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32578100000003

第3章 血溅河滩

苏宁家中,一家人正其乐融融的吃着晚饭,浑然不知即将到来的危险,只有苏子瑜时不时地发呆,总觉得心里那份不安越来越强烈。

“子瑜,你发什么呆呢,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水云瑶见苏子瑜发呆,还以为他生病了,紧张的问到。

苏子瑜也回过神来,微笑道:“没事儿,只是在想是不是该教宁儿认字了。”

“好啊,宁儿也长大了,如果不学会认字的话,以后很难去往繁华之地呢,那明天就由你来教他吧。”水云瑶憧憬着,丝毫没注意之前苏子瑜的状态不正常。

苏宁听到父亲要教自己认字,欢呼雀跃的说:“爹爹最棒了!”而水老头儿则说到:“子瑜,既然你要教孩子认字,我这当爷爷的也没什么好给的,那这只镯子就给孩子吧。”

老头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只手镯,交到苏子瑜手中,手镯看起来十分普通,只有一些古朴的纹路刻画在上面,让人生出一种宁静的感觉,只是苏子瑜没太在意,只不过是老人家给的,他也只好收在手中。

水云瑶则惊讶道:“爹,这怎么行呢!这可是娘留给您的遗物啊,娘他临终前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你好生保管,那可是娘亲出嫁前祖传的遗物!”

水老头儿一拍桌子,怒道:“住嘴,宁儿是我孙子,难道我给他点东西有错吗?就算是你娘亲的遗物又如何,哪怕你娘亲还活着,她是宁儿的奶奶,也不会介意我将镯子送给宁儿的。”只见水老头说这话时眼中有泪光闪动,情绪看起来十分激动。

苏子瑜也不知道情况是这样,只好出来打圆场,劝说到:“好了,瑶儿。这是爹的一番好意,爹也是疼爱宁儿才这样激动的,你也别多想。”

水云瑶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苏子瑜阻拦到:“你没看见老头子很激动么,有什么事待会儿再说吧!”水云瑶见老头子太过激动,只好作罢。

苏子瑜见这边已经安抚下来,松了一口气又朝水老头儿说到:“既然这是您对宁儿的一番美意,那我这个当爹的也不好多说几句,我在这里就代宁儿谢谢您老了。”

苏子瑜当即朝老人施了一个大礼,这可让老人着实惊了一跳,连忙摆手,说道:“行了行了,我也就是有些激动,只要这镯子宁儿能够喜欢,这辈子能够好生保护好就算是给我这老头儿积德了”

苏子瑜觉得有理,将看起来有些担惊受怕的苏宁叫到面前,严肃的说到:“苏宁,手伸出来。”

苏宁感觉到父亲的严厉,更加害怕的同时也乖乖的将手伸出来,苏子瑜将镯子戴在苏宁的左手上,镯子看起来有些大,但勉强能套住手腕,苏子瑜觉得不妥,本想用神纹力量把镯子强行缩小,但等他将力量作用于手镯上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居然无法将镯子缩小一丝一毫,便觉得十分惊奇,又将镯子查看之后却发现并无异处,整只镯子看起来十分普通,甚至于连材料也十分普通,这让他十分疑惑,只是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清楚,只觉得这镯子不简单。

将镯子套于苏宁手腕处,正声道:“苏宁,记住。无论何时,你都要将这镯子保护好,哪怕是丢掉性命,知道吗。”

苏宁毕竟年纪小,因为父亲的严厉,只好回答道:“嗯!”

