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章 寓言死亡(2)

他脑袋都快爆炸了,心想着喻小亮会杀害苏逝和姚苏雅,他又气又急,最终都快疯了。“喻小亮,你到底藏在哪里?你这个混蛋,有种别逃避,有种出来见我。”

他忍不住要发泄,喊了半天,他一脚踢在黎晓姿的墓碑上面,墓碑被他一踢居然缩到地面下去而不是断开。他感到奇怪,靠上前来,02墓里面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响声,他突然笑了起来,他叫道:“果然是这里,****的,你******前世绝对是一只老鼠。”

他骂完,黎晓姿的坟墓已经缓缓地左右拉开,慢慢地坟墓里面出现了一条黑漆漆的甬道。苏紫阳摸出手机,利用手机的屏幕光往甬道里面照了几下,甬道连接墓坑之处是一条台阶,他迈开步子往台阶走下去。甬道阴森森的充满腐臭气息,如同下水道一样。

甬道的高度大概有一米八左右,人可以在里面随意走动。他不得不佩服喻小亮的能力,在墓园底下建造一个大型地下实验室这种想法也只有他能想出来,他总算明白过来,安乐墓园的建造就是为了配合喻小亮的试验,难怪施工队的工人会逐一死亡,一来封口二来做试验品。他一面寻死一面顺着甬道往里面走,喻小亮的计划为什么会得到那么多人的帮助呢?估计跟他提倡的寿命延续提高智能有关。

长寿和聪明这两件事多么的令人喜欢呢?这是多么吸引人的事情呢?虞菲、马非相继陷入到喻小亮的计划,后面肯定还有不少人被喻小亮坑骗,钱亨通等等。他以前觉得喻小亮是个疯子是个怪胎,现在他才知道喻小亮确实比大多数人都聪明,无论智商还是情商,他想着都会认为这很可笑。

继续往甬道深入,前面突然出现一盏灯的影子后,他心里更加的激动,苦苦追寻那么多年,他总算找到了。他把手机扔进口袋,前面的甬道每隔十几米便会设置一盏昏黄的灯泡。灯光虽然不是太明亮,甬道的环境还是看得一清二楚,往前三十多米的地方出现了第一个门。他快步上前,贴耳在门板上听了一下,里面毫无声音,他伸手推门,门居然没有锁起来,他心里一警,轻轻地将门往里面推,一道白色的灯光从门缝里面透出来,他眨了眨眼,看到门里面是一个实验室,他赶紧迈进门里面,哪知道他刚刚走进去第一步,脑袋便给一根类似棒球棍的东西狠狠地砸了一下,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绑在一张椅子上面,他挣扎了一下,绳子很紧,他根本没有办法挣开。他咳嗽了几声,四周看了一眼,自己现在正处于一个实验室的中间,实验室被清理得干干净净,试验器材不是很多,在他对面摆着一张试验台,上面躺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他感到奇怪,眯着眼睛仔细看,女人居然是姚苏雅。

姚苏雅一丝不挂地平躺在试验台上,手脚全部扎满了针管,她安详地闭着眼睛,从她起伏着的胸部来看,她还有气,看样子只是昏迷过去而已。他想喊姚苏雅的名字叫醒她,实验室的门戛然而开,一个臃肿的胖子走了进来,他回头看了一眼,胖子正是在南河大坝想要杀害姚苏雅的人,他怎么会在这里呢?

苏紫阳问了一声:“你是谁?喻小亮在哪里?”

胖子没有说话,反倒是将实验室的门拉开,这时候,一个浑身绑着白色绷带的男人走了进来,他来到苏紫阳的面前冷笑一声,胖子为他搬来一张椅子,他坐上去后说:“你比我聪明多了,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找到这里,很显然,我低估了你。”

“喻小亮吗?”苏紫阳满腹怀疑地看着眼前这个浑身只有两只眼睛没有被遮住的人。

“怎么?认不得我了吗?”那人呵呵笑起来。

“神经病,你到底是谁?你根本不是喻小亮,你为何要冒充他?”苏紫阳叫了起来,他这种反应让那人显得有些尴尬,他沉默了。

“你别想骗我,把自己包裹成一个粽子就以为可以蒙混过关吗?我第一眼看到你便知道你不是喻小亮,你这个混球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喻小亮的实验室里面?他呢?那个杀人犯呢?”苏紫阳继续叫嚷着。那人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他背过身子去,沉默了许久才冷冰冰地说:“哼!如你所愿,喻小亮他死了。”他显然很不高兴,他那么努力地去模仿喻小亮居然骗不过苏紫阳。

