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6章 跟上那辆车

林岚不明白老板突然问这些的目的,细思下来又有了答案,“你的意思是想说,如果绑架我的那个人,也曾参与六年前郭家那起绑架杀人案,就意味着他们的幕后指使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老板发出一声短促的轻笑,“是否觉得匪夷所思?郭瑞阳的案子轰动全国,你的遭遇无人问津,两人身份地位天囊之别,偏偏有可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知道这些信息有什么感想吗?或者有什么见解?”

对于老板的嘲弄,林岚无言可驳。她一直相信当年绑架自己的人就是江家安排的,却苦于找不到证据,两名犯人其中一个被李慕珩弄进了监狱,另一个逃去了境外,她没有一点线索可以查。

就像江容清把自己推下台阶导致流产时一样,没有证据证明的事实,她说的话便没有信任度可言。

林岚看着大班椅顶端露出的半个头,淡淡道:“如果你的推测无误,目前得出来的结论无外乎两种。其一,三年前绑架我的人与江家无关,其二,郭家那起案件,与江家有关。”

老板满意地嗯了声,“你希望是哪种?”

林岚沉默。许久,她微微抬头,眼神涣散无光地望着华丽的天花板,一言一字,均是来自灵魂深处的认知,“不管是哪种,那些人欠我的,我一样会讨回来。”

“包括李慕珩吗?你当年遭遇那些,有一半可都是他造成的,你会放过他?而且他现在可是江家的乘龙快婿,江容清的丈夫。”

突然闯入耳畔的名字,仿佛伤口被人轻轻刮弄了一下,令林岚心口一窒。

老板还不忘继续在林岚伤口上撒盐,“江容清害死了你的两个孩子,李慕珩不但不相信你,还执意与江容清结婚,这样的男人,换做是我,只怕会恨到至死方休。不亲手毁掉他,我死都不会瞑目。”

“老板只是听我讲诉了一遍我与李慕珩之间的恩怨,都能有这样的感悟,更何况我这个当事人。”明知老板是在故意刺激自己,加深对李慕珩的恨,林岚偏偏强迫自己冷静,不去称他的心。

老板不怒反笑,笑声开怀,甚至带了丝猖狂,语调也跟着上扬了些,“也罢,女人的心眼,跟男人可大有不同,或许你是想把他碎尸万段也说不定。”

林岚心中只想,果真是精神失常的人。

“绑架案既然有了眉目,我会重点调查,但你别在我这里抱太大期望,六年前警方都没查出幕后真凶,更何况六年后。与其在风暴边缘牌环,不如再靠近漩涡中心一些,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意有所指的暗示完,老板语气突然平和起来,“你最近也累了,我决定安排你休息一段时间好好陪陪小箬,你的工作我会交给欧洋暂代。”

林岚眼睑颤动了一下,很快恢复了平静,“谢老板体恤。如果没别的事,我先离开了。”

说完转身走出了包房,在这里多停留一秒也觉得窒息。

与其说老板给她放假,不如说是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去接近江家人。毕竟她的手机里,可是安装有窃听器,她发生了什么,跟谁说了什么,老板都一清二楚。

自从踏入金色年华,她就跟花园那些单向可视玻璃一样,外人什么都看不到,但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掌握在手中,没有半点隐私可言。

这是代价,为了复仇而付出的代价。

凌晨一点,林岚收拾完东西换好衣服下班去停车场取车,李慕珩与陆临舟正好结束出来。陆临舟与陶夭顺路,就顺带送陶夭回去,李慕珩有王海随时待命。

陆临舟与陶夭先挪出车走了,王海正欲启动车子,前方一辆棕色卡宴正在倒车,王海见李慕珩没有说什么,就耐心地等了一会儿。

李慕珩靠着车门,目光放远,许是喝了点酒意识有点朦胧,看人看物都很模糊。

卡宴车从迈巴赫旁边经过,李慕珩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目光落在卡宴驾驶室那张熟悉的面容上,深邃的眼瞳猛然收缩,身体不由自主地坐直,两眼怔怔地看着对面的人。

林岚探出头查看路况,一眼对上了李慕珩的双眸。

四目相对……于李慕珩,如平地一声惊雷,洪流冲垮水坝。大脑有根弦紧绷了几秒,却撑不住猛烈的冲击,断了。于林岚,是石头落入深井,飞鸟掠过长空,片刻的错愕后,恢复了平静。