苏子瑜见状不由点头,随即看向水老头儿,喝到:“苏宁!”“嗯?”“随我向你爷爷行三拜九叩之礼。”

话语未落,苏子瑜便朝水老头儿双膝下跪,行三拜九叩之大礼,而苏宁也什么都不懂,却十分严谨学着父亲的样子跪拜起来。

水云瑶和水老头儿都早已是一副已然呆滞的模样,完全被苏子瑜的行为给惊着了,回过神来的水老头儿连忙将苏子瑜和苏宁扶起来,不悦的说:“子瑜,你这是干什么,这本就是小事,何必行如此大礼。”

苏子瑜笑道:“爹,这是感谢您和瑶儿的救命之恩,也是感谢您愿意将瑶儿嫁给我的恩情,更是对宁儿的疼爱之情的唯一报答,所以这礼不得不行,而且还行得应该。”

水老头儿听闻苏子瑜说出如此大义大亲的话,也不禁眼泛泪光,连连说好,水云瑶则感到骄傲而泪水不断。

但就在这时,一群黑衣人破门而入,手中握还在滴血的血刀,想必是杀了人,黑衣人却毫不在乎,眼神不断打量着苏子瑜一家人,散发出浓浓的杀气。

一黑衣人指着苏子瑜,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你,可是苏子瑜?”“正是,不知阁下是何人所派?”苏子瑜凌厉道。

黑衣人拿出腰间的令牌,对着苏子瑜道:“奉帝王之令,前来捉拿多年前逃脱的通缉犯——苏子瑜。”

苏子瑜见到皇族禁令,瞳孔不由得一缩,心中暗想:“没想到皇族多年过去了,仍旧不肯放过自己,不知道父亲和族人是否逃过一劫。”

苏子瑜向黑衣人行了一礼,沉声道:“想必几位阁下都是皇族禁军中的高手,苏某可以跟几位阁下走,但是恳请几位阁下能够放过我的几位家人。”

“子瑜,不能跟他们走,他们不会放过你的。”水云瑶十分急切的说到,手中握着苏宁的小手也开始颤抖起来。

苏子瑜一只手轻轻地按在她肩头微笑道:“没事儿的,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的。”说这话时手中悄悄分离出一股神念信息进入水云瑶的意识中,说道:“瑶儿,看来今日我必有一战,九年了,心里整整牵挂了九年,是时候该了结了。待会儿我与他们战斗之时,你趁乱带着宁儿快走,走的越远越好,知道吗。”

苏子瑜做完这些,转头对黑衣人道:“不知阁下能否答应苏某这小小的要求?”

黑衣人沉声道:“抱歉,奉命行事,格杀勿论!”

“好,好一个奉命行事,格杀勿论!那今日我便来讨教讨教皇族禁军的厉害!”苏子瑜说完,一股毁天灭地的气势如巨浪般散发出来,四道神纹浮现于他的背后,古老的龙形图案遍布于神纹之上,金色的神纹代表着天纹境,而苏子瑜的神纹隐隐有紫色出现,那是代表着即将突破圣纹境趋势。

几名黑衣人看到苏子瑜背后的神纹,无比震撼,那可是天纹境第九重巅峰,而且他快要突破了啊!

顾不得太多,黑衣人互相点头,神纹齐齐散发出来,四人分别是天文境七层,天纹境八层巅峰,天纹境七层巅峰,天纹境七层,无一人不是大陆上的佼佼者,如今却要在这以命相搏,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曾经名震大陆的苏子瑜。

飞到空中的苏子瑜以神念向水老头儿说到:“爹,麻烦您将瑶儿和宁儿带走,找个远远的地方躲起来,如果我未曾找你们,说明那时我已不在人世,你们更要好好的活下去,我在宁儿体内留下了一缕神念,待他十五岁时自会知晓一切,切记。”

说完之后,苏子瑜身影一闪,在空中留下一道虚影,只听到他大喝一声:“瞬杀,炽龙枪!”

