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4章 放不下她

孙媚儿将自己的衣物慢慢的褪下,准备躺在夜寻旁边。当褪去外衣,她看到自己粉色的肚兜的一刻,她又犹豫了。真的要用这样的手段得到夜寻吗?

最终,孙媚儿没有马上褪去自己的最后一层衣物,而是爬上床,在夜寻的身边躺下,听着他轻微的鼾声。呆呆的看着她的身体。过了好一会,她才开始行动。

一圈一圈又一圈,孙媚儿的手指在夜寻茱萸间画着圈圈,夜寻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但鼾声并没有因此而停止。

孙媚儿的动作继续着,她的手指慢慢的朝夜寻身下滑下去。除了身体的轻微颤抖,夜寻又有了新的反应,他的嘴里呢喃着。“小芸……小芸……”

孙媚儿有点生气。明明跟他一起的人是她,可为什么,他的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到底有哪一点好?

想着想着,孙媚儿手里的力道忽然加大了,她将所有的愤怒,储蓄到手指上,最终一起用力。疼痛让夜寻的酒意一下子清醒。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并没有醉得太厉害。

夜寻从床上弹起来,微带醉意的眼睛看到了衣衫不整的孙媚儿和光着的自己,他一下明白了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做?”

“寻哥哥……我……”

方才的情绪失控,此时已经能控制。孙媚儿呆呆的看着夜寻,不知该说什么。她怎么会犯这么严重的错误。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就因为这情绪,一切的计划都被她搞砸了,只差那么一点,她便要成功了,一切就这么前功尽弃了吗?不……她不甘心,明明就快要成功了的。

孙媚儿的脑海里同时出现了多套计划,最终,她决定装可怜,希望能获得夜寻的同情。

“寻哥哥,我……我只是因为喜欢你,我只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

“喜欢我?”夜寻想笑,却笑不出来。这个女人是他的妹妹,他的妹妹居然对他说喜欢他,这真是……那个女人当初那般对他的时候是否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会是这样的人呢?

冷静片刻,夜寻找回了理智。这一切根本就不可能那么简单。这个所谓的妹妹,是那个女人的孩子,那个女人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呢?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把衣服穿好,快点出去吧。乘我还没有后悔之前,最好赶快离开,否则,我不确定,我会做什么事情。”

怎么说,眼前这个女人都是他名义上的妹妹,夜寻不想用自己那暴虐的一套对她。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个妹妹还没做什么伤害他的事情。

“不,我不走。”好不容易换来的机会,孙媚儿怎肯轻易放手。

“你想做什么,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

在此之前,夜寻真的以为孙媚儿只是来陪他聊聊,可现在,看到孙媚儿这副打扮,不用说也知道她的目的了。他不认为孙媚儿真的是因为喜欢他才来找她的,他很清楚自己这张脸,除了耿暮芸,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不害怕了。孙媚儿一定是有其他目的。

“媚儿,我因为你是我妹妹,所以,没有对其他人那一套,可是,你若再不把衣服穿好,我真的不保证会做什么事。”

醉酒的疼痛又一次侵袭了夜寻的脑袋。眼前的孙媚儿显得有点模糊。怎么回事,他不记得他有喝很多酒啊,难道是酒里有问题?

“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夜寻厉声问。

“只是一些******。”孙媚儿淡淡的说。

原来,孙媚儿知道夜寻的酒量很好,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灌醉的。所以,她在酒里放了一些******,让夜寻更容易醉酒,并且,让他的身体无法抗拒她的*。

可惜,夜寻不是什么女人都要的,尤其是孙媚儿。就算是因为药物的作用,他无法抗拒身体中蓄势待发的欲望,他也不会选择孙媚儿。

“我不会动你的,你快走。”

“为什么?难道,在你心里,我真的一点位置都没有嘛?”

以为只要有了催情剂,夜寻便无法拒绝她。可是,他情愿被那满腔的浴火烧死也不要动她。难道,她就这么没有魅力?一开始,她的心里想的是,像夜寻那样的,总带着一个铁面,没人会喜欢的。而她也看不上。所以,她愿意自动送上门来,他应该欣然接受。可是,他一次一次拒绝。她再也无法忍受,也无法继续伪装自己是一个淑女,无论如何,她今天一定要得到夜寻。

孙媚儿不顾一切的,整个人朝夜寻扑上去,而夜寻也努力的压制着心中的火,坐立起来。他本来还想给孙媚儿留几分薄面。可现在看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对于不要脸的女人。他也丝毫不会客气。

夜寻举起手,对准孙媚儿的左脸就是一掌,五个火红的手指印,清晰的印在孙媚儿的脸上。火辣辣的感觉,一下子从脸颊传到头顶。

孙媚儿盯着夜寻,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涌上心头。从来没有人动手打过她,夜寻是第一个。他居然动手打她。难道,对于他来说,她真的这般的不堪,连一个拥抱,她也是吝啬的,连一个亲吻,也都是她的奢望吗?

