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01章 人去屋空

为蓝冰儿赎身遭拒,,赤风就不得不另外想办法,差宇文澈去飘香院将她绑来好好安置。谁知,巡抚郑明睿先行一步去了飘香院,跟老鸨商量着要把蓝冰儿带走。老鸨不敢拒绝又不甘心,精打细算后将郑明睿带去了冰儿那里。

几番敲门后,蓝冰儿终于打开了门,望着老鸨喜滋滋的脸和郑明睿色迷迷的眼睛,她厌恶的皱了皱眉。在风月场所待惯了,早就对形形色色的人见怪不怪了,所以,蓝冰儿脸上很快浮现了惯有的微笑。

“冰儿见过郑大人。”蓝冰儿微微施礼,“大人,这么晚了不知您找冰儿何事?”

“哈哈哈……”郑明睿伸手想搀扶蓝冰儿顺便在她身上揩点油?,可是一想到她很快就会成为皇上的女人,自己绝对不得胡来,所以又将手缩了回去,尴尬的笑了几声后说道:“冰儿啊,本官找你可是好事啊,天大的福分就要落到你身上,想必妈妈给你讲了,所以本官也就不重复了,本官这么晚来也不是特意来看你的,而是要把你接到别的地方去……”

“接到哪?”蓝冰儿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口气却变得冷冰冰的,“接到您府上去吗?”

“这个……”郑明睿面露难色,“呵呵,本官的府上就算了,一鸣要是见到你,恐怕就,就……”

“那您打算把我接到哪?另一个飘香院?”

老鸨闻言,把手帕一挥,翻着白眼说道:“瞎说什么呢?什么另一个飘香院?这合肥府只有咱们这一家飘香院,绝无分号!”

面对得意洋洋的老鸨,蓝冰儿嘴角泛起了一丝鄙夷,“郑大人亲自来接我,我不想走都不行了,不过,请大人容冰儿收拾一下随身的衣物,请在外稍等片刻。”

“那是自然的!”郑明睿很满意蓝冰儿的态度,语气中颇有些讨好的味道,“虽然本官已经给姑娘准备许多上好的衣裳,日用品,但是大家都知道,旧衣好穿,多带些也是应该的。”,蓝冰儿没吱声,转身留给了郑明睿和老鸨一个背影。

老鸨和郑明睿站在门外等着,有意无意的看了对方一眼,都知道彼此心里的小算盘,一个是借她的人保住乌纱和儿子,一个是借她发财,可谓是各怀鬼胎。虽然面对蓝冰儿皮笑容不笑的敷衍时都有点尴尬,但是,只要他们的目的达到了,这点难堪又算得了什么?

一顶软轿驮着蓝冰儿来到一处幽静的小院。下轿后,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里。虽然这儿不大,却也十分的雅致,很适合她这样的女子居住。可是,蓝冰儿却没有丝毫的喜悦,在她看来,这无非是从一个牢笼里跳进了另一个牢笼里,自由的呼吸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奢求。

贴身丫鬟拎着蓝冰儿的衣物等用品到卧房里安置。郑明睿拨亮厅里的烛光,得意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怎么样,蓝姑娘,这里你可喜欢?”

“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在哪对我来说都一样!”蓝冰儿丝毫提不起兴致,声音也颇为的冷淡。

闻言,郑明睿的脸垮了下来,心道:“好你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我这般讨好你你还给我甩脸子看,若不是用的着你,我至于这么低三下四吗?”

蓝冰儿察觉出了郑明睿的不悦,微微一笑,“不过,大人,我还是要好好谢谢您,最起码你能让我享受到片刻的自由,不用面对我不想见的人。”

既然蓝冰儿的口气软了下来,郑明睿也就就坡下驴,嘿嘿一笑,“是啊,是啊,在这里没人敢来打搅你,你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真的?”蓝冰儿嘴角涌起了一丝戏弄,“那我出去转一下可以吗?就像寻常百姓家的女子,逛逛街,挑几块布料,买点胭脂水粉,游湖泛舟。”

“这……”郑明睿面露难色,“这恐怕不妥,你现在可是金贵的很,怎么可以随便抛头露面,万一出点事,那本官……”

“算了,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蓝冰儿起身向卧房里走去,“大人,我有点困了,就不陪大人说话了,噢,对了,您不用派那么多人守着我,我不会到处乱走的,您放心就行,再漂亮的金丝雀也只能待在笼子里供人欣赏,这个道理我懂,不会给您添麻烦的。大人,慢走。”

郑明睿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他早就见识过蓝冰儿的冷淡孤傲,没想到她现在越发的嚣张,嘴上越发的刻薄,让他想发火却不能发火,一时间差点憋出了内伤。

“哼!”郑明睿狠狠一甩衣袖,“皇上若看上你还好,若是看不上你,你就给老子老老实实的滚回飘香园去,到时候,看你还能不能嚣张的起来!”

