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末世之穿书女配有空间

作者:夜黛如歌
人气(486)评论(0)字数(4.39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一睁眼,楚茗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昨天看的那本《末世强女》的小说中,楚茗表示压力很大,却发现超级金手指……作者还是学生党,此文也是处女作,望大家不要嫌弃。

最新章节

第23章(2020-02-15 20:18:25)

同类热门
  • 末世之打酱油的生活末世之打酱油的生活零时|现言许敏透明的人生在世人眼里看来是悲催的,是不幸的。当末世来临,比超人还强大的她被队友排挤,被小人惦记。等她独自一人逍遥的带着一把刀,两只萌宠横走在末世里,潇洒的活在帮助他人找到温暖的日子里。可她自己一生挚爱为什么离她那么远?(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先婚后爱:甜蜜过招36式先婚后爱:甜蜜过招36式美小元|现言初见,他将奄奄一息的她丢进后备箱,死马当作活马医。婚后,这对精明的夫妻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史密斯夫妇谍战剧,尔虞我诈,步步为营。只是,这婚是越来越不按照协议走,衍生出来的条款也越来越多,当最后一步死局在即,她才恍然大悟,一切皆是这个奸诈男人的诡计。“试试总是好的,要不怎么知道我们的尺寸才最适合!”“试你妹!”女人气恼的将烟灰缸丢了出去。男人轻巧的闪身,一把接住,“你说的不错,别忘了你曾经有一个身份就是我表妹!”“你你你……苏亦琛,奸商!”
  • 温暖的微笑温暖的微笑秦萱儿|现言28岁大龄剩女常温暖五年来一直不断的被逼迫相亲,偶然一次遇见曾经的初恋,看着他因失忆忘记了自己,伤心过后她决心过一种全新的生活。误打误撞下遇见了......
  • 我你及其他我你及其他楚客人|现言自从遇见她后,他交的每一个女朋友、每一次分手,都与她有关。她就像是一个万花筒,手一转,就会出现一种陌生的斑斓和妙曼。他以为他了解她的身世,可谜团之后还是迷。闺蜜说:这世上有一种人从来不会认真,但一认真就是一辈子。她回答:我连我们班上的男生都认不全,你跟我说这个。她以为她已经走进他了,可没想到触摸到的只是假象。
  • 别开那种损祖宗的玩笑别开那种损祖宗的玩笑狂妄小孩|现言一个来自遥远的地底世界:“亲,需要凉茶吗?见你熟人,两块五给你一桶。”一个是无拘无束的大小姐:“卧槽,这货脑残吧!”今年到底是干了啥得罪祖宗的事儿,碰到这玩意。女人在我这仅有的记忆中不是又温柔又体贴还妩媚妖娆的雌性动物吗!这个简直就是从不知道哪儿来的臭水沟蹦出来的山老鼠,软硬不吃,整的哥都没脸见人了......某某男跪在键盘上含着热泪直勾勾盯着远处抽屉的结婚证书陷入了一阵沉思。“啪!”“你干啥打我。”“老公,你这脸咋整的,这么欠抽,只是手感还不错就是了。”整个屋子中陷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 星座顽皮小俏女星座顽皮小俏女萌二猫|现言我是星座守护者,为了寻回当年十二星座大战时,散落在凡界的星座链,便下凡去寻找。传说,一个星座守护者在凡界相识并爱上了凡间男子,为了化为凡人与相爱的人在一起,便去闯荡冰火恋岛,最终化为凡人,与相爱的人,活到老
  • 前妻乖乖投降前妻乖乖投降妖妖xx |现言他将她抵在浴室,眸子猩红,不如就趁现在比较一下,我和你心里的那个男人,这方面,谁更厉害?她咬破嘴唇,胸口贴着他滚烫的皮肤,全身却被冷水浇灌着。她白天是Z集团的普通小员工唐浅,晚上却是帝豪酒吧的陪酒女艾琳。却不知,这两个身份,不过都是为了接近那个叫顾靖南的男人。他站在S市商圈的顶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是S市所有女人抢破头都想要嫁的男人,而她,嫁给他却是为了帮初恋男友扳倒他。当阴谋接踵而至,当她对顾靖南泥足深陷。却发现,他给了她宠溺,给了她财富,却永远不能给她爱情。
  • 重生之歌声嘹亮重生之歌声嘹亮小点儿~|现言穿越到平行空间,变成一名艺术学院音乐系新生,写剧本、唱歌,一步一步成为最知名的“女王陛下”。
  • 记忆如风之春花满楼记忆如风之春花满楼彬彬|现言故人总是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那端起的酒杯也过是这个故事里应该有的道具而已,是谁为谁青杏煮酒,是谁为谁梅子雨冷,是谁为谁衣带渐宽终不悔,是谁为谁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那么又是谁为谁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许多的美丽总是在不经意间从我的指缝中滑落,依稀耳边响起的总是聆听不断的丁零……
  • 总裁用心爱:宠妻无下限总裁用心爱:宠妻无下限千落情|现言本书暂时停更,因为一些原因没时间更,书友们请谅解(一对一绝宠文,小小虐,欢迎跳坑)刚重生就有未婚夫?林雪本来不想理他,结果却被他逮回家却扔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的尝试108种姿势。某天早上,林雪装可怜对萧瑾天说。老公你就不能给我放一天假吗?恩?给你放假?看来我还是不够努力,说完恶狼扑食朴向这个让他疯狂的女人。救人啊……谁来救救她,看着这只想日日夜夜欺负他的人,是谁说萧瑾天对女人不敢兴趣的,过来我保证有糖给你吃……谁来告诉她,世界怎么了,莫名其妙的重生,还莫名其妙的生了小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