“到底,那个耿暮芸有什么好,你情愿碰她,都不要我!”

提到耿暮芸,夜寻一下清醒过来。他努力的压制住药物的作用,从床上拿起衣服披上。然后,他从床上下来,径直从门口走去。

“寻哥哥,你要去哪里?”

“你不出去,那就只有我出去了。”

孙媚儿也跟下床来,朝夜寻冲上去,一把抱住夜寻的脚。“寻哥哥,不要走,求求你,不要走。”

“你走开,放手,快放手!”

“不,我不放,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耿暮芸?到底哪里比不上她!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走开。”夜寻不想解释什么。他对孙媚儿再也没有必要留情。他踢了一脚孙媚儿,孙媚儿整个人摔倒在地。夜寻走出房门,头也不回。

孙媚儿狠狠的看着夜寻的背影,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天的一切,她都会要夜寻还回来的。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夜寻逃出她的手掌心的。

寻梦园——

寻梦园是杭州最著名的红楼,夜寻虽然不经常到这一类的地方来,但寻梦园的老板娘还是对他很熟悉。

“哟,这不是夜少爷吗?您可是好{炫&书&网}久没来了。”老鸨子一看到夜寻就贴了上去。夜寻的特点太明显了,想要不被认出都不太可能。

“少废话,把你们这最漂亮的姑娘给我找来。”

“好,夜少爷,你稍微等等。我这就给你叫柳绿来。柳绿啊,可是我们这里最漂亮的姑娘。”

“既然如此,还不快把人给我找来!”

今天夜寻的火气显得特别的大。

也难怪,本来是想好好的清净一下,结果,被孙媚儿捣乱了一切。之前虽然他暂时压制住了******的发作,但是,这药物的功效远比他想象的要猛。若不是他压不住药物的作用,他是不会来这个地方的。

老鸨为夜寻准备了一间上好的厢房。然后又找了寻梦园里最红最漂亮的姑娘来陪夜寻。

柳绿刚进房间就被夜寻一把抱住。她已经听老鸨说过,夜寻是一个不可得罪的人。虽然,这个夜寻不管什么时候都带着铁面,看起来很奇怪,但是,为了多赚点钱,她也顾不上心里的别扭了。

“夜少爷,别急啊……”

夜寻无法清醒,他感觉到自己心中的火已经快要烧混他的头脑。他需要发泄心中的这股火。无论眼前的是什么人,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柳绿感觉到夜寻的力度。她倒是没想到,这个夜少爷如此的按奈不住心火。*还没坐热,就已经开始。

夜寻的手在柳绿的身体上游离,柳绿娇艳欲滴的红唇,嘤咛出声。她半眯着眼睛,看着夜寻。其实,现在就算她不魅惑夜寻,夜寻也一样会触碰她的身体。

指尖划过柳绿的身体,柳绿的身体微微颤抖。顺着她那光滑的脖子,夜寻开始进一步进攻。然而,当他将自己的身体全部压在柳绿的身体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浮出了小芸的影子。

那一夜的缠绵悱恻,小芸的哀怨与忧怜,他强迫的占有了小芸。掠夺她的身体,却还要那样的玷污她,说她是个不贞不洁的女子。虽然说,小芸是占据了耿暮芸的身体。可是,他的心里明明感觉到小芸那如雪一般的纯净。

他想小芸了,真的想了。当看着柳绿的身体,他的脑海里出现的是小芸那若白雪的*。每触碰一次柳绿,他都会想起那一夜,触碰小芸的身体时的感觉。小芸现在在哪里?她是不是在某个孤独的街角傻傻的坐着?她冷不冷,她会不会感觉到饥饿?

柳绿心中的火刚被挑起,夜寻却停止了动作了。柳绿主动迎合上去,奉上自己的朱唇。然而,夜寻却一把推开了她。

“夜少爷,你怎么了?”

