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凤仪九天:武乾孽凰

作者:欧阳逸夏
人气(0)评论(0)字数(123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京城第一贵女大婚前夕失了守宫砂,惨遭退婚,盛世良缘顿成茶余笑料。未婚夫君将她弃如蔽履,悦她之人将她换了权位,京城之内再无她容身之处,一纸圣命将她代嫁至遥远的西域古阗。她医术非凡,美若谪仙,却做事狠绝,心如刀剑。她琴棋书画,机谋万千,却凉薄冷漠,性如冰川。都道她忘恩负义,不念故国,谁又知晓,当初那奢华嫁衣红盖纱下,碎了心肠的孤凄女子,背负着污名,经了多少生死艰难?天玄最神秘的第十九国太子,最阴森的鬼国鬼王,最古老的乾元古国阴阳五行术,最忠诚的五凰尊,最卑劣的阴谋诡计明枪暗剑,还有最惨烈的战场硝烟,最彻骨的生死离别……且看她如何走过这坎坷艰难,与他携手天下!(群号:384289972)

最新章节

第1037章 作者后话(2020-02-15 22:18:07)

同类热门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倾世花魁:太子,乖乖听话!倾世花魁:太子,乖乖听话!唐小宝|古言她——是颓废不知上进的酒吧驻唱女。一次穿越,让她成为了集聪慧美貌于一身的花魁娘子。名震江南以后,被迫入读皇家学院。由于她古灵精怪的出色表现,不仅引得各位儒雅学师的垂爱,更招致同窗姐妹的嫉妒。在重重陷害与波折之下,且看她是用怎样的手腕,排除万难,成为一颗璀璨明珠?
  • 邪王宠倾天下:凤狂于妃邪王宠倾天下:凤狂于妃北玦|古言狡诈无情,轻狂强大,她是绝色无双的顶级杀手,却一朝沦为人尽皆知的无名废物!腹黑冷血,孤傲神秘,他是尊贵优雅的风云王者,却为她甘愿万劫不复的深陷红尘!当惊才绝艳的她,遇上风华绝代的他,谁为谁宁负天下,只求换一点朱砂?【关乎谁压谁】不爱他,所以要把他狠狠压在身下!只爱她,所以要主动被她压在身下!
  • 绯色初妆之双面皇妃绯色初妆之双面皇妃橘清澈|古言从小青梅竹马,情意暗生。早在不知不觉中便羁绊了彼此。而后,风起云涌,一切皆如粉末,风吹便散场。再见,身边已经各有人在,不复当初。纵使相念成痴,可是她要他的父皇万劫不复,尝试她所受尽的折难。她埋伏那么久,就是要将天下搅得一团糟,江湖殷毒派灭绝、暗助百瑟门洗清血洗村庄的冤屈。她绚烂了他,为他蹉跎的岁月,而他染红了她为他倾尽的年华。纵使伤痕依旧,他们亦愿将心奉上,即使已经遍体鳞伤。溺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她倾世覆王朝于天下,却难过情关,终究她该何去何从,一切成迷。尘埃落定,洗尽铅华,是谁为她袖了双手倾了天下?又是谁拥得佳人,陪她并肩踏遍天涯?
  •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山盟虽在,锦书难托清水入喉|古言他笑“孤初次见你就忘不掉了。”他喜“孤十里红妆风风光光娶你进门”他默“孤想你去为当今圣上治病”他哀“孤...不能娶你,是孤负了你。“他逝“孤...此生,挚爱唯你。”风铃又响了,他却身在一方...亲爱的,我们何曾互相伤害?当时只道是寻常...
  • 倾世丑后倾世丑后云紫陌|古言黑暗中,她的身体一动不能动,滚烫的气息撩拨的吹入她耳中:“想要我救你们将军府,今晚,你得好好表现了!!”一朝穿越,医学博士变成京城第一丑女,还顶了未来太子妃的名号!花轿临门之时,父亲被陷受贿,一夜之间她家破人亡,为救将军府,她夜闯御王鬼宅,却意外撞见惊人的一幕……
  • 明星变王妃明星变王妃潺涧|古言她是谁?她是当下红到发紫的明星。穿越。没关系,她一代天后,到了古代也是才女一枚。虽然武功三脚猫,但法器,兽宠,都能护她周全,半路杀出个王爷,要不要和他搞第二春呢?但他好似还有别的身份?明星到古代能发生什么?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做不到!
  • 爱上妖妃爱上妖妃宇文灵秀|古言二十一世纪的大学毕业生,雄心壮志,却很意外很意外的死了,但是,是穿越还是重生呢,这是什么情况,夏朝,殷商时期,西周,为什么到了什么朝代都是别人口中的妖妃呢?历史会改变吗?妲己真的是狐狸精吗?她,是,苏妲己!褒姒,真的是莫名其妙的弃婴!怎样才会成为一位合格的妖妃呢?那么,妖妃的爱情,亲情,友情,会如何呢?爱上妖妃,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呢?被妖妃爱上,又会有怎样的结果呢?成为妖妃的朋友又会怎样呢?希望,大家关注,妖妃,谢谢
  • 香如故之往事依依香如故之往事依依木子元|古言想起几日前的大难不死,现在算不算是在阴沟里翻了船......她失去意识前,看见他喊着她的名字飞身扑过来......“别了”她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 兔谋不轨兔谋不轨abbyahy|古言她不就是穿越过来的妖?因此都当她傻子,白痴,可以随意欺骗?++++++她双眼盲症,就真当她是瞎子?新婚大典上,他朝她走来,却当着天下人,牵起了另外一女子的手。+++++++她身份低贱卑微,就高兴时跟她聊天,不高兴时可以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在婚礼上把她逼至斩妖台!喜服沾血,她冷笑着自毁双目,决然跳下斩妖台,“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生命中有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