“他死了吗?怎么可能?他不是装死吗?他怎么会死呢?”苏紫阳感到有些莫名其妙,难道喻小亮真的死掉了吗?他的死不是意外吗?他惶惑不安地看着眼前的人,为什么呢?自己拼了命寻找喻小亮,喻小亮居然死掉了,他不肯相信,他不会认为喻小亮那么快就死掉。

“那个怪胎,他懂什么?自以为是,要是不把他杀掉,只怕我们搞双脑试验这事已经传遍全国各地。对我而言,自以为是的家伙全部都得死,喻小亮一个,黎晓姿一个,马非一个,还有你。”那人愤怒地说着。

“怎么会呢?你到底是谁?”苏紫阳显然接受不了,在他心中,他一直希望喻小亮还活着,他想亲手找到他,可是一切都幻灭了。

“我是谁重要吗?你这家伙碍手碍脚的,我早就想杀掉你了,只可惜屡次被你逃脱。不过,你倒是很聪明,能查到喻小亮,要不是你查到他,他也许还不会那么快死掉。你查到他后,我马上叫人干掉他了,意外死亡嘛!嘿嘿!你一直被骗了,他哪里会装死逃避呢?他脑子里面只会想着人的脑袋,怎么会想到装死逃避呢?被你查到之后,他哭着求我帮忙,他是多害怕你啊!我做做好心把他杀了,一了百了,我以为他死了,你就不会再计较,想不到你不相信他真的死了。唉!我真是失败。”那人感慨着。

“那么说,喻小亮真的死,那并不是意外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呃!为了不让你继续捣乱呗!谁知道你后来越做越过份,三番五次来查安乐墓园,我有几次都快杀掉你了,谁知道跑出一个霍艾伦,后面马非他暗地里面对我倒戈相向,说来你真幸运。”

“嘉伊的死也是你们做的吗?”

“当然,梁嘉伊本来就是我们的试验品,难道你不知道她是‘城市猴子’俱乐部的会员吗?她不知道有多喜欢极限运动,我们给她安装了两个脑袋提高她的能力。你也知道,最近我们的试验接二连三地失败,为了不被查到,只好把失败了的试验品那些脑袋回收。梁嘉伊的死,我以为可以吓吓你们不要再往下查,可惜没有用。”

“好,我全部都清楚了。你现在想怎么做呢?杀了我吗?”苏紫阳严肃地问了一句,真相总算大白了,他心里依稀有些失落,喻小亮的死,对他而言,也许真的是个意外。

“你肯定是要死的,不然我们的试验怎么进行呢?爱因斯坦的大脑切片我们已经拿到,只要提取到优质的基因,我们的试验还是大有可为。说实在的,其实我挺同情你的,为了一个女人,至于吗?那个女人根本就是个傻帽,喻小亮几句话就把她骗走了。不过,这个女人傻归傻,她心里还是挺在乎你,喻小亮想过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她没答应,她说她只喜欢你,哈哈!当时笑死我了。一气之下,喻小亮把她骗过来做他的第一个实验,不瞒你说,这个女人还没有死干净呢!”那人说到这儿顿了顿。

“你什么意思?”苏紫阳不明白。

那人把目光转到实验台上的姚苏雅:“那个的女人的脑袋被拿走了,你知道喻小亮把她的脑袋安装到哪里了吗?”他的话让苏紫阳毛骨悚然。苏紫阳愣愣地看着实验台上静静躺着的姚苏雅,难怪姚苏雅的行为有时候和虞菲一模一样,原来她一直由两个大脑操控着,他感到好笑,这不是在愚弄他吗?

“喻小亮其实真的是个混蛋,虞菲生前不属于喻小亮,她死后喻小亮还是没有放过她,喻小亮把她的脑袋放入姚苏雅脑壳之中,之后发生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同时拥有两个脑袋的姚苏雅居然爱上了喻小亮。而我就是个悲剧,我日日夜夜都想杀掉喻小亮,你知道吗?姚苏雅她之前是我的女朋友啊!自从拥有两个脑袋之后,她对我日渐疏远,反倒是依赖喻小亮去了。偶尔自己支配自己,偶尔被虞菲支配自己,她完全变了。其实,这几年来,我们做了无数的试验,也不知道为什么唯独姚苏雅成功了,喻小亮把她安排到墓园里面做殡葬师,一来可以经常看到她,二来可以观察她做记录。喻小亮死后,我以为姚苏雅会重新回到我身边,没有想到你出现了,也许是因为虞菲的脑袋支配着她,她居然爱上你了。从此我发现我******这辈子就一悲剧,我狠下心决定杀掉她,我得不到我谁也别想得到。”那人娓娓道来,苏紫阳听得心惊肉跳,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接那人的话,他觉得这一切太疯狂了。