轰隆隆,一黑影倒砸于深坑之中,尘土漫天,无人知晓发生了何事,但黑衣人只剩下了三名,这三名黑衣人此时才知道苏子瑜究竟强到了何种地步,因为深坑之中倒下的便是他们的同伴。

同伴被杀,三人也是怒气冲天,也不管苏子瑜强到何种地步,身影一闪,三人将苏子瑜包围,血色长刀散发出无尽杀气,一黑衣人大喝一声:“鬼腐,夺魂刃!”血色长刀转瞬变成一把带有浓烈怨气的兵刃,嚎叫在人耳边,让人感觉心烦意乱。

这名黑衣人以快如闪电的速度杀至苏子瑜身前,锋利的刀刃从苏子瑜脸部擦过,怨念的腐蚀性在苏子瑜脸上划出一道血痕,几滴血液滴落在地上,苏子瑜也不得不赞叹这名黑衣人的刀法之凌厉。

一股龙气由苏子瑜体内散发出来,而苏子瑜脸上的血痕也消失不见,下一刻苏子瑜再度使出瞬杀,手中炽龙枪幻化成风,凝聚三条巨龙咆哮着向黑衣人杀去,饶是黑衣人等高手也不得不承认,苏子瑜不愧是天才。

但当下三人也只能合力使用神纹之力凝聚出一道屏障,用来抵挡苏子瑜的强悍杀招,但可惜的,三人凝聚的屏障也仅仅是抵挡了一下,屏障便被巨龙之力撕裂开来,三人只能下意识的使用了封纹器来保护自身,随然保住了性命,但无奈实力差距太大,三人终究是受了一点伤,嘴角都溢出一丝血迹。

封纹器,大陆之上修纹师使用的武器,虽形态不同,但都统称封纹器,由锻器师使用各种天地材料锻造而成,聚天地之纹成就器灵,封于器内,故而大陆修纹师称之封纹器。

此刻水老头儿已经带着苏宁母子逃到了了水云村外的河边,水云瑶却目露担忧之色,一直将目光投向苏子瑜战斗的方向。

“瑶瑶,你不必担心,子瑜一直都是一个冷静之人,从来不会做无把握的事情,只有我们带着宁儿远离这里,才不会成为他的累赘。”水老头儿劝慰到。

水云瑶看着宁儿,不由得泪水滑落,想不到宁儿小小年纪便要遭此横祸,而苏宁看到母亲流泪,也是隐隐有些难过,对着母亲哽咽道:“娘亲不哭,爹爹很厉害的,爹爹一定会打赢坏人的,宁儿还要学认字呢!”

水云瑶听到苏宁哭泣,连忙抹泪,蹲下来按住苏宁的肩膀安慰道:“宁儿乖,娘亲不哭,我们一起等爹爹回来,教宁儿认字,知道么?”

“嗯,宁儿知道了!”

只听见呃的一声,母子二人转头一看,只见水老头儿胸前一把利刃贯穿而出,水老头儿已然失去了生机,连一句话都未曾说出……

“爹!”水云瑶一声惊叫,连忙爬至水老头儿身旁,不停的捂住水老头儿胸口,想止住流出来的血液,却无法阻止他逝去的生机,只能不住的流泪,颤抖着因为悲伤的身子不断抽泣。

呲!又是一刀夺取生命的声音,水云瑶低头看着自己已经被贯穿的腹部,鲜血从嘴角不断溢出,再回头看看被惊吓过度的苏宁,只能无奈的微笑,下一瞬便倒地不起,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苏宁看着死去的爷爷和娘亲,只能哭泣的呼喊到:“娘,爷爷,我怕,宁儿想回家,呜呜~”

感应到苏宁哭泣的声音,苏子瑜一道强大的气势轰击开来,将三名黑衣人打散之后,便朝着苏宁的方向飞来,却看到哭泣的苏宁以及死去的爷爷和水云瑶。

“不!”恍若疯狂的苏子瑜瞬间移动至水云瑶的身旁,双手颤抖着将水云瑶的尸体抱着,不住的抽泣。

这时一阵刀影从苏子瑜的身旁划过,只见苏子瑜肩头及身体多出要害都被贯穿,滚烫的血液不住的喷涌而出,苏子瑜却毫无感觉般的抱着水云瑶,呆滞的眼神里仿佛在回忆着什么……

“苏子瑜,你已经无法再战斗了,跟我们走吧!”

