“选一个。”后来,宦妻有喜,惊呆世人!所有人都以为残暴不仁的九千岁定会将其扒皮抽骨,或者活生生踹掉她腹中孽种。但是,九千岁却是凤眸轻挑,淡淡地说,“留着吧,爷刚好缺个孩子。”*当一切真相揭开,她转身,重投先夫之怀。他将她逼至墙角,“爷向来不喜欢别人欠爷东西。”“我欠你什么?”她淡漠以对。“你欠爷……”他眸光转冷,恨意浮现,“一个孩子!”※※※旧文推荐:《皇家逆媳,彪悍太孙妃》http://novel.hongxiu.com/a/987085/
  • 一吻深情一吻深情扬扬|现言冯瑞梓:我不再爱你,但,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永远是我胯下的玩物!蒋妍姗:“如果这样子能让你泄愤,我愿意一辈子做你的胯下的玩物!他在黑道上有着生杀权利的冯瑞梓,五年前,他与蒋妍姗相爱,那一年,蒋妍姗离开了他,五年后,蒋妍姗出现,带着五年前的密秘,不愿意再跟他在一起,他愿意放弃一切跟她在一起时,他却知道了五年前的密秘,爱化为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