“你是不是也觉得很好笑呢?”那人走到苏紫阳面前问。

“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是谁?你居然瞒住了所有人,马非肯定也不知道你的底细,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傻傻地以为喻小亮还活着。我很好奇你的身份,能告诉我吗?”苏紫阳脑子里面想来想去都想不通,这一切的阴谋背后是谁在操控?以前他认定是喻小亮,如今他错了。

“你没有必要知道我是谁。”那人口吻依旧冷冰冰。

“那你打算把苏雅杀死吗?”苏紫阳的目光看向姚苏雅,那人不肯说出自己的身份,他不想纠结下去,心里反倒是很关心姚苏雅的生死。

“雨过天晴了,我当然不会让她死掉,她可是我最心爱的女人啊!这些年看着她跟喻小亮郎情妾意,我都快疯了。我会给她做手术,把虞菲的部分切割,我相信她始终会回到我身边。”那人淡淡地说着。

“这么做可以吗?”苏紫阳问道。

“有何不可呢?我们能给她同时装上两个脑袋,我们也可以拆除掉,哼!你不相信吗?”那人带着挑衅的口吻说。

“她能活着,我没话说,祝福你们俩吧!我和苏逝认栽了,要杀要剐,来吧!喻小亮死了,我还能做什么呢?”苏紫阳突然有些忧伤。

“那么快就想死吗?不行,你还不能死。”

那人的话让苏紫阳很纳闷,他问道:“为什么?”

“你小子这些年一直收集有关我们的证据,我得把你所有收集的证据资料找到才能送你上路。”那人诡笑着说。

“不必了吧!你们的阴谋已经被曝光了。”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苏逝吗?你怎么还活着?”那人朝门外歇斯底里地叫道。

“我知道你很想杀我,我没有告诉你我自幼习武吗?你派去的那些家伙根本不够我练手。紫阳收集到的证据已经被我发给各大媒体,安乐墓园已经被曝光了,刑侦大队的人已经包围了整个安乐墓园,你已经无处藏身了。”苏逝义正言辞地说着。苏紫阳回头往门外看了一眼,苏逝手里拿着一把手枪缓缓走来。

“可恶。”那人恨得咬牙切齿。

“昨晚苏紫阳已经跟我交代了一切,他告诉我证据的所在地,还说你们窝藏的地方就在安乐墓园,看来我没有来迟。”苏逝已然看到了被绑着的苏紫阳。

“杀了他。”那人突然叫起来,他身边的胖子立马去掏枪,可惜苏逝已经抢先一步打掉他手里的枪,他吓得趴在地上。苏逝走进实验室里面来,他瞪着那人,那人浑身都在颤抖,他不甘心地看着苏逝,嘴里面咀嚼了几下,他叫道:“你们以为你们成功了吗?噩梦才刚刚开始,邦城总有一天会变成一座死城。”他说完之后翻身倒在了地上。苏逝冲上去查看了一下,他低声说道:“服毒自杀了。”说完走过来解开苏紫阳的绳索,苏紫阳拥抱了苏逝一下说:“我还以为你被他们抓走了,不然真的要功亏一篑。”看到姚苏雅还赤身躺在试验台上,他赶紧脱下身上的衣服遮住她的身体。

苏逝此时已经把那个胖子铐起来,他走到那人的尸体前,看了一眼说:“你说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呢?非得把自己整成一具木乃伊吗?”

“你的人马到了吗?干嘛不叫他们全力把安乐墓园清查一遍呢?还有‘城市猴子’俱乐部的那些VIP会员,那些人里面估计有不少幕后黑手。”苏紫阳很好奇为什么只有苏逝一个人进来。

“‘城市猴子’吗?算了吧!已经散伙了,所有的资料都没了。我的人还没有到呢!我担心你的安危,我决定先下来了。还好你们没事,她还好吗?”苏逝说完看向姚苏雅。

“得叫120了,情况不容乐观啊!”苏紫阳去查看了一下姚苏雅的呼吸,她的呼吸越来越弱。

“行!我马上打电话。”苏逝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苏紫阳则走到那人的尸体前面,他蹲下身子伸手将包裹着那人脸部的白色绷带解开,待那人的五官渐渐显露,苏紫阳表情显得很沉重,看到那人整张脸后,他喊了苏逝一声。苏逝还在给120打电话,回头看到那人的脸,他吓得叫道:“萧寒吗?怎么会是这小子呢?他娘的他这小子怎么会?”他愣住了。苏紫阳叹息一声将揭开的白色绷带捂住萧寒的脸,他站起来抢过苏逝的手机说:“事情过去了,你别想太多,刚刚电话没通吗?我再打一个。”拿过电话给120打电话,很快,刑侦大队的人来了,120救护车接走了姚苏雅。喻小亮和萧寒的阴谋总算被揭露,不过这事很快被上面压住,领导害怕邦城人心惶惶,这事被禁止外泄。安乐墓园被封锁起来,没多久,这块地卖给了一家房地产公司。

离开安乐墓园后,苏紫阳在苏逝家的沙发上又睡了三个多月,他已经很久没有酣睡过。后来苏逝找到了一个新女朋友,他不得不离开苏逝家。临走的时候,苏逝跟他说:“邦城医学院找来了几个脑科专家,他们已经成功地帮助苏雅切除多余的一个脑袋。”

“谢天谢地,她好点了吗?”