“你走吧!”夜寻冷冷的说。此刻,他的脑海已经完全的清醒了过来。他没办法碰别的女人,他的脑海里全是小芸的影子。他怎么能说,是因为他心里想着另一个女人所以才无法继续呢?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他是怎么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虐宠小妖妃:羽皇,我们不约虐宠小妖妃:羽皇,我们不约木殇儿|古言那时,她笑的猖狂,却也哭的可怜,我,终于还是输了天下,输了你!不要放我走,求你……地狱深渊是女孩绝望的哭声,不要不要赶我走……哥哥。我错了!我错了!结局,她为什么要提前定好呢?富丽堂皇的宫殿里,是女孩张狂的笑声……你放下满身骄傲,放下高高在上的身份,终于跪在我的面前,可我却毫不留情……ps:简介无力!请看正文。绝对有宠妻的甜蜜,信我!于是某个无良作者悲剧了……
  • 失宠皇后:皇上别惹我失宠皇后:皇上别惹我污力的孩纸|古言千猫,四年级的乖乖女,三好学生(其实老师不在时她不听话的),因为上课睡了觉,挨了老师一个粉笔头,就天杀的穿越了!还是个从小粘着皇上的嚣张跋扈的女子。没事啊!反正现在穿越团里又不是我一个人变成了失宠皇后,可是为什么!其他人都是IQ200以上,我都不知道自己智商多少!而且,为什么其他人都是大人变小孩,而我是小孩变成大人!算了,不过,皇上,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了!你那后宫里的佳丽三千都去哪了!“猫猫,后宫里,只要你一个就够了!”【415302717猫猫新书群】
  • 变身皇后:本宫人品蛮好滴变身皇后:本宫人品蛮好滴丑小鸭|古言去爸爸的剧组凑热闹,天啊,居然不小心撞到了头,晕了晕了……醒来之后莫名其妙发现自己被拉去演娘娘了?老爸也太能搞了吧!不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咱也要好好发挥才行!可是那个演皇帝的家伙才没有礼貌了,让姑奶奶我跪了那么久,不演了不演了!什么?不是拍戏,是真的?我居然穿越了?为什么周围的人都这么怕我呢?原来这身体的原主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蛇蝎心肠,害得我一穿越就没有好果子吃。好吧,一切的一切咱都认了,但是,那个蛇蝎心肠,还有冷宫弃后,咱不能认。咱要告诉皇帝老儿,我柳飘絮,不是省油的灯!
  • 血书:倾国女帝血书:倾国女帝amo阿莫|古言“皇,天凉了。”男子欲言又止。“恩?那便回罢。”高位的人语气凉薄。脸隐藏在阴影里,模模糊糊。@简介憋不出来星人,恩,总之就是双洁,1v1,专注一百年不动摇。
  • 拽个美男当相公拽个美男当相公花若似雨|古言穿越我愿意,古代不中意。熟人一大堆,美男哪里追?闺蜜兴奋曰: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美男还少?闺蜜又曰:你看,那个玉树临风……答曰:那是我的徒弟!——你看,那个器宇轩昂……答曰:那是我的皇兄!——你看,那个英俊潇洒……答曰:那是我的仇人!——好吧好吧,你再看,那个美如冠玉……不行!那个不许看,他是我的!答曰:……总结:喂喂,神仙老头儿,你是不是给我拿错剧本了?我的美男在哪里?
  • 枭宠:盛世弃妃枭宠:盛世弃妃提灯姬|古言她是相府千金,东宫太子妃的不二人选,却暗恋一个生母卑微的皇子。她为引起他的注意,任性骄纵,甚至伤害了他深爱的女人。一朝圣旨降下,她家破人亡,沦为庶民。再相见,她是女扮男装的南地商人,他则摇身一变,成为大权在握的尊贵九皇子。他羞她,辱她,恨她入骨,却在听闻她要嫁作人妇后,他怒了。“孤的女人,谁敢动!”
  • 美人不折腰美人不折腰玲珑|古言一朝醒来她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古代。出手相救的就是这个时代的最高权位者。只想有份简单的生活,我想嫁我便嫁,我不想嫁便不嫁,我想爱我便爱,我想不爱便不爱。顺应环境而改变,她懂,但她做不到,也不想做到,于是她这个现代女就这么任性地在古代孤独地走着自己的路。知她者是他们,罪她者也是他们。
  • 邪王娶妻:刁妃不好惹邪王娶妻:刁妃不好惹我爱小美女|古言传言,这京城中四王爷,高冷到极点,帅到所有京城女子为之花痴,除了对他侧王妃疼到极致,对别的女人,那不只是冷漠,那是冷漠到让人以为他不是男人。传闻,云染自小克父母,克夫,很小的时候,她母亲就死翘翘了。大婚之夜,她被丫鬟指着鼻子骂她克夫,连着狗血王爷都不待见她,跑去和别的女人颠龙倒凤,完全没有她的事。难道事实真是这样吗?待到一切揭晓,原来是个惊天大阴谋。
  • 大漠歌飞大漠歌飞徐旖梦|古言战鼓隆隆,烽烟再起!天朝虽是泱泱大国,却有强敌环伺左右,边境动荡,社稷不安,稍有差池,将引来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正是男儿驰骋时,羡煞红颜!年幼的女官陪同公主出塞和亲,踏上了漫漫征途,等待她的是没有硝烟的战场,不见刀剑的厮杀,在这个错综复杂,勾心斗角的历史舞台上,看她将如何演绎一段可歌可泣的纵横驰骋!
  • 媚妃行媚妃行末昔|古言为了报仇,为了查明真相,她决定以另一个身份调查事情的始末。待进了堇王府,接触到了皇家人,便开始了一步步的算计。他,为了规避风头,在暗中步步为营,以求自保,谁知还是没能躲过宿命。皇帝、桀公子等众人的战火越打越响。一场亲事引出两代纠葛,最终他们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