苏宁的身后出现了一名魁梧黑衣男子,用冷厉的语言朝苏子瑜说到。

三名黑衣人此刻也出现在男子旁边,三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其中一人更是少了一只手,三人都用仇恨的目光盯着苏子瑜。

“苏子瑜,你跟我们回去的话说不定还能留个全尸,但是,你儿子必须得死!”魁梧男子这话刚一出口,一名黑衣人就将利刃抽出,残忍的刺入苏宁的心脏,而苏宁则就这样倒下,鲜血却溅在了他的手镯上和苏子瑜的脸上………

同类推荐
  • 随口禅阴阳眼

    随口禅阴阳眼

    沈青和林夕是一对恋人,因林夕发生车祸而人鬼殊途。为了延续这段感情,沈青不惜和林夕双双转世。却不料在转世的过程中出了一点岔子。沈青一个人来到了洪武三十一年的明朝,还魂到一个叫江帆的算命先生身上。凭借着在转世过程中无意中借来的仙人神通,江帆具有了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随口禅,阴阳眼’。随口禅,随口成禅,随口一句话就符合天地至道。即便不符也能改变天地至道。阴阳眼,白日断阳间冤情,夜晚知鬼门恩怨。一系列精彩的故事由此而生......
  • 那个王爷有些拽

    那个王爷有些拽

    千年之前,在那个只属于我们的地方,他说,带我独霸天
  • 邪神的复苏

    邪神的复苏

    一个被赶出神族和家族的他,在深处里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为了救醒被神族所误伤的女人,他不惜再次被神族封印力量.在能人辈出龙蛇混杂的西楚大陆上,他又能顺利救醒他的女人吗?还有神族又面对着怎样的危机?#########################################推荐:《神兵传》作者:席明月《阴阳法王之神妻鬼妾》作者:铜铃《鬼域悍警》作者:玉晚楼
  • 逆天穿越者

    逆天穿越者

    穿越者叶之秋,横行异界。吊打各路妖魔鬼怪。
  • 灿陵武动

    灿陵武动

    一道光笀滑过天际,带来无限战争。何时能终结?命里注定少年出世,大陆神话来临。传奇何时现?
热门推荐
  • 花开富贵之农家贵女

    花开富贵之农家贵女

    死于丧尸之下的杜云夕一遭穿越,成为了被秀才未婚夫抛弃而自尽的杜家三娘。爹死,母失踪,还背负着克亲的名声。前有奶奶虎视眈眈盯着嫁妆,后有前未婚夫惦记着娶她当小妾,日子实在不好过。幸好上天待她不薄,穿越的时候,那一身怪力与植物异能一起带了过来。扔扔石子,一头野猪轰然倒下。动动手指,灵芝苗瞬间长成百年灵芝。养养花草,黑色牡丹名震天下。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只差一个貌美老公热炕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子曰不走,敲晕带走!情景一:奶奶:“像你这样克亲的孙女,就应该到尼姑庵里多念几遍佛经,也省得克死我们一群亲人。”话应刚落,桌上的神位牌直接掉了下来,砸得奶奶满头血。其他人奔走相告:杜老娘惹怒祖先了!杜云夕偷笑:操作植物移动神位牌真是好法子!情景二:渣男上门深情款款:“云夕,你放心,等我中举后一定让你当我小妾吃香喝辣,我的心中只有你。”女主用力一跺脚,地上立刻出现一条缝隙:“嗯?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句就让你掉缝里!渣男退散。情景三:杜云夕看着某人:“我负责养家糊口,你负责貌美如花。作为一家之主,必须我在上!”男主微微一笑,直接镇压了女主:“乖,你养家够累了,还是在下面比较不辛苦。”女主挣扎,再次被镇压:呜呜,该死的媒婆误他,说好的柔弱美男子呢!武力值居然比她这怪力女还可怕!三天后,女主扶着腰怒吼:“谁说在下面不累的?站出来!”
  • 时光流转爱倾城