宇文澈马不停蹄的来到丐帮分舵,让齐远山找齐人手,几人趁着夜色来到飘香院门口。

望着灯火通明的飘香院,齐远山撇着嘴摇摇头,“没想到我老齐有生之年还能去这里面走一遭。”

“怎么,不敢进?”宇文澈双眉一挑,“怕进去出不来了?”

“笑话,还有我老齐走不出来的地方?不过就是青楼吗,又不是龙潭虎穴。”

宇文澈抱着膀子斜眼打量着齐远山,“啧啧,齐叔,龙潭虎穴这个词用得好,说真的,这里还真不亚于龙潭虎穴,没听说过吗,女人是老虎,吃人不吐骨头的,我还真怕你和那几个兄弟进去后,不等动手就腿脚发软,耽误了正事!”

齐远山一开始没听明白,可是咂摸了几遍后寻摸过味了,气呼呼的扬起巴掌,“你小子还敢跟我开玩笑?别看你是帮主,我照揍不误!”

“别别别,齐叔,别当真啊。”宇文澈笑嘻嘻的按下他的巴掌,“走走走,进虎穴。不过呢,咱们要斯文点,不要吓坏了里面的姑娘哈。”

“你倒是怜香惜玉!老齐我不管那些,直接闯进去,抓住人便撤,惊着了那些姑娘,你小子就留在里面尽力安抚吧。这是多好的差事啊,你小子就偷着乐吧。”

“别啊,我哪能消受得了那么多的美人……”

“既然消受不了就别跟齐叔我贫了,干活吧!”

“好咧,齐叔您先请。”

跟在齐远山后面,宇文澈低声嘀咕了一声,“真粗鲁!不行,有空得给帮众上上课,教他们斯文一点,有内涵一点,要让他们做有学问的叫花子。”

“呸,再有学问也是叫花子!”齐远山一句话,宇文澈瞬间石化。

玩笑归玩笑,但是这等粗活宇文澈和齐远山是不会亲自动手的。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方案,几人绕到飘香院的后门。

两名有袋弟子翻墙而入,在夜色的掩护下顺利的潜了进去。飞虎爪准确的挂在了蓝冰儿房间的窗台上,两人蹭蹭几下,毫不费力的爬了上去。

奇怪的是,这个房间没有一丝的光亮。感到疑惑,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么早就睡了?睡了也好,省的咱们突然出现惹的她大呼小叫。”

“嗯,连人带被子一同裹走。快点吧,帮主和舵主还在外面等着咱呢。”

两人不再说话,伸手拉开了窗户摸了进去,吹亮火折,借着这一点火光,四只眼睛快速的环顾一圈。待看到床铺后,两人愣了一下,“没人?人去哪了?咱们不会摸错房间了吧?”

“不可能!帮主说就是这一间啊,帮主是不会搞错的!”

“可现在这里没人啊,咱们怎么办?要不要去其他房间找找?”

“别找了,若咱们一间一间的找肯定会惊着人,帮主可是交代过,不能弄出一点动静的,咱们这么瞎找不是办法,我看还是先回去,见到帮主和舵主再说。”

“好吧。”

宇文澈和齐远山悠闲的靠在墙上东拉西扯起来,对于两名弟子的行动,两人丝毫不担心,在他们看来,这等小事对丐帮弟子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帮主,您说这蓝冰儿是有多漂亮?引的男人一窝蜂的往里跑,家都不顾了,就为了听她弹弹曲,和她聊聊天?咱们呢就更可笑了,费劲巴拉的就为绑个女人?咱们丐帮啥时候干过这种事啊?”

“唉……”宇文澈叹了口气,“这不是被皇上逼的吗?他要是办了郑明睿,咱们还至于干这买卖?”

“奶奶的,皇上也是,放着国家大事不管,放着老百姓不管,偏偏沉迷于酒色,我看这皇上不拥戴也罢,干脆绑了他,让束亲王当皇上算了!”

“嘘!”宇文澈紧张的往四周看了看,“齐叔,这样的话以后千万不可乱说!”

“他做的不对,做的不好还不让人说?难道老百姓被他折腾的还不够惨?我看束亲王做皇上最合适,咱对他是心服口服。”

“齐叔,你不懂,束亲王从没有过争权夺天下之心,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皇上能收敛心性,做一个天下臣民爱戴的好皇上。如果他想当皇上,岂会轮到当今皇上坐上那把龙椅。”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看束亲王的苦心是要白费了!”齐远山一脸无奈的摇摇头。

宇文澈刚想再解释点什么,就听见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两人立刻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就见两名有袋弟子匆匆赶来,而他们的手上,身上空空如也,并没有他们想要看到的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弱水万千弱水万千弱水万千|古言他是轩辕国的王爷,性子清冷,但却能够为了她丢掉一切,对她百般温柔对待。他本邪魅,他本狂妄,却甘愿留在了她的身边,只为见得她的明媚一笑。他温柔体贴,风华绝代,他的心里只有她,她的幸福,在他心中重过一切。他潇洒爽朗,俊逸无双,他一次一次对她倾心,她却心有所属,她,终究伤了他的心。他是她前世的爱人,曾经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却伤她至深,在异世重新相遇,是否还可以相爱?他是一国太子,却为了她抛弃一切,留在她身旁,他的温柔优雅,他的风华绝代,让人倾心。他身为一国太子,冷酷,孤傲,残忍,却遇见了她。她,改变了他,带给了他温暖,他始终不能放手。她,最终的归宿究竟是谁?她要何去何从……
  • 凤啸九幽凤啸九幽墨顷澜|古言凤瑾,魔界第一皇女。绝色容颜,气质出尘,为善为恶,只于她一念之间。一朝出魔界,淡定自若。数千年不变的风云再次被掀翻,生死于一指间。白衣猎猎,凤惊九天!
  • 不想重生:漫漫重回路不想重生:漫漫重回路蜗牛不辛苦|古言柯多多瘫痪在床上,近二十年的时光。都快忘记了走路的滋味,活活饿死,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有人告诉她回想过去这一世的生活,她才知道原来她足够悲剧。重新来过,才发现帅哥都是别人家的,运气都是家人的,倒霉都是自己的,活在身体里的那位是一个大家都称呼为厉鬼的。无语凝噎,对着苍天道,从哪里来的再回哪里去,可好?
  • 女配逆袭,有个太子好缠人女配逆袭,有个太子好缠人沙瓤西瓜|古言书穿《女配王妃逆袭升职记》,追了一年半的宫斗文,配角被作者写死了!羽楚楚崩溃了有木有,咒骂了一顿作者后,居然被作者塞到了文里,变身成了女配。女主天生媚骨万人迷,女主天资聪慧最得宠。羽楚楚:“主角有金手指啊,女主有成群结队的男人爱啊,我啥都没有!我活的过一章?”“谁说你什么也没有,你有一个祸害你的女主,利用你的渣男,还有嫌弃你的男主,还有还有……”羽楚楚:“我去你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孤单再见孤单再见漏心|古言千年前,冰凌族是一个神话般的存在,上至帝王下至孩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们皆以冰凌族人为尊,他们不同于这大陆上的人,一直以来都修习魔法。跨越了千年的相遇,是缘分还是宿命?其实我不需要你沧海桑田的誓言,我要的只是这一世我们可以依偎到老。
  • 淡看云卷云舒淡看云卷云舒良羽|古言祥瑞三年秋天的两场盛大的婚礼改变了两个女人的一生,祥瑞帝一道圣旨容韫兰戴着德妃的光环嫁入皇宫,六天后在祥瑞帝连下三道圣旨的强硬态度下,十七岁的文云舒披上太子妃的嫁衣嫁给六岁的太子,又过了六天,祥瑞帝风平浪静的去世了,两个女人的命运却才刚开始拉开序幕~~幼主继位,风起云涌,一位曾经淡看云卷云舒的女子,开始了她不一样的人生~~
  • 毒女医妃:盛宠嫡妃主沉浮毒女医妃:盛宠嫡妃主沉浮顾弗|古言他是冷情帝王,不善表达,却从没有放开过她的手。而她是倾城皇妃,医术独绝,不为救人只为杀人,人们却仍对她趋之若鹜。明知道她是荆棘,是罂粟,他也只想靠近她,然后,沉沦。无论是被刺伤,或者毒死。
  • 紫玉金砂紫玉金砂雪曼莎|古言简单说就是从冤家路窄到锦绣良缘的故事,男主标准的如意狼君,女主披着狼皮的羊,小三披着羊皮的狐狸,百分百无间道,百分之八十宫心计。假如您够纯良,非礼可视。假如您喜阴谋,黑腹有利。喜欢逼婚,逃婚,间谍的可以过来看一下,顺道求包养,各种票,各种支持。笑翻了不要用砖拍我,前半部正剧,后面是闹剧,结尾是悬疑。
  • 嫡女毒医嫡女毒医张明暗|古言穿越到女户之家,一家三代没有男丁。家中有家资万贯,却被极品亲戚窥伺。尽管困难重重,素问却丝毫不惧。有顶尖医术傍身,她必能斗垮极品。状元就敢忘恩负义,你以为姐是好惹的?侯门公子只是靠山,姐可没别的意思。虐渣男,勾良配,收获幸福甜美爱情!PS:本书已经完结,可以放心全订。
  • 魔帝君妃魔帝君妃墨鎏|古言王和君的较量君和臣的比赛江湖天下之大,却无似他们神仙眷侣他叫简南修她叫墨笙“今日天地作证,南修今生唯爱阿笙”“今日日月作证,墨笙今世唯爱南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