“问我吗?你自己干嘛不去看看她呢?救出她之后你一直没有去看过她,你心里不难过吗?”

“我干嘛要去见她呢?”

“你嘴巴倔吧!偷偷告诉你,我昨天去探望她了,她看上去挺好呢!又活泼又开朗,我感到奇怪的是,你知道吗?她居然叫我大蒜头。”苏逝兴高采烈地讲述着,苏紫阳已经背着行李推开他家的门,他顿了顿,又叫道:“我说的是真的,她真的叫我大蒜头,你该去见见她了。”

已经走到苏逝家楼下的苏紫阳忍不住对着蓝天白云微微一笑,确实奇怪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喊苏逝“大蒜头”,那人便是虞菲。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黑色杀机黑色杀机啊睿|悬疑顾叶湘与萧霖代表的是正义;小丑与顾叶熙代表的是黑暗无光。叶湘拥有萧霖,拥有光明,拥有一切守护;而叶熙与小丑……有的只是黑暗无边。????最后我都开始心疼叶熙了,她不知道自己所爱之人是谁,自己跳入悬崖生死未卜;小丑玩弄人间,终于遇到苦心守候之人,可她早已离开,而他还要戴着那微笑的面具游走世间。????小丑说:“我有必须要做的事,那件事就是让她活下来。”
  • 小花仙和伊布家族家族的闪耀年华小花仙和伊布家族家族的闪耀年华神秘哒兮兮|悬疑本书会出现众多动画片里的角色,请米娜们敬请欣赏。
  • 无尽层的会客馆无尽层的会客馆须臾净水|悬疑我叫许静,是思远杂志社的一名记者,不过,那是在三年前的今天,现在的我,不过是这家会客馆,无数冤魂中唯一完好的一个,三年前,我们八个人同时来到了会客馆,充满激动的我们,在只有两层的会客馆窜来窜去,可是,事实上,我想多了,八个人,进入会客馆之后,我才明白,其实从开始,就只有我和另一个杂志社的男生,一共两个人而已,冤魂围绕,会客馆的主人到底是谁,我沿着楼梯不断地向下跑,不,不对,不是只有两层么,为什么,永远跑不到尽头......
  • 鬼王之妻:EXO仇海无涯鬼王之妻:EXO仇海无涯板豆|悬疑因为一场大战,血族惨遭灭族,往日热热闹闹的血灵崖变得冷冷清清的,我身为鬼王的妻子,却要看族人惨遭灭门,却一点忙都帮不上,一个人在血灵崖苟且偷生了100年,也是时候改报仇了,EXO我来了。接招吧!
  • 血起天惜,雨落天宁血起天惜,雨落天宁风竹雅|悬疑一死三失踪案件将他拉入一个又一个神秘的案件,凶手到底谁?
  • 孽起于情孽起于情韵华镜中池|悬疑事情的起因是高中生李娟的死亡,死状及其恐怖残忍,接踵而至的一件件的死亡让主角陷入迷惘,究竟谁是操纵一切的幕后黑手......
  • 有鬼作祟有鬼作祟苏凉笙|悬疑犯罪猖狂的城市,一种介于人与鬼之间的存在。Ta们是死者的代言人,将失去的语言从墓穴里挖出,为了守护死者的名誉而伤害生者。Ta们分享委托者的阳气,才能如正常人般活着!这就是——灵鬼。一桩桩灵异案件,调查死亡真相,牵扯出惊天阴谋。灵鬼,猎鬼者,道家的三足鼎立。阴谋背后三方何去何从,一切尽在有鬼作祟......
  • 金蚕蛊金蚕蛊停止的心|悬疑我告诉你,我们寨子里流传一个几千年的法宝,他叫金蚕蛊,有了这个基础,金蚕蛊天不怕地不怕就等于拥有了全世界,祭老祖宗几千年的成就啊,都在这个金蚕蛊的身上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生死:生死头痛的梦露|悬疑死亡。就像水消失在水中。生死关头,也许平时最亲近的人就是要了你命的人。泽洋,如果我死了你会难过么?他摇摇头,我也会跟你一起死。
  • 玉食记玉食记楠翌|悬疑一个爱听故事的人,想把故事说给你们听,世界如此残酷,希望我说的故事让你更爱这个世界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