    时光流转爱倾城

    她把自己缩进龟壳,冷眼旁观他与红颜知己出双入对,不管不问,只为在围城中获得一心想求的安稳,不被伤得遍体鳞伤。他倾其所有,不动声色地为她精心打造稳固的城堡,不想换来的不是她的深情以许,而是指责和冷漠以对。爱情握得太松容易流走,握得太紧容易彼此刺伤。他步步紧逼,她一再退缩,在这场爱的角逐中,两人将走向何方?
  • 一见司徒误终生

    一见司徒误终生

    刚出象牙塔的包子菜鸟叶萌萌,人生因为在好友婚礼接到了一个面试电话后,时间紧急之下只能穿着伴娘婚纱去面试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逆袭。首先是被用人单位说成招行政不招COSPLAYGIRL;接着在大厅遇到自恋前男友,被误会成参加他们单位的选秀女;出门觅食又遇到了相亲被辱的甥舅俩,拉去当证人;饥饿交加之际,好不容易来到步行街寻食,却又被误会是街头请来的舞蹈演员推上台去表演……可也是在这天,她遭遇到了柔情似水,开玛莎拉蒂送她去坐地铁的优雅王子;随后回家又接到天籁电话,说她被曙光大厦24层的神秘俊男总裁看上了(呃,是去当总裁助理);还可以天天跟着去高级意大利餐厅吃大餐……
  • 妖孽横行:弃妇玩转乾坤

    妖孽横行:弃妇玩转乾坤

    糟糠之妻,下堂妇!欧阳菲菲被丈夫怀疑跟人有奸情,被迫自杀!竟然死后重生,来到了一个到处都是妖怪的世界······求推荐!求收藏!各种求!作者在这里跪求喜欢啊!
  • 善行道途

    善行道途

    道,是什么?道化万物,你可以感觉,可以触摸,却说不出“道”的根本。修士,是干什么的?他们是毕生在追寻“道”的人,地球曾经或者现在也有修士。修炼非得逆天?修行非得淡漠?种族不同,争斗!门派不同,争斗!需求不同,争斗!理念不同,还是争斗!争斗就是修炼?当一个地球人穿越到异界,并且修真会后是否也会如此?也许,这个穿越的小子会给出一个另类的答案。
  • 遗忘之都

    遗忘之都

    每一个地方,都有一段历史。每一个人,都有一段过去。在那历史的长河中,谁能看到河底的暗流涌动呢?
  • 吸血鬼校草守护日记

    吸血鬼校草守护日记

    传说,美人鱼以腰部为界,上半身是女人,下半身是披着鳞片的漂亮的鱼尾,整个躯体,既富有诱惑力,又便于迅速逃遁。她们没有灵魂,像海水一样无情;声音通常像其外表一样,具有欺骗性;一身兼有诱惑、虚荣、美丽、残忍和绝望的爱情等多种特性。
  • 子曰岂无衣

    子曰岂无衣

    王于兴师痛失所爱岂曰无衣不如子兮桃之夭夭之子于归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农药知识(中)

    农药知识(中)

    《农药知识》系列丛书是作者在多年从事农药学教学与科研工作的基础上,结合田间生产实践的经验编写而成的。书中内容详细介绍了农药的基本知识、常用农药品种的基本特性、防治对象、使用方法等。
  • 萌妻不可欺

    萌妻不可欺

    然而我并不知道,多年后我还能回来这里。然而我并不知道,多年后我还能再次遇见你。那些我曾经或者已经过去的疯狂,请你将它忘记。现在我的或许放不下你,但却不会再去打扰你。——锦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