良久的对视后,林岚向着对面的男人轻浅地笑了,笑容纯净美好,不带一丝杂质。

李慕珩眉头敛紧,眼神惊愕中带着迷茫。眼睁睁看着林岚转过头,启动车子,驶出停车场。

“跟上那辆车。”

突然的声音,命令中带着迫切。王海没问为什么,听话照做启动引擎,紧追那辆卡宴。

凌晨一点,路上罕有车辆。宽阔的柏油路上,两道车影一前一后飞速行驶,如离弦之箭,上演你追我赶的惊魂场面,然后不断超车,加速,变换车道。

林岚一脚踩在油门上,一手从容地掌着方向盘。看了眼倒车镜中那锲而不舍跟着的迈巴赫,微扬起唇角,挂挡,然后猛踩油门。

后面的车也跟着加速。

每当后面的车将要跟上时,林岚便加速,拉开距离。车距拉近,她再故意减速,好几次都差点追尾。幸好王海受过严格训练,又有几十年的开车经验,不但视觉敏锐,判断更是精准,半秒钟的变化,他都能安全躲过。

两人好像在赛车,偏偏每一个路口都遵守交通制度,从不违规。二十分钟后,林岚已然没了耐心。眼见前方一个分叉路口,她突然减速,方向盘向左打,两秒钟不到,驶入了另一条单行道。

王海不知林岚突然驶向另一条道,哪里来得及,只能急踩刹车,车轮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划破安静。李慕珩没有系安全带,身体前倾,差点就撞上了前面的驾驶椅。

就这么几秒钟的耽误,卡宴车已经驶出了好几十米远。

“先生,我们还追吗?”王海抹了把汗,都是刚才吓出来的。

李慕珩没有说话,推开车门下车,走到马路边,高大的身姿在马路上投下修长的影子。敛眉遥望着那辆逐渐消失在前方的车子,薄唇紧抿,眸色愈发深邃,仿佛幽谷深渊,探不到底。

方才短短二十分钟,在刺激惊险的追赶中,他酒意全消,思想没有一丝混沌。所以他明显感觉到,那辆车的主人在故意捉弄王海,带着不顾生命危险的玩性。

这样的人,怎么就被他错认成林岚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双面BOSS不好惹双面BOSS不好惹荔枝小姐|现言当乔安发现,她爱上的两个男人其实是一个人……荣晋,“我是豪门,做我老婆是天下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乔安摇头,“一入豪门深似海,我不傻。”荣晋,“我是王子,身份高贵。”乔安白眼,“瞎猫碰上死耗子,我不稀罕,而且我有意中人了。”想我荣晋当得了总裁,做的了王子,就不信搞不定你这个小娘子。香车豪宅,够不够?嘘寒问暖,够不够?送你跟高逼格的法国大师学艺,够不够?力捧你为天下第一调香师,够不够?物质精神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关键时刻再来个全天下女人无不为之疯狂的浪漫求婚,看你还能撑多久!
  • 盛世宠婚:总裁家养小甜妻盛世宠婚:总裁家养小甜妻可乐蛋|现言(全文完结,七七新书《腹黑竹马:甜宠呆萌小娇妻》已发)璟大少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的小媳妇,有朝一日竟然被别的男人给惦记上了,他气结,扒光衣服就想给自家媳妇儿盖个章,可偏偏这媳妇儿一脸无辜的样子看着他。“璟哥哥,我怕疼,你不要咬我好不好?”小白兔暖暖挤啊挤的,在容璟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可怜兮兮的说道,顺势还偷偷摸了下容璟的腹肌。大灰狼容璟舒服的哼了一声,干净利落的就拒绝了自家小媳妇的请求,迅速以吻封之。
  • 浮华流连浮华流连seven熏|现言是谁,枯萎了岁月的藤蔓,在时间的追溯中慢慢消逝;;混杂着笑与泪的成长历程,坎坷的印记在旅途中渐渐清晰。复仇、贪婪、嫉妒、自私开始慢慢地蒙蔽了他们的双眼。他们忘记了心灵深处最干净的灵魂。那份曲折的爱,是否真的能化解一切的毒瘤。融化他们心底的寒冰。是否再能寻回遗失已久的爱?沉汐,这个有着不同于别人命运的女生,在经历亲人的离世,哥哥的伤害,以及因为一段爱情受伤后而受到妹妹炽热的爱,此时的她该何去何从。她的内心再次受到千疮百孔之后却又遇到一段梦一般的爱情。她是该选择再次去爱,还是选择区放弃。她的人生终究在矛盾中纠缠着。。。。。。
  • 天价契约,总裁克制点 天价契约,总裁克制点 梦幻雨蝶|现言“身为Dake夜店的舞女,装什么三贞九烈?”他以为她已不再是处子之身,并在她身上搜寻曾被抛弃报复的线索。“求你,放过我。”当七年前的分手恋人再次重逢,当七年前的感情再次回归主线…然而,在那美丽的夜晚,他与她终生约定,不到末日崩塌,不到天地合并,她将无法解脱,此刻,她沦陷了。舞女的身份总是遭到周边唾骂,同伴歧视,而这其中,却一直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惊天秘密。在他面前,她无法潇洒离开,在他眼里,她也只是个无法逃离魔掌的囊中之物。恨爱交加,该如何化解这份孽缘,舞女的一生,是否会永堕至此?
  • 恶魔大人宠上瘾恶魔大人宠上瘾楠夏|现言某女在电视前面趴着看时装秀,突然爬起来,不情愿地掀起小嘴:“我看以后还是给你做情人算了,好歹那个时候你还每月给钱呢。”某男不悦地从文件里面抬脸,危险地眯起眼,深邃的五官立体得如同雕塑一般:“你是在抱怨我没有给你钱花?”感觉到他身上的危险气息,她利索地缩了缩肩膀谄媚凑上去:“当然不是啦……只是要是你愿意依旧定时给钱就更好了,我一个堂堂的总裁夫人出去老是没有钱多不好......”“那好吧,我就给你这个机会,”翻身将她压下,“按次数?”还没有来得及说不,就被吃干抹净,哀怨地咬着小手绢,可怜巴巴地缩在角落里面,总裁什么的最讨厌了......
  • 青涩挽歌青涩挽歌正末|现言林栋、顾惜两个从高中便在一起的情侣。七年的日子,面对了彼此的蜕变。面对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他们能守住初心吗?这其中,林栋、顾惜的身上是不是有太多你我的影子?珍惜每一次逝去。
  • 有一种爱情低到尘埃有一种爱情低到尘埃田小米|现言都说寄人篱下做人难,她寄在他的篱笆下,该兼的不改兼的都当兼职干了。他仍是冷着一张俊脸对她指手画脚,欺榨压迫。原来爱情的姿态可以这样低。一月富士雪景,三月樱花缤纷,五月荷花满池,七月紫阳盛开,八月花火漫天,十月桂花飘香,十二月腊梅芳华……伴着激情、温情,他们一同走过东京寂寞岁月。离开,想念随之而来分离,霎时顿悟。原来,她的姿态低到尘埃,只是因为爱。
  • 极品娇夫极品娇夫香可可|现言这个男人长得太惹火,俊美邪气,人人都说他离经背道放着好好的前途不要,抛下一切建起他强大的王国。他将她拉出感情的纠缠,要她嫁给他,然后放弃当红得发紫的事业专心让她宠养做个娇夫,不按理出牌的娇夫,一点点吞噬她的心。当她的眼里只有这个娇夫,娇夫说这只不过是个游戏,她和他over。
  • 名门蜜婚:大牌老公别使坏名门蜜婚:大牌老公别使坏安晓筱|现言他宠她,宠到骨子里。他惯她,惯到无法无天。陆衍琛喜欢凉沐,全世界都知道。凉沐不爱他,他容得下,凉沐不让他碰,他容得下。他唯一容不下的就是凉沐的眼中始终没有他。他说,“宝贝,你面前的这个男人,会做饭,会赚钱,会对你好,会宠着你……”她说,“我早已失去爱人的勇气!”凉沐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陆家人,陆衍琛的养女占了她的男友,陆衍琛就直接占了她的身。现在居然想要占她的心……
  • 腹黑总裁的神秘千金腹黑总裁的神秘千金熊猫小曦|现言她是落魄的千金,父亲遇害后,后母把她赶出家门。【酒吧初遇】她喝的烂醉,遇上了他,吐了他一身…………【宴会】她在次遇上了他,却被她羞辱,他却在旁边看热闹。“慕诗言,你干什么。”他看了看慕薇雅,在看了看慕诗言,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他爱她噬髓入骨,宠上云霄。,,,,,,,,,,,,,,,,,,,,,,,,,,,,,,,他爱她蚀髓入骨。宠她,